湖北十堰張灣區發佈戰時管制令,成為大陸第一個實施「戰時管制」的地區,引爆網上輿論,但未見中共兩大黨媒新華社、人民網報道。

該區的副區長肖旭通過當地的媒體《十堰晚報》宣佈了這個決定,所有樓棟一律全封閉、居民一律禁止出門、所有闖卡者一律拘留……並稱,讓我們一起再居家堅守14天。

肖旭還對媒體表示,「既然我們無論怎麼耗時費力也難以將『潛在威脅』不漏一人地找出來,全部管起來,那麼就不妨痛下決心……以靜制動,從現在開始,一起再居家堅守14天……倒逼病源曝露。」

他稱,抵制急於復工復市的利益衝動,嚴格把握「救治是底線、防控是關鍵」這個認識,落實限制人員流動、嚴格人員隔離的治本之策。

管制措施原則上以14天為一周期,視全市及張灣區疫情防控效果,予以提前解除或持續實施。

《大紀元》記者經過谷歌搜索引擎發現,中共兩大黨媒新華社和人民網都沒有進行報道。搜索網頁顯示人民網的第一條曾有相關報道,但實際點擊進去其實是另外一篇不相干的報道。

谷歌搜索引擎找不到新華社上這篇文章。(網絡截圖)
谷歌搜索引擎找不到新華社上這篇文章。(網絡截圖)

通過谷歌引擎,人民網上也找不到這篇相關文章。(網絡截圖)
通過谷歌引擎,人民網上也找不到這篇相關文章。(網絡截圖)

但《北京日報》的時政微信公號「長安街知事」對此報道提出了幾個問題:作為此次疫情中全國第一個戰時管制令,它有哪些特點,是怎麼產生的?當地情況到底如何?官方實行該措施,想達到甚麼效果?

報道指,張灣區,中國第二汽車製造廠發祥地,被稱為中國「卡車之都」,是十堰最大經濟體,2018年人口41.5萬。此次出面解釋戰時管制令的副區長肖旭,出生於1977年8月,無黨派人士,曾在湖北省民政廳工作。

報道總結,其中最引人矚目的條款簡單概括為:所有樓棟一律全封閉管理,除抗疫人員和保障民生人員,居民不得出入;所有居民點安排人員24小時值守,不符合特定批准情形的居民一律禁止出來;生活必需物資,通過配送或代購實現;所有鄉鎮、街辦及村(居)委會,也一律實施戰時管制。

報道對比武漢2月10日決定對所有小區實行封閉管理的區別時強調,現在不僅是封控小區,更是封樓、封院。

報道還指當地從倡議不串門,到封閉部份小區,再到強力制止聚集,經過一步步「加碼」,實施了全國第一個戰時管制令。

湖北官場清洗之際推出戰時管制區

2月13日,上海市長應勇接替蔣超良出任湖北省委書記,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出任武漢市委書記。

大陸全國首個戰時管制區宣佈節點正好在新舊高官交接之際。北京一名紅二代向《大紀元》記者介紹,一般這種湖北省內區級的行為都需要申報省一級批准,省決定不了才會上報中央,按時間來看,這應該是湖北省前任省委書記批准。

湖北十堰張灣區出台的戰時管制令,成為全中國首個戰時管制區。(網絡圖片)
湖北十堰張灣區出台的戰時管制令,成為全中國首個戰時管制區。(網絡圖片)

她以當年沙士為例說,當時我想把學生隔離在一棟樓內,我們醫學院自己有權決定,但如果整個學校需要進入甚麼狀態,那起碼得北京市委知道。如果是中央直屬單位,得上報中央。市屬單位上報北京市。

武漢市長曾接受央視採訪稱武漢封城是他的決定,該紅二代表示,「這個不是他的決定,是經過中央批准決定的。武漢市肯定決定不了,這麼大的城市封城連湖北省都決定不了。」

曾有報道再闢謠

北京紅二代還向記者介紹,全國首個戰時管制區這個消息最早有同事傳給她過,但後來又有朋友給她發消息進行闢謠。

她還表示,黨媒報道的都是所謂的「正向能量」,「這樣戰時管制封樓、封院的消息太負面了,而且又容易引起人們恐慌,大報肯定不會報道,小報可能會報道。我們現在一般不看報紙,都聽廣播新聞,新聞沒有那就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