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漢‧傅毅《舞賦》 

楚襄王既游雲夢[1],使宋玉賦高唐之事,將置酒宴飲[2],謂宋玉曰:「寡人欲觴群臣,何以娛之?」[3]玉曰:「臣聞歌以詠言,舞以盡意,是以論其詩不如聽其聲,聽其聲不如察其形[4]。《激楚》、《結風》、《陽阿》之舞,材人之窮觀,天下之至妙[5]。」「噫,可以進乎?」王曰:「如其鄭何?」[6]玉曰:「小大殊用,鄭雅異宜。弛張之度,聖哲所施[7]。是以《樂》記干戚之容[8],《雅》美蹲蹲之舞[9],《禮》設三爵之制[10],《頌》有醉歸之歌[11]。夫《咸池》、《六英》,所以陳清廟、協神人也[12];鄭衛之樂,所以娛密坐,接歡欣也[13]。餘日怡蕩,非以風民也,其何害哉?」王曰:「試為寡人賦之。」玉曰:「唯唯。」 [14]

楚襄王遊覽了雲夢大澤後,命宋玉以楚懷王當年夢遇巫山神女的事情來做一篇賦。

楚襄王對宋玉說:「我準備要宴請群臣,要準備甚麼節目來娛樂大家呢?」宋玉說:「臣聽說歌曲是詠唱語言中的情感,舞蹈是用來表達心中的真意,因此論詩不如聽其歌,聽歌不如觀其舞蹈。古時《激楚》、《結風》、《陽阿》這些樂曲舞蹈,是傑出的藝術家所稱頌,天下間最絕妙至極的藝術。」

「嗯!這可以進獻於殿前表演嗎?」楚襄王反問:「要是它像鄭衛這一類世俗之音怎麼辦呢?」

宋玉說:「器物有大有小,小有小的用處,大有大的用處;鄭音、雅樂各有適合演出的地方。如同聖人孔子所說:一弛一張,有勞有逸,這是古代聖賢周文王、武王的施政法則。因此《禮記》上有記載手執盾斧的武舞,《詩經.小雅》中有讚美蹲蹲舞姿的詩句;而《禮記》上有關於君子飲酒不超過三杯的法則,《詩經.魯頌》中也有描寫到喝醉後回家休息的情狀。所以《咸池》、《六英》這類聖王的雅樂,是用來在天子的宗廟演奏,協和人與神溝通對應的關係;鄭衛這一類俗樂是用來在非正式的場合,讓賓客們促膝而坐,歡樂愉快地度過悠閒時光,並非用它來教化百姓,這有甚麼害處呢?」

襄王說:「試試看,就且為我以此為題來做一篇賦吧!」宋玉連聲答道:「是的,是的。」

夫何皎皎之閒夜兮,明月爛以施光[15]。朱火曄其延起兮,耀華屋而熺洞房[16]。黼帳祛而結組兮,鋪首炳以焜煌[17]。陳茵席而設坐兮,溢金罍而列玉觴[18]。騰觚爵之斟酌兮,漫既醉其樂康[19]。嚴顏和而怡懌兮,幽情形而外揚[20]。文人不能懷其藻兮,武毅不能隱其剛[21]。簡隋跳踃,般紛挐兮[22]。淵塞沉盪,改恆常兮[23]。

漢‧樂舞畫像磚(公有領域)
漢‧樂舞畫像磚(公有領域)
漢‧樂舞畫像磚(公有領域)
漢‧樂舞畫像磚(公有領域)

皎潔的靜夜,月亮灑下明亮的光芒。輝煌的燈火飄然而起,照耀著華美的屋室和深邃的內室,繡帳垂掛著絲質的彩帶,門環在照耀下輝映著燭光與月光。鋪開褥席安置好座位,美酒斟滿了金樽,玉杯整齊地排列著。送上孤爵開懷暢飲,滿座賓客皆醉,痛快不已。平日嚴肅的君王此時面帶喜悅,隱藏在內心的感情漸漸顯露出來。文臣們不能隱藏滿腹的文采,即席吟詩作對,武將再也無法隱蔽平日的豪放剛勇,懶洋洋地開始手舞足蹈,樂呵呵地彼此手拉著手。眾人們充滿歡樂,一改平時的拘謹。

[1]楚襄王:楚懷王之子,亦稱楚項襄王。雲夢:雲夢大澤,在今湖北省。

[2]宋玉:戰國時期文學家,曾任官,辭賦成就極高,有十餘篇作品留存於世。唐代詩人杜甫曾說:「搖落深知宋玉悲,風流儒雅亦吾師。」賦高唐之事:楚襄王曾與宋玉遊於雲夢之台,望高唐之觀,見雲氣奇異遂問宋玉,宋玉告知以前曾與楚懷王遊高唐夢見巫山神女故事,此事詳見宋玉作品:《高唐賦》。

[3]觴:酒器。此處指與群臣喝酒。娛:娛樂。

[4]歌以詠言:歌唱是要唱出心中的情感,應出自《書‧堯典》:「詩言志,歌詠言。」舞以盡意:用舞蹈來充份表達心中情意。《毛詩序》:「在心為志,發言為詩。情動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嗟歎之,嗟歎之不足故詠歌之,詠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形:這裏指舞蹈。

[5]《激楚》、《結風》、《陽阿》之舞: 激楚、結風:都是上古楚地樂舞。陽阿:樂舞、樂曲或某位舞師名。《淮南子‧俶真訓》:「足蹀陽阿之舞,而手會《綠水》之趨。」高誘注:陽阿,古之名倡也。材人:有才華的人,這裏指舞師或藝術家。窮觀:最美至極的景象。

[6]進乎?:指如此舞蹈可以進獻於王者的宴會上嗎?。如其鄭何?:意思應為:如果這舞蹈像庸俗的鄭舞一樣,那怎麼可以在諸侯面前上演呢?《禮記‧樂記》:「鄭衛之音,亂世之音也。」(意思是庸俗之樂舞不可在王者的宴席上演出)

[7]小大殊用:器物大小各有不同的用途。鄭雅異宜,各有所宜。鄭:鄭聲,泛指俗樂,雅:朝廷之雅樂。各有所宜:各有其不同的作用。弛張之道,聖哲所施:弛:放鬆,張:繃緊。比喻有勞有逸,有寬有嚴,才是聖王治理天下之道。聖哲:應指周文王、周武王。《禮記‧雜記下》:「一張一弛,文武之道也。」

[8]樂:應指《禮記‧樂記》。干戚:上古武舞名,手執盾、斧起舞。《禮記‧樂記》:「比音而樂之,及干戚羽旄,謂之樂。」 孔穎達疏:「干,盾也;戚,斧也。武舞所執之具。

[9]蹲蹲:跳舞的樣子,出處應為《詩經‧小雅‧伐木》:「坎坎鼓我,蹲蹲舞我。」

[10]禮:《禮記》。三爵之制:爵,酒器。三爵之制指古代君臣宴飲禮節,不可超過三爵,避免放縱失禮。《左傳‧宣公二年》:「臣侍君宴,過三爵,非禮也。」

[11]醉歸之歌:指《詩經‧魯頌‧有駜》中有:「鼓咽咽,醉言歸。」 一句。

[12]《咸池》、《六英》:咸池為周代祭祀的六大樂舞之一。相傳為堯時代的樂舞。六英:古樂名,傳說是帝嚳之樂。清廟:天子祭祀祖先之廟。協:和合也。

[13]鄭衛之樂:泛指俗樂。密坐:互相靠近的坐在一起,指非禮儀場合無尊卑座次。

[14]餘日:餘暇。指聽覽政事之餘。怡,樂也。怡蕩:縱情歡樂放蕩也。風:教化。毛詩序曰:風,教也。唯唯:應答詞語,意思為好的、好的。

[15]皎皎:光明的樣子。閑夜:安靜之夜。施:散佈。

[16]朱火:紅色的燭光。曄:明亮。熺:照耀的意思。廣雅:熺,熾也。洞房:深邃的內室。

[17]黼帳:黼:斧形的花紋,黑白間次的繡帳的意思。祛:舉、撩起。結組:用絲帶結上。鋪首:門環的底座,多用銅製。炳以焜煌:形容月色及燭光照耀著門首的樣子。

[18]茵席:鋪有墊褥的座席。罍:古代器皿,形似壺,裝水或酒。玉觴:酒器,玉爵也。

[19]觚爵:皆為古代酒器。漫:盡皆、都是的意思。樂康:歡樂的樣子。

[20]嚴顏:指君王嚴肅莊重的表情。怡懌:喜悅。幽情:藏於心中隱秘的感情。形:表露展現。外揚:外露。

[21]懷其藻:懷,藏也,不顯露其文采的意思。武毅:勇猛果敢的人。隱其剛:不顯露其剛勇。二句都顯示要展現其文采、剛勇之意。

[22]簡惰:疏簡怠惰也,形容懶散的樣子。跳踃:跳躍狀。般:快樂之意。紛挐:相著牽引也,形容互相拉扯樣子。

[23]淵塞:形容君王與諸侯平日思慮深遠而篤實。沉盪:沉醉放蕩。恆常:平實的風度儀態。

(未完,下周三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