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危機深不見底。繼哈佛大學流行病學家披露,該疫情是熱核武級別的瘟疫之後,再有哈佛權威明確表示,該病毒是一種進攻性生物戰武器,從武漢BSL-4實驗室中洩漏出來的。

在中共肺炎疫情大爆發不久,美國科學家就已警告,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有可能從位於武漢病毒研究所的P4實驗室「逃脫」出來。

而《自然新聞》Natural News在過去一周來也報道說: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疫情是逃避了武漢BSL-4實驗室的生物武器系統,無法控制地擴散。

近日,因撰寫《生物武器法》而聞名的哈佛博士弗朗西斯・博伊爾(Francis Boyle)在接受「區域政治與帝國」Geopolitics & Empire的採訪中說,如今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病毒正以大流行的形式爆發,是一種「進攻性生物戰武器」。

Geopolitics & Empire是專門與「區域政治和全球事務」方面的專家進行採訪互動的媒體。

博伊爾(Boyle)證實《自然新聞》的有關報道。他說,「BSL-4是最高級別的實驗室,我們在美國擁有的許多BSL-4實驗室,基本上都用於通過DNA基因工程改造來開發進攻性生物戰武器。

「我們在這裏談到的新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就是這種進攻性生物戰武器,所以在我看來,是從武漢BSL-4實驗室中洩漏出來的。」他說。

博伊爾博士表示:在我看來,武漢BSL-4試驗所是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病毒的來源。我的猜測是他們正在研究SARS,並通過功能突變gain-of-function獲得將其進一步武器化的特性,這意味著它可能更具致命性。

而事實上,最新的報告是15%的死亡率高於SARS,感染率為83%。因此,典型的感染方式是它在空氣中傳播。

同樣,武漢BSL-4是一個專門指定的WHO研究實驗室,因此世衛組織在這其中,他們對那裏正在發生的事情非常了解。

博伊爾博士還提及,美國處理的新冠狀病毒(中共病毒)似乎是從武漢BSL洩漏的進攻性生物戰武器。「我並不是說這是故意放出來的,但是以前有關於該實驗室存在問題和洩漏出來的報告,我擔心這就是我們今天要處理的問題。」

印度學者也發現,中共肺炎病毒被插入愛滋病毒基因,而且很可能是人為。(示意圖)
印度學者也發現,中共肺炎病毒被插入愛滋病毒基因,而且很可能是人為。(示意圖)

早在2017年,馬里蘭州生物安全顧問蒂姆・特雷文(Tim Trevan)就在《自然》期刊上發表評論說,他擔心中共體制下所創造的文化,會使這個研究所變得不安全,因為每個人能夠自由發言和信息公開很重要,但中共不會允許。

《自然》是全球最具權威的學術期刊之一。其文章披露過,SARS病毒已經多次從北京一個實驗室「逃脫」。

此次武漢疫情爆發後,《自然新聞》記者邁克・亞當斯(Mike Adams)表示:這進一步證實了武漢新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是病毒學研究人員,使用眾所周知的pShuttle載體工具進行基因改造的證據。

獨立基因組學研究人員還證實,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已作為武器化計劃的一部份,接受了SARS基因插入這一事實。

《自然》期刊也曾引述基因專家警告說,使用最新的生物技術可能會使病原體更為致命。其它許多致命的疾病能被基因改造,以用作毀滅性的生物武器。

英國利茲大學的一名生物戰專家說,基因改造可使炭疽對抗生素產生抗藥性。

當科學家完成越來越多致命疾病的基因藍圖,並將這些資料發表後,改造致命疾病基因這類工作將可能更容易。

圖為醫護人員收治病人。(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圖為醫護人員收治病人。(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匹茲堡大學的高級研究科學家、生物信息學分析核心的總監詹姆斯・里昂斯・韋勒(James Lyons-Weiler)於1月30日在IPAK的網站上發表〈關於武漢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源頭〉重要文章。

文章的核心結論是:有明確的證據表明,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基因組合中的一個新序列是在實驗室被合成出來的。 也就是說,這個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有可能是在實驗室裏被合成出來的。

合成的動機可能是為了製造抗SARS的疫苗。但是因為實驗室管理不當,病毒被洩漏出來了。

中共肺炎疫情自去年12月底傳出,如今已經擴散至全球。

1月25日,任教哈佛大學15年的流行病學家Dr.Eric Feigl-Ding在推特表示:新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R0值竟然是3.8!!!這意味著甚麼?這可是熱核級別的瘟疫——在我的職業生涯中,從未實際見過那麼猛的係數。我並不是在誇大 ……

他說,我們預測,疫情於2月4日再次擴大,屆時在武漢會有19萬1,529人至27萬3,649人感染,而在中國其它城市也會爆發,對其它國家的傳入也會更加頻繁。#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