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曆一月十五日是上元,七月十五日是中元,十月十五日是下元。上元又叫元宵。這一天處處張燈結彩,詩人則在晚上,作詩歌詠。

蘇軾(一零三六~一一零一)也曾在元宵之夜寫了一首七言絕句「上元,侍宴樓上示同列」:

薄雪初消野未耕,
賣薪買酒看升平。
吾君勤儉倡優拙,
自是豐年有笑聲。
薄雪初消野未耕

黃曆正月十五已是春天了,薄雪初消,田裏的工作都還沒有開始。

賣薪買酒看升平

附近的百姓,賣掉柴薪,換來老酒痛飲一番。這是太平盛世的景觀。

吾君勤儉倡優拙

我的君主非常勤儉,所以優伶的演技都不精練。(當時的皇帝是宋哲宗,蘇軾任禮部尚書。)

自是豐年有笑聲

但是,在豐年的正月裏,到處都有百姓歡笑的聲音。

在蘇軾寫這首詩的十年之前,同樣是元宵的夜晚,福州街上的某一盞大燈籠上,有一個名叫陳烈的男子,卻題了如下的一首詩:

富家一碗燈,太倉一粒粟。
豪富之家的一碗燈油,
恰如大倉庫中的一粒穀子。
貧家一碗燈,父子相聚哭。
貧窮人家的一碗燈油,
交出之後,卻使父子相擁而哭。
風流太守知不知,
惟恨笙歌無妙曲。

(風流太守—福州太守劉瑾,為了觀賞元宵節熱鬧的花燈,強迫每家捐出十碗燈油。)這位風流太守知不知道這種情形?竟依然在埋怨今夜笙歌中沒有美妙的曲調。)

蘇軾與陳烈的兩首詩,分別道出了兩個極端的社會樣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