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全球質疑武漢疫情是因為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病毒引起之際,有關該所女所長王延軼和丈夫舒紅兵的更多情況被曝光。

王延軼以藝術特長生  免試推薦進入北大 

署名Baandarin (板子) 的網友在帖子中提到:「王延軼,00級北大生科陝西籍新生,沒有考號(重點),藝術特長生」

意思是,王延軼2000年進入北京大學,但她不是正規考上北大的,而是利用其父母在北京和陝西的關係,以她有藝術特長的名義,降低分數錄取的。奇怪的是,她甚至連高考的考號都沒有,似完全是憑關係走後門進去的。

還有人爆料說,「她是藝術生,學大提琴的。但是降分錄取的藝術生,哪怕競賽獲獎的保送生也都是有考號的。」

這是新浪網上公佈的「北京大學2000年陝西省錄取新生名單(理科)」,47人中就一個人沒有考號,是免試推薦的。這個人的名字還寫成了「王延鐵」,簡體字鐵和軼,铁和轶,非常相似,估計北大招生辦是接到一個手寫的條子就錄取了這名學生,甚至連名字都沒看清楚。

還有的說,「她從來不披露家庭情況,想必她父母是陝西高官或富豪」。

王延軼被曝小三上位 舒紅兵4次結婚

還有網民查王延軼的小三上位史。公開資料顯示,2000-2004年,王延軼曾在北京大學生命科學院,讀取學士學位;而舒紅兵當時正是該學院的特聘教授。

大學一畢業,舒紅兵和王延軼就結婚了。舒紅兵生於1967年。網上有信息披露,舒一共結婚四次,比1981年出生的王延軼大了一輪還要多,並且還是師生戀。

大學一畢業,舒紅兵和王延軼就結婚了。舒紅兵生於1967年。網上有信息披露,舒一共結婚四次,比1981年出生的王延軼大了一輪還要多,並且還是師生戀。(網絡截圖)
大學一畢業,舒紅兵和王延軼就結婚了。舒紅兵生於1967年。網上有信息披露,舒一共結婚四次,比1981年出生的王延軼大了一輪還要多,並且還是師生戀。(網絡截圖)

2005年,武漢大學面向海內外公開招聘,舒紅兵參與競聘,成為生命科學學院院長。隨後不久,舒紅兵動員在美國讀博士的妻子提前回國。

2006年,王延軼留學歸來,去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讀博士學位。

2010年11月,剛剛拿到博士學位5個月的王延軼,直接成為武漢大學生命醫學院副教授。這時,該院院長是她的丈夫舒紅兵。

2012年,王延軼任中科院武漢病毒所分子免疫學學科組、研究員/學科組長,這時,舒紅兵是中科院院士。

2014年11月,王延軼被評為國家傑出青年(博士畢業四年被評傑青),這時舒紅兵是武漢大學副校長,全國政協委員。

2018年12月,王延軼在升為武漢病毒所所長後,又被錄用為武漢市第十三屆政協委員會委員。此時,舒紅兵為全國政協常委(副部級)。

王延軼的小三上位史掀起輿論風暴後,網傳北大生命科學前院長饒毅致信王延軼的丈夫舒紅兵,建議他的夫人王延軼辭職,以免耽誤中國科學院。網傳的信中,饒毅稱王延軼不適合領導武漢病毒所,有三點原因:專業不符、水平比較差、年資太低。

網傳北大生命科學前院長饒毅致信王延軼的丈夫舒紅兵,建議他的夫人王延軼辭職,以免耽誤中國科學院。(網絡截圖)
網傳北大生命科學前院長饒毅致信王延軼的丈夫舒紅兵,建議他的夫人王延軼辭職,以免耽誤中國科學院。(網絡截圖)

王延軼只是前台小角色 舒紅兵是江綿恆馬仔

王延軼的小三上位史曝光後,2月1日,獨立評論網站發表一則署名為“cwing”的貼文《內鬥?傳中科院武漢P4所長王延軼小3上位,其夫舒紅兵為江綿恆馬仔》。

貼文指,傳P4研究所所長王延迭小3上位,中科院是江家地盤,其夫中科院院士舒紅兵為江綿恆馬仔;大陸官場上,領導喜歡和自己同名的,還有長的相像的,舒紅兵和江綿恆,看照片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親哥倆。帖文隨附舒紅兵和江綿恆兩人的照片。

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知情人士Q先生也向《燕銘時評》證實,舒紅兵確實是江綿恆馬仔;江澤民1989年六四上台以後,其子江綿恆進入中科院系統,負責全院高技術研究所的研究與發展工作;江綿恆主導改組成立中科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上海生科院),建立由中科院、上海生科院、上海高校、上海醫院、及軍隊醫院、研究所聯合組成的上海幫生工系統利益圈,操控生物領域重大研究項目的立項及巨額經費劃撥,在醫療生物科技領域形成了上海幫政商利益團體。

而舒紅兵是上海幫生工系統利益圈中重要一員,被江綿恆安插到武漢大學,間接掌控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這一涉及軍工生化武器的重要地盤。

熟悉中南海政情的消息人士K先生向《燕銘時評》披露,中共軍隊及中央、地方醫療生物科技系統,除攸關中共生化武器研制外,還與中共高層最關切的生命健康息息相關;江澤民上台後至今,通過其子江綿恆及上海幫勢力,一直牢牢操控這一領域。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至今,江家及上海幫操控的醫療生物科技系統深度參與活摘器官等罪惡活動。

K先生表示,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只是前台木偶、小角色,其任職是江綿恆通過中科院系統多個重要馬仔操控所致,背後除了其丈夫、江綿恆馬仔舒紅兵,還有江澤民家族及上海幫在上海和軍隊在生化系統的重要代理人。

近期,多名生工系統院士及知名研究員被曝論文造假、北大生命科學前院長饒毅實名舉報上海生科院裴剛院士等人學術造假等,事件都不單純,分析認為這是中共高層在生化系統展開搏殺的征兆。

這次武漢肺炎疫情爆發時間點、地點、及海內外輿論的操控均非同尋常,焦點也正指向中共高層生死搏殺及江澤民曾慶紅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