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義士」方彬冒死拍片掀發當地疫情,並拍下家中被抓前經過,後來網民得悉他給釋放後留言「給方彬勇士點讚」、「沒錯,全民起來自救」、「最後這段影片救了他吧」。

武漢一個火葬場,10 個巨型垃圾桶裝滿了裝屍體的袋子,這是一天的量。武漢全部火葬場一天得燒多少人呢?漢口殯儀館的 14 台火化爐全天候運轉,隨時火化各醫院送來的死者,武昌、漢口殯儀館的停屍間已放不下,得有多少人去世,造成殯儀館的車輛不夠用?

身在北京的原衛生高官、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陳秉中接受雙劍號採訪,表示感染人數太多,責任太大,中共官方為了掩蓋疫情的嚴重程度,層層造假隱瞞,「疫情失控人多到中共不敢確診」。

市場避炎內需寒冬

過年後市場牛氣消散,分析員逐一改口風,彭博文章直指「新冠狀病毒比非典更具經濟殺傷力」、財新估計鼠年第一周服務業損失 10,000 億人民幣。香港不少金融機構員工在家中工作,如滙豐、美銀美林及法巴等。

現最少 14 省市決定 2 月第 2 周方復工,這些地方加起來分別佔全國 GDP和出口的 69% 和 78%;廣東為科技之都,上海擁最大港口,武漢為交通樞紐影響供應鍊和物流、河南有富士康的 iPhone 生產基地等。

恒指六天累挫 1,200 點,A股復市急跌 8%,金管局測 20-30% 銀行分行會暫時關閉,瑞信亞洲投資論壇取消,《指標》基金頒獎典禮、達明一派合體演唱會延期,房地產更錄得天賦海灣中層 1,900 萬港元沽賬面蝕逾百萬。

大陸重施故伎,硬推 1.2 萬億元人民幣市場逆回購操作、保險公司只許淨買和 A股公司回購,以「穩定壓倒一切」托市;湖北企業借貸獲銀行減息,但據往例獲益者乃地方政府及國企,並非一般老百姓。為救亡不惜代價,經過貿易戰本已半死不活,此後將元氣大傷。

內地餐飲股人仰馬翻,火鍋股海底撈(6862)、呷哺呷哺(00520)首當其衝,由 1 月中旬起分別回吐14%、32%,瑞幸咖啡(美股代碼:LK)更於渾水「空軍」夾擊下大瀉兩成。 香 格 里 拉(00069)、 錦 江 酒 店(02006)、上海國際機場(600009)與以武漢為總部的鄂武商(000501)和銳科激光(300747)等無阻力下滑,惟醫療板塊力保不失。戲院亦將出現倒閉潮,大年初二全國票房不足 170萬人民幣,徐崢的賀歲片《囧媽》以6.5 億人民幣賣給抖音,放棄在戲院上映,市道早就衰弱,今雪上加霜。

麥格理首席經濟師胡偉俊表示,2003 年非典時,消費佔中國 GDP 比例為 35%,但去年佔比已高達 58%,因此武漢肺炎對經濟的打擊將更為嚴重。他另指出口在 2003 年往後確實成功拉活了大陸經濟,但事過境遷因貿易結構已歷星移斗轉之變,目前中國只有依靠內需。第三點,地產板塊當年正處谷底反彈、斧底抽薪的當口上,可惜今回地產於長達十數年氣勢洶洶、筆直向上後逞疲憊之態,碰上武漢肺炎誓將加劇回落。

湖北省 6,000 萬人口的經濟活

動,僅剩醫療與部份線上商務還沒有停擺,《經濟學人》指此乃 4.6 兆元人民幣 GDP 的經濟「破洞」,而世界銀行一項研究指出,傳染病大流行造成的經濟損失有 90% 來自恐懼,即人際來往的恐懼導致企業停擺及商店落閘。新病毒可削弱中國 GDP 約 0.5 至1.5%,全球 GDP 縮水 0.2 至 0.3%。

街道上隨處可見文革式標語「串門就是互相殘殺,聚會就是自尋短見」、「今年上門,明年上坟」等,情何以堪?湖北秀麗得句「襄陽好風日,留醉與山翁」,如今竟上演湖北人要「偷渡」到湖南,足以入史冊,可恨中共處理疫情嚴重失職所致。

疫遍全球航旅受災

國際方面,中國 2003 年時佔全球GDP 約 4%,可謂微不足道,如今處於 17% 的水平,分析員紛紛議論今次武漢肺炎將對全世界經濟帶來更巨大的挑戰。高度依賴陸客到訪的泰國,經濟陷入一片苦海,曼谷景點遊客三三兩兩,而同時它亦成為中國以外第三最多武漢肺炎確診的地方。

菲律賓 2 月 2 日出現首宗武漢肺炎死亡病例,德國撤僑包機預定暫停莫斯科加油被拒,激發恐懼及緊張氣氛。據韓媒報道,南韓口罩或一周後停產,因中國拒出口原材料。

多國封關並停飛中國,澳洲不准陸客入境,意大利更一刀切同禁香澳台航班,藝人張兆輝原本尾站是米蘭,惟有花 8,000 港元租車轉到瑞士乘機返港。港龍協會表示,目前有 6名同事被送往政府安排的隔離營,多因封城前有 60 至 70 萬人從武漢返回毗鄰的黃岡,該市於 2 月 1 日宣佈,限制每戶兩天只可派 1 人外出購買物資,由居民小區工作人員管控。

人於家中自我隔離,前線人員情緒低落,人心惶惶,現正與態度強硬的管理層爭取全面停飛內地,不排除採取工業行動。

陶傑、黎芷珊及前有線新聞部張寶華與確診老翁乘同一郵輪,從橫濱到香港,幸而沒有出現症狀,陶傑留言:「我不擔心,但儘量少出外。『同一個世界,同一個武肺』,雖然已查明那位高齡病者及其家人在船上五日所住艙房是另一層,不必過度恐慌,但尚不肯封關的香港又是何等脆弱。」

亦有報道指遊日陸客銳減,酒店入住重創,但奈良鹿終可「樂得清閒」。

世衛迄今未邀台灣參與新型狀病毒肺炎會議,幕後推手中共不知廉耻,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先後力挺「台灣參加 WHO」。

台灣總統蔡英文發表談話,希望中方能善盡國際責任,讓疫情公開透明,不應因政治排台。

武漢百姓一木難支

位於武昌區東湖東岸的楚河漢街昔日人頭攢動,今天有如電影情景般水靜河飛,風聲鳥聲凸顯,直闖心扉。氣勢雄壯的黃鶴樓悄然屹立江邊,靜觀其變,航拍影像見證世事無常,整座城市好像正在酣睡中。

武漢城內有人於家中每晚 8 時向窗外齊喊:「武漢,加油!」於高樓大廈群中回蕩,響徹雲霄。部份武漢人仍然努力地維持僅剩的社會及經濟秩序,包括一些超市、美團外賣和醫療系統。留在家中有為解愁悶,上線學習跳舞、體操的,更有從事政府金融機關的夫妻表示:「人生總會遇上些轉變,也許就是這一回。」

浙江溫州突然於 2 月 2 日下令封城,連日來溫州確診量持續暴增,此城雖距武漢 800 公里,但一直以來有很多溫州人在湖北做生意。

近期武漢人到處被排查,有武漢網民感慨鼠年慘淪「過街老鼠」,「全國人民對我們的嫌棄、排斥、謾罵,讓我們的內心承受著很大的壓力、惶恐、焦慮和不安」,情況彷佛二戰時歐洲的猶太人。

中共實驗禍害武漢

印度科學家突破性發現新冠狀病毒的基因序列中,被植入艾滋病毒基因,而大陸也有媒體指出,病毒可能有多個疫源地。美國華人經濟學家何清漣呼籲武漢生化實驗室出來澄清病源。

另一邊廂,大陸學者邱香果曾在加拿大做病毒研究,去年被揭發將病毒帶回大陸。香港時事評論員潘東凱懷疑,她在加拿大竊取機密,幫中共製造生化武器,「我看到她一年去了武漢五次,那我們可以看看,究竟這些海外的學者他們究竟是加拿大人還是中共的人,他們究竟跟黨有甚麼關係呢? 她為甚麼把這些病毒帶去大陸呢?」潘東凱認為武漢 P4 實驗室可能是製造生化武器的場所。

武漢肺炎將對全世界經濟帶來更巨大的挑戰。(Shutterstock)
武漢肺炎將對全世界經濟帶來更巨大的挑戰。(Shutterstock)

香港時事評論員蕭若元認為,中共會誓保某些重要地區安全,但有 11 個城市將在情非得已下成為犧牲品,包括武漢、鄭州、嘉興、長沙、南京、重慶、南昌、成都、合肥、福州和東莞,人口合計1.17 億,GDP 總額 117,750 億人民幣。

每次想到武漢,腦海總翻出崔顥的「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黃鶴樓於一千多年前乃東吳為軍事目的而建,西臨大江,氣象恢宏,教武漢人自強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