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暴露了中共治國的巨大失敗,直接挑戰其執政合法性。中共難堪被動,嚴重隱瞞實際染病和死亡人數,並且加緊封殺媒體。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中宣部將從2月3日開始,嚴格審查所有涉及中共肺炎的報道。財新、《財經》、澎湃、《三聯生活周刊》、界面和鳳凰等媒體已接到中宣部指令,這些機構之前關於中共肺炎疫情的報道要被審查。

2月1日,大陸《財經》雜誌發表了長篇報道《統計數字之外的人:他們死於『普通肺炎』?》,記者採訪了十餘名中共肺炎患者、家屬和醫生,點明中共官方數據不可信,並且呈現了當地看病難、確診難、病人在生死線上掙扎的實況,引起國內外關注和強烈反響。目前此文已被中宣部下令刪除。

《財經》報道為何觸痛當局?主要原因有以下三點。

一、被掩蓋的病例和死亡

「目前外界所看到的確診、死亡病例數字,不能反映實情。」這一句結論,直擊當下最大疑點。

《財經》記者經多方調查了解到,祇有被收治入院的患者才能被統計為疑似,才有資格做核酸試紙檢查。但是由於武漢一床難求的情況未得完全緩解,因此大部份患者不可能被醫院收治,也就失去了做核酸試紙檢查的機會,導致很多病人和死者不在官方的疫情統計數字以內。

例如,一位定點醫院的科室主任介紹說,在大約80名有肺部感染的患者中,可能只有5人被醫院收治。「我們只能讓剩下75名收不進來的病人,回到家裏去。患者沒辦法,我們也沒辦法。」

武漢某定點醫院的一位醫生告訴《財經》記者,該院收了600位重症病人,但無一確診。醫生說:「缺試紙,但我們也搞不懂為甚麼會缺。」

武漢衛健委在1月27號稱,原則上每天可檢測樣本近2000份,而現實卻是:總是缺少核酸試紙。另外,即使做了檢測也無法第一時間出具確診報告,這讓不少患者和醫生感到困惑。

本篇報道發佈後,許多人在微博上留言譴責當局。「橘黃」說:「很多都在確診前就去世了,這些將來都不會被記入死亡率裏。也不會被記入這次歷史性事件。」網民「斯卡萊」表示:「一個連真實數據都不敢面對的國家,絕不可能看到每一個數字背後活生生的人。」

姚炎曦說:「這才是真正武漢的現實情況,那些虛偽的數字,虛偽的報道根本無法掩飾民眾的水深火熱,有太多的家庭都是一家被感染,隨時可能家破人亡,但是依然確診不了,住不了院,很多老人就是在等死,太殘酷了!一場人禍,用一個個鮮活的生命,一個個幸福的家庭買單,製造這場人禍的所有人應該幾輩子都得在地獄吧!」

還有人說:「就跟犯罪率一樣,不立案,就少了,作為數字很好看,作為人就太慘了。」「造孽啊!危難時刻自己的祖國無法救治自己,能不能對事實也坦誠一點呢?為甚麼要偷換概念,不確診死亡的就不是死亡?真實的數據為甚麼如此無法讓大領導們接受呢?為甚麼要有這樣的處理方式?我們不配了解真相麼?」

二、病人和家屬陷入痛苦的循環

漫長的收治流程,讓數以萬計的市民陷入了痛苦的循環:排長隊看診、排長隊打針、排長隊領核酸試紙、排長隊等床位……領不到試紙就不能確診、更不可能有床位,而確診後如果沒有床位就還得繼續等待和排隊。

杜紅利的父親起初在家隔離,後來突然咯血、病情加重。杜紅利自己也被感染,還要每天帶著父親在協和醫院漢陽分院門診打針,兩人就睡在醫院旁的賓館。他們有時一早趕到同濟醫院、協和醫院排隊領試紙,但是協和試紙每天限量100份,往往一過去已經沒了。

武漢672醫院有三百多個床位,可是沒有住院單不讓進;協和醫院漢陽分院也告訴他:要等。1月28日,杜紅利向區政府信訪辦求助,答覆是還是沒有床位;衛健委回覆稱沒有辦法解決,只能等。

杜父曾參加抗美援朝,他對孩子說,自己沒有死在幾十年前的戰場,卻可能死在醫療資源調配失控的現在。

《財經》記者調查後發現,患者主要憑兩條路徑入院治療:一是靠社區排隊;二是去有核酸試紙的定點醫院,48小時拿結果,確診後醫院就不能拒收。但是,「要走通這兩條路徑並不容易,每一條都可能是無盡的等待。但對於重症患者來說,每一分鐘都可能是生與死的煎熬。」

一位網民指出:「不是缺試紙,缺的是醫療資源,試紙代表了資源的配額,獲准測試確診的才能享受免費治療。即使自己自費治療,醫院沒床位,依舊住不進去,更別談確診。人命如螻蟻,靜悄悄地死去。」

網民「西瓜販」說:「早期官方不公佈造成現在疫情爆發,爆發後又沒有足夠的醫療資源救治,得不到及時救治又會存在傳染他人的風險,這簡直是惡性循環啊……」

三、由點到面的全盤混亂

當疫情發生,中共的表現再次不合格。全世界唯一一個兩次被類似病毒襲擊的國家,再度暈頭轉向、應對失措。地方政府、衛健委等部門互相推諉,真實訊息被隱瞞,公眾知情權被剝奪,醫療資源嚴重不足,情況混亂不堪。武漢的區域亂象折射全局無序。

中共最喜歡吹噓「為人民謀幸福」,這一回,最慘的就是人民。要病床沒病床,要口罩沒口罩,要防護服沒防護服,公交被停,城市被封,自生自滅成為新年的開門慘狀。全國上百家公立醫院,竟然紛紛越過衛健委和紅十會,公開向社會徵集緊急捐助。堂堂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口罩生產量最大國,竟向外國求援!人民當然要問:享受著最優質、最高端的生活和醫療服務的龐大的官員隊伍,每天在做甚麼?

2月3日,與中宣部進一步嚴查媒體報道同步,中共政治局常委召開會議,聽取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的匯報。會議強調,「這次疫情是對我國治理體系和能力的一次大考」,「要總結經驗,吸取教訓,要針對這次疫情應對中暴露出來的短板和不足,健全國家應急管理體系,提高處理急難險重任務能力。」

顯然,面對國內民眾的憤慨和國外的質疑,中共被迫承認「短板和不足」。但是,前車之鑑早有,而且不止一次,多少中國公民已經為薩斯、毒奶粉、毒疫苗等賠上了性命和健康,為甚麼政府不總結經驗、不吸取教訓呢?為甚麼及時預警的市民被傳喚、被逼簽「訓誡書」?為甚麼良心記者受打壓,真實報道被撤稿?十幾億納稅人的長年巨額付出,供養著一個災禍來時必露「短板和不足」、應急總是失靈、無法處理重任的政府,豈有此理!

結語

歸根結蒂,疫情失控的癥結無關病床或核酸試紙,也不是沒有資源,甚至不在於某種病毒。問題的關鍵便是,腐爛透頂的中共邪黨腐蝕了全國的職能系統,令社會道德墮落。貪官昏官當道,整日花天酒地、中飽私囊,真相被封鎖,良知被封殺。此毒不除,瘟疫難絕,人民將永無寧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