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軍方接管了火神山等醫院和武漢市的物資配送系統後,民間流傳武漢將實行軍管。儘管官方對此闢謠,但民間仍在傳播相關訊息。針對這一話題,《大紀元》採訪了多位專家。

武漢的陳先生日前告訴《大紀元》記者,當地小區業委會群內發消息稱,「(武漢市)周邊部隊開始集結,各連鎖酒店全部被政府徵用,如果10日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不好轉,中共軍隊進城全面接管,物資按每家人口配送,封戶。提醒大家提前做準備。」

民間傳中共軍隊進城全面接管武漢,物資按每家人口配送,封戶。(網絡圖片)
民間傳中共軍隊進城全面接管武漢,物資按每家人口配送,封戶。(網絡圖片)

網上也傳出武漢軍管的消息,並指軍隊將接管武漢全市。

2月4日晚間,「平安武昌」發佈警情通報,稱是李某(男,38歲)編造武漢軍管的消息,已被刑拘。但多名武漢人向記者表示,民間都在傳武漢軍管。

事實上,中共軍隊已經對武漢進行了部份的軍管。早在2月2日起,中共軍方已經接管了武漢市民生活物資配送供應系統。2月3日,中共1400名軍醫全面接管了武漢新建立的火神山醫院。之前,軍方已經接管了三家定點醫院。

有網友拍到,中共軍人2日入住漢陽的希爾頓酒店,以及成隊的軍車行駛在高速公路上。

封城十多天後,武漢的疫情並未得到控制,反而急轉直下,由於醫療資源收治能力所限,很多病人死在家裏、倒在路上。隨著疫情蔓延,當局從封城、封區到封戶,有病無醫的市民只能在家等死,人們形容武漢形如「人間地獄」。

針對外界盛傳「軍管」的消息,中國問題學者薛馳分析認為,軍管與否要取決於疫情的發展程度。目前全國封城,說明疫情發展態勢惡化,有失控的可能。武漢作為疫情的主發區,如果病毒不可控,中共就會把武漢當做死城來處理。近期多地封城,有的地方武警開槍,黑龍江最高法通知傳播新冠病毒最高判死刑等,這都是形勢惡化、危險的信號。

「中共是政治第一,維穩第二,科學第三,根本不把人命當回事。」他說,「軍管會建立戰時物資供應體系,利用居委會網格化管理,你家有幾個人,配多少糧食。目前疫情已經非常的嚴峻,如果局勢失控,軍管將是大概率事件。儘管武漢當局對此進行闢謠。」

薛馳認為,軍管對中共起到二個作用。第一,控制疫情。感染的人都死了,疫情就消滅了,它不在乎人命的。第二,通過軍管,讓老百姓分隔在家裏,就能維穩,不用擔心老百姓臨死前造反。

他擔憂,武漢城的命運是非常嚴峻的。在這種情況下,封城、軍管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斷網。讓武漢人連求救的聲音都發不出來。

原山東歷史學副教授劉因全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是得病亂求醫。不管是封城,還是軍管,其實沒辦法解決根本問題。但這一次他們確實是進退兩難。

劉因全表示,從歷史上看,共產黨搞的幾次軍管都不理想。中共一旦開了頭,可以在武漢軍管,就可以在全國軍管;在這一個事上可以軍管,在另個事上也可以軍管。這樣搞起來,法制就徹底沒有了。軍管應該說是一個民主的倒退。

政治經濟學者鄭凱夫稍早向《大紀元》透露,現在湖北已經部份是由軍隊在管,省長和市長靠邊。他認為,如果失控問題蔓延到全國,全國可能也要準備軍管,而全國軍管約要三個月時間進行部署。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則表示,他認為武漢不會軍管。「從傳染病的特點看,疫情會使人們自我隔離,不會聚眾。而軍管是針對社會秩序失控的局面,或者民眾走上街頭舉行抗議活動、鬧災荒」。

但他認為,中共會採取其它措施,讓人自生自滅,像火神山醫院跟監獄似的,主要怕再傳染給別人,跟別人隔絕開,著眼點是這個。

而對於外界擔憂的中共是否會封網,胡平說,「它不敢完全封網,因為隔離的情況下人們更需要靠手機互相聯繫,親戚朋友問個平安。如果一斷網那肯定引起公憤。但是對微信網絡控制得非常嚴,已經在這麼做了。」

他強調,這次疫情導致日常生活完全搞亂了,跟戰爭似的,對經濟損害非常大,要以千億、萬億美元來算。全世界都知道是中國(共)政府的錯,沒有及時公佈疫情。這也會對政治造成很大的影響,產生意想不到的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