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年期間,武漢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肺炎在中國大陸廣泛爆發,連篇累牘的各類真假消息也席捲而來。在生命攸關的時刻,一條真實的消息可以救命,同樣,不實的謠言也會造成難以估量的損失。

本文藉助統計學假設檢驗中的兩類錯誤,來討論當前形勢下消息判斷的兩類錯誤,或者稱為兩類謠言。

按照內容真實性劃分,「消息」可以分為「真」「假」兩類。按照應對消息的措施劃分,可以分為「接受」和「拒絕」兩類。

面對眾多的消息,我們的目標是去偽存真,也就是接受真消息(得到真實可靠消息),拒絕假消息(明白哪些是假消息)。

同時也對應著兩類錯誤:棄真和存偽。分別指的是拒接真消息(掩蓋真相),和接受假消息(虛假宣傳)。

參照統計學中的假設檢驗,我們稱之為兩類錯誤:第一類錯誤——棄真錯誤和第二類錯誤——存偽錯誤。

對於謠言,我們也按照兩類錯誤定義兩類謠言:第二類謠言,指消息的內容本身不存在或所指事件沒有發生,而由人為的編造出來的消息;第一類謠言,指消息的內容本身可靠,但該消息被有意隱瞞、否認或篡改後發佈。

也就是說,如果一個編造出來的子虛烏有的消息被人相信了,就稱為相信了第二類謠言。如「吃某種食物可以預防新型疾病(但該消息沒有可靠的依據)」,「某日某時將有空軍播撒消毒劑(子虛烏有)」,或「某市自來水供應出現異常(實際沒有異常)」等消息。

如果一個可靠消息被宣佈為假消息,並且人們相信該可靠消息確實是假消息,就稱為相信了第一類謠言。如,已經發現疾病人傳人特性卻加以否認,感染人數實際統計數字與公佈數據不符等。

在對兩類錯誤的理解上,公認的觀點是犯一類錯誤的危害較大,因為其拒絕了真實的消息,由此影響後續決策而產生的危害將是不可估量的;犯二類錯誤的危害相對較小,因為一個假消息可以通過多次多角度檢驗而證實其真偽性。

舉旁例來說,在司法體系中,若將無罪的人判為有罪則屬於第一類錯誤;若將有罪的人判為無罪則屬於第二類錯誤。現代司法體系遵從疑罪從無原則和無罪推定原則,也是在最大限度的減少第一類錯誤:即使這樣做會使第二類錯誤數量增加,也要壓低第一類錯誤數量。

那麼在面對當前的疫情,我們對待謠言的態度應該是:在極力減少第一類謠言的前提下,再去減少第二類謠言。

因為第一類謠言會使上下決策層和廣大人群錯失關鍵信息,從而引發上至國家或省市級的決策失誤,下至個人或家庭的決策失誤,從而對國家或家庭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

這裏拿一個剛剛被證實的第一類謠言來舉例。

2020年1月1日,武漢警方發佈通報稱,一些網民在不經核實的情況下,在網上發佈、轉發不實信息,造成不良社會影響。公安機關經調查核實,傳喚8名違法人員,並依法進行了處理。(該微博現已被刪除)

然而官方沒有提及的是,8名「違法人員」並非普通網民,而幾乎都是醫療專業人士,他們8人分屬於3個群,群名分別是:武漢大學04級群、協和紅會神內、腫瘤中心。他們的聊天內容是依據一份診斷書,並非空穴來風。並且在微信聊天上下文中,(之後被訓誡的)李文亮提到了SARS,但隨後就進行了解釋,是冠狀病毒。

直到1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官方公眾號上發文,武漢8名「造謠者」才得以正名,更多的細節才更多的為公眾所知。

2019年12月30日醫護人員初步得到「人傳人」的結論,但2020年1月1日和1月5日官方微博「武漢發佈」兩次闢謠稱「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2010年1月20日官方公開人傳人事實,因錯過了控制疫情的黃金時間,使疫情從12月底的不足百人毫無干預地發酵到了公開後僅3天武漢就不得不封城的地步。

可以看到,這裏將相對真實可靠的消息當作虛假消息發佈,犯了第一類錯誤,屬於「第一類謠言」,使上下決策層和普通民眾都無法的到真實可靠的消息,造成了無法挽回的損失。

該消息本身屬於第一類謠言,但其內容卻是官方的闢謠言論。那麼就會得到這樣的一個荒唐但又不得不面對的結論:「闢謠的言論是謠言。」

對比起來,第二類謠言通常是局域性的,相對容易辨別和容易彌補損失的,與第一類謠言造成的後果無法比擬。所以理性的來講,杜絕第一類謠言才是當前的重點。

上邊的例子是為數不多的已被證實的「第一類謠言」,其實對於眾多的情況來講,第一類謠言的危害同樣遠遠大於第二類謠言。在當前眾多的消息中,仍有第一類謠言存在於當前眾多的消息中。

下邊的消息可以自行判斷其真假:

1.有武漢前線工作人員稱實際感染人數遠大於官方公佈數字。
2.有武漢當地人說有許多患者基本已確認是中共肺炎,但直到死亡、火化也沒有被官方確診為中共肺炎(還需自行支付醫療費用)。
3.有武漢當地人表示因為當地床位不足,初期許多症狀較輕者被告知「居家隔離」,也有許多症狀較輕者沒有去醫院,他們也沒有在官方數字之內。
4.文章〈統計數字之外的人:他們死於「普通肺炎」?〉所述內容。
5.有專家表示春運的返工潮不會造成疫情進一步惡化。
6.2003年SARS疫情傳遍全國波及世界,中國大陸作為傳播源與核心疫區,死亡人數只有349人,而其它波及國家卻死亡425人。

與大家討論和辨析這兩類謠言,並非提倡或者建議大家做甚麼事情,這裏也沒有進行深度探討,而是希望儘量多的人能避免遭受本可以避免的損失。

作為個人來講,我們希望儘量少的同胞遭遇疾病,希望第一線的醫護人員能凱旋而歸,希望減少病痛中的個人和家庭的痛苦和無助,也希望那些為了大局考慮而不離開武漢從而面臨著更大的風險的武漢當地人能免遭疾病侵蝕。

作為國家來講,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都是國家的寶貴財富。

歷史上,人們花費了巨大的代價(文藝復興和啟蒙運動)才認識到公共事務的核心是「以人為本」。同時,可以說,政治的本質就是公共事務,所以政治決策的核心也是以人為本,以解決人們的問題為基點。

當前的形勢來看,如果真實的疫情會加重公眾的恐慌情緒,那這恐慌本身遠遠達不到會使局勢失去控制的程度。

假如隱瞞當前疫情有利於避免恐慌,那也只是將本應現在面對的恐慌情緒推遲到將來,而且會使將來的形勢更加複雜和難以控制,造成更多無法挽回的損失。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所以無論站在哪個角度上,包括各個決策層和普通民眾,都應該首先避免第一類謠言,不應以避免第二類謠言的名義去允許第一類謠言盛行。

引用一位影片博主的話:「如果我們被這個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嚇到,嚇到要鎖死武漢來的鄰居,嚇到要攻擊陌生的求助者,嚇到要以謠言的名義讓大家不敢說話,那才是真的嚇人。人類的讚歌就是勇氣的讚歌,希望2020年我們都能有更多的勇氣。」

筆者的一些個人觀點:

1.即使在沒有傳染病疫情傳播的時期,過年期間的醫院也絲毫空閒不下來。在面對突然出現的大量傳染病人者,如果說武漢市有足夠的隔離病床收納這些患者是不現實的。(即使普通病床的數量也難以滿足突然出現的大量患者。)

2.在沒有足夠的隔離病床的條件下,前線傳出的消息「醫院床位不足只能接受症狀較重的患者,症狀較輕的患者只能『回家隔離』」是非常現實,非常具有可信度的。可以參考引文[4]的詳實的新聞報道。報道中採訪了武漢患者和一線主治醫師。

3.沒有進入醫院的中共肺炎炎患者,以及在醫院但非隔離病床的患者,這些都是武漢當地一時間無法控制的傳染源。也就是說武漢當地的疫情得到控制或許不是在短時間內可以做到的事情。

4.根據以往事件來判斷,官方控制疫情數字的可能性是很高的。並且根據流傳出來的影片,從影片中當事人的表現來看,前線的很多說法都是非常可信的。並且伴隨著網絡上高強度的刪帖現狀,真實的情況可能比我們能聽到的更駭人聽聞。

5.仔細看SARS的經過,可以看到當時官方多次有意發佈讓SARS看起來不那麼嚴重的消息,而一次又一次地錯過防治病毒的良機,最終導致SARS在全國乃至世界蔓延。參考SARS的經歷,官方當前宣佈「返工潮不會引起疫情擴散」的可信度也變得很低。

6.公共交通工具,家庭和工作單位是人群聚集、病毒最易傳播的環境,一旦返工潮導致其它省市的患者數量超過其所在城市的隔離病床數量,將意味著該城市的病毒一時無法控制(或者存在非常不人道的隔離手段)。如果全國多省份出現類似湖北現在的狀態,那將是更嚴重的全國性災難。

7.如前所述,透明的信息是戰勝疫情的關鍵。疫情前線的市民應當利用機會將真實的情況傳遞出來,不在前線的市民也應勇於質疑第一類謠言。從某種角度講,封殺前線真實消息的人才是真正的「謠言製造者」。如果當初武漢有更多敢於傳遞真相的勇士(不是8人而是80人、800人),那武漢也不會落入現在的困境。

8.官方總是把「不傳謠不信謠」作為一句口號,其口號的內涵除了不傳播謠言本身,還存在一部份言論管制的成份:關鍵信息一律以官方通報為準,私自解讀會遭到打壓。其實這有點像趙高的「指鹿為馬」:不以事實為依據而以權臣的觀點作為自己的觀點。趙高在秦始皇意外駕崩後害怕失去自己的權力地位,矯詔賜死長子扶蘇,扶胡亥上位。之後趙高玩弄權術,指鹿為馬,最終秦二世而亡,這些都是歷史教訓。況且當前的疫情關乎到每個人的生命,不能不仔細思考啊。

9.武漢的昨天也許就是我們的今天,如果有更多的人有勇氣傳遞真實信息,有勇氣質疑第一類謠言,也許我們可以避免更多本可以避免的損失,挽救更多的生命。

也許不在前線的我們,不只有宅在家裏和做好本職工作這兩個貢獻社會的辦法。如果您覺得此文會對當前的疫情提供實質性的幫助和緩解,讓更多的人看到此文也不失為一種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