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眼看著不行了,我給醫生下跪求他搶救父親。」2月3日下午,王先生聲音哽咽著對大紀元記者說。他的父親在武漢協和醫院被確診為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五天後,因無醫院接收住院治療淒慘離世。

被確診也住不上醫院

王先生家住湖北武漢市江漢區民族街大董社區,他的父親今年79歲高齡,於1月20日開始發熱咳嗽,他帶著父親先去社區醫院打了2針,不見好轉,又去了武漢紅十字會醫院(以下簡稱紅會醫院),王先生要求打針消炎,而醫生只給開了一點兒消炎藥,無奈王先生和父親只好回家隔離。

過了幾天吃藥不見效,王先生就親自去協和醫院,每天早上跟著七八百人排隊掛號,他說,有人甚至半夜去排隊還未能買到號。

經過CT和核梭檢測,1月30日,協和醫院確診他的父親是中共肺炎,雙陽性,此時父親病情已較嚴重,但醫院仍拒收,讓去找社區醫院,而社區則以上報紅會醫院申批為由讓他們等消息。

「等了一個禮拜都沒有結果,就是要我們等著,等著,就是要我們等死。」王先生氣憤地說。

協和醫院發熱門診每天有大量的患者就診。(受訪人提供)
協和醫院發熱門診每天有大量的患者就診。(受訪人提供)

父親慘死

在此情況下,王先生和父親不敢回家,擔心傳染給家人,只能在醫院門診走廊上待著,而他每天早上去門診排長隊掛號,給父親打針。

直到2月3日上午,老人出現病危,醫院也無人搭理,好不容易熬到下午,當王先生得知四樓搶救室有1人離世倒出一個床位後,他給醫生跪下了,一番周折後終於進了搶救室,但為時已晚,當晚,老人就去世了。

王先生的父親進入搶救室後當晚離世。(受訪者提供)
王先生的父親進入搶救室後當晚離世。(受訪者提供)

一天5人死亡

王先生說,醫院門診患者很多,有數百人,每天都在增加,3日上午他親眼看見有3人去世,加上急救室裏的1人及他的父親,王先生當日就看到5人死亡。

「有的是突然倒下,有的是搶救無效,每天我都看到殯儀館的車來拖人。」王先生說。

「(這個病)很危險,他們雖然把你搞到定點醫院去了,但是醫院沒有床。」王先生說,「像爸爸這樣危險的病人多,每天走廊裏都有幾百人,先掛號,再打針。」而家屬的防護也都很簡單,一個口罩、一副手套,交叉感染的機率非常大。

他說,自己的身體狀況也不好,每天昏昏沉沉,也不清楚是否有被感染。

門診一名已離世的病人留下的被褥。(受訪者提供)
門診一名已離世的病人留下的被褥。(受訪者提供)

新聞報道做假 政府封鎖消息

王先生表示,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才知道,「新聞上說,這個醫院有床位,那個醫院有床位,全部都是虛假的,不是真實的。」「市長熱線電話也打不通,給別的有關部門打電話,也打不通。」

「我們那一條街(民族街)都有四五家感染了,確診的就有三四例,我父親是最重的,政府把消息都封了,我們也不知道都有多少。」「從家裏往外抬的(死亡)也有,在家裏起不來,沒有人照顧。」

王先生希望通過媒體呼籲外界關注武漢,「武漢現在這樣的病人成災啊,大家都覺得不安全,人心惶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