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對中國境內隱瞞疫情,也沒第一時間通知WHO,對於中共害人害己行為,台灣戰略模擬學會研究員何澄輝10日指出,中共掩飾疫病來源、對國際協助態度顢頇,又對國內人民宣傳扭曲事實,可以看出中共政權非常自私,只在乎維繫黨的政權、面子,根本不關心人民死活。

何澄輝說,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是標準人禍,已經不是單純天災。中共政權處理這次疫病,暴露出所謂中國(解決)模式最大問題,在於中共政權是極權且只對上負責體系,只求政體表現,而對真正的國家主力人民照顧不足。因為只需對上層管理者、統治者負責,遇到困境,尤其不能解決問題時,最常做法就是欺上瞞下。

何澄輝提及,公衛尤其是疫病,在全球化狀況下,公開透明和分享非常重要。面對疫病,即使很靠近疫病的來源地,越是民主的國家處理的狀況越不會失控,比如日本、南韓、台灣等。中國號稱崛起大國,面對疫病卻束手無策,核心問題在於中共政權沒有正當性,且統治方式欠缺民主、公開透明。

領導階層無能抗疫 地方互搶資源

中共抗疫領導小組包括組長李克強和副組長王滬寧等9人,沒有一個具有醫療衛生背景;武漢市長周先旺爆料,中央不授權公佈疫情;報道亦指出,雲南、四川、山東、瀋陽等許多省市互搶醫療口罩、防護衣等資源,中共國務院禁令完全不管用。

何澄輝表示,這是典型政府失靈表現。過去幾年中國人認為,相較於民主,極權能辦大事,但非常諷刺,中共即使擁有非常權力,面對疫病卻束手無策,原因在於國家體制封閉,上下之間沒有信任,民眾對政府也沒有信任。

何澄輝指出,還有政府領導之間強調權力而非專業,領導小組沒有公衛背景,也沒有抗疫病能力。中國官大學問大,專業人員拿不到專業的裝備,一線防衛人員戴著一般醫療口罩,領導卻戴著品質優良、非常專業的N95口罩,這種行為、畫面不會出現在民主國家或真正有效治理的國家。

台灣處理疫病時,中央防疫指揮官是真正具有公衛背景、專業的衛福部長,可以統籌一切,統合包括跨部會、軍方、警政、醫療系統,進行全境防疫措施。

至於中國各地互搶醫療物資,何澄輝說,很明顯中央沒用。疫病攸關的不只是政權,更是維穩生命,各地在中央弱化狀況下,當然各顯神通。跟生命有關的時候,中央無力調控及給予支援,導致有資源的不願意釋出,沒有資源的得不到協助,各省各市各縣想要自保,就回到最原始辦法強搶或攔截,面對生命、疫病當前,地方政府也知道要拋開一切包括黨性。

中國公衛體系 跟SARS時期一樣爛

2003年SARS期間,中共建立小湯山醫院大通舖式管理病人,2020年武漢疫病,中共又建立了大通舖方艙醫院管理病人,而且中共擁有大數據資料庫、AI技術、人臉辨識技術、天網工程,抓異見人士很行,追蹤病人卻派不上用場。

何澄輝表示,中共統治集團把所有經費、管理、技術、資金、人力都放在政權穩定,而不是福國利民或緊急救難。像在大數據、AI技術等輔助下,很多國家會推估疫病下個高峰期,事前做資源調動與準備,中共可以對疫病有更好的預測、推估與控制,卻甚麼都沒做。

何澄輝提及,從SARS到現在,甚至溯源到中共政權統治建構以來,中共絕大資源、人力、心力全放在維持自己的政權,一般人講到它不想聽的話,可以馬上找到人,可是它到現在找不到造成疫病大幅擴散源頭,或即使找到也不敢公佈。國際間認為恐怕中國生物實驗室洩漏病毒幾乎已成共識,照說源頭都已經知道了,中共還是沒辦法控制,這個政權沒有心,也太久沒有投入公共衛生、醫療上。

何澄輝說,方艙醫院和小湯山管理模式顯示,中共政權關心的不是救世、救急,而是政權、危機控制。用這種通鋪式把病人全部集中,沒有隔離、沒有個別治療模式,像百年前西班牙流感造成大流行其中一個失敗的醫治案例。中共一再犯錯,並不是知識不足也不是要解決問題,而是認為這種方式對統治權的維繫更有效率。

中共肺炎疫病 可能成為反共破口

針對醫師李文亮相信中共喪命,律師陳秋實支持中共「被失蹤」,公民記者方斌報道武漢醫院實況,人身安全受威脅,何澄輝說,中國人民為了自救最好不要太相信中共政權與所有的消息,可能必須翻牆或用其他方式想辦法獲取正確資訊,不要輕信官方歐威爾式的胡言亂語。

何澄輝表示,對於政權需要的是公共的信任,對於政府應該要有監督,美國第三任總統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曾經說過,對於政府應該要去懷疑、監督,唯有這樣才能建立民主國家內部的信任,可是中國(共)政權剛好相反。

網民因為李文亮過世要求言論自由,還有北大教授張千帆、清華教授許章潤等學者也連署要求將李文亮過世之日訂定為「國家言論自由日」。何澄輝認為,反思是好事,但是中國嚴控輿論管道,又控制醫療物資與資源,民眾有這樣的質疑不確定會不會持續下去。這呼聲是民間的表現,但面對中國體制性的壓迫太微弱,冀望他們做大翻轉恐怕還是不樂觀。不過,這是從新理解、從新行動的契機,也可能是反共的起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