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疫情繼續爆發,醫療物資卻極度缺乏。日前武漢醫學專家透露,武漢市第七醫院重症室(ICU)的醫護人員近乎「裸奔」狀態,三分之二都被感染。

2月5日,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重症科醫學主任彭志勇接受《財新網》採訪時表示,當重症病人呼吸衰竭的時候,給病人有創插管是個很危險的操作,病人吐出的泡沫很可能感染醫護人員。雖然醫護採取了最高級別的防護措施,但是最大的問題是防護服緊缺,中南醫院的庫存已優先提供給重症室,但庫存也已告急。

他還透露,在中南醫院對口幫扶的武漢市第七醫院,重症室有2/3的醫護人員都感染了。那裏的醫生嚴重缺乏防護物資和醫療手段,就是處於「裸奔」狀態,明擺著會感染也必須上,導致重症室幾乎全軍覆沒。

武漢醫療物資的缺乏程度,從黨媒報道可見一斑。那裏的醫護被迫自製防護裝備,用塑料文件夾製作防護面罩,用被單、垃圾袋裁剪防護服,這些還被央級黨媒的官微當成「正能量」宣傳。

在這種情況下,中共仍在全國大批徵召醫護人員支援武漢。甚至網傳內部文件顯示,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四醫院兩名醫生因為拒絕赴武漢被免職。

武漢具體有多少醫護人員被感染,外界很難得到確切數字。網上流出疑似中國疾控中心(CDC)的統計數據顯示,僅感染比較嚴重的十一家武漢醫院就有近五百名醫護確診,加上疑似病例超過千人。

網傳醫護人員感染內部數據。(網絡圖片)
網傳醫護人員感染內部數據。(網絡圖片)

由於中共各級機構一貫隱瞞真相,這份統計數據在多大程度上反映實情,還不得而知。該數據顯示的是上報確診醫護超過15人的醫院。但重症室幾乎全軍覆沒的武漢市第七醫院並不在其中。

除了醫護人員,彭志勇還透露了普通患者的慘狀:很多痛苦的病人因無法住院,在醫院門口哀嚎,有的病人跪在地上哀求,但是醫院床位已經住滿,他只能狠心拒絕。

還有一名來自黃岡農村的孕婦,在重症室住了一周多,花光了從親朋借來的近20萬元人民幣,她丈夫最後放棄治療,當天孕婦去世,一屍兩命。結果第二天就來了通知,確診病人可免費治療。#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