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時間2月3日晚上,前港督彭定康受邀在「香港監察」(Hong Kong Watch)的首屆「阿什當紀念演講活動(Paddy Ashdown Memorial Lecture)」發表了長達一小時的公開演說。演講於倫敦西敏寺(Westminster)中央大廳舉行,座無虛席。彭定康開始先向武漢及其醫務工作者表示支持和同情,又說受邀為已故的好友阿什當(Lord Ashdown)進行演講是他榮幸。

彭定康發表了他對香港自九七以來走勢的看法,認為「一國兩際」在九七後的十多年間,偶爾會有中共干預,但總體來說在沒有太大問題的情況下生存了一段時間。真正的惡化在2012年梁振英擔任香港行政長官後,顯然的把重點放在「一個政黨」而不是「兩個制度」上在。中共對香港的進一步干預有更多侵略性,如國民教育、綁架書商、雨傘運動等,到現在林鄭月娥在反送中一事上的處理手法,及警察執法方式均使香港問題繼續惡化。

彭定康建議,進行獨立調查、公共秩序法例改革和政治改革,均應成為香港社會和解的路線圖的一部份。

獨立調查方可恢復港警聲譽

彭定康批評,林鄭政府稱對目前香港警察投訴機制足以勝任顯然是胡說八道,「如果香港要恢復正常狀態並恢復警察的聲譽,就應該對抗爭的原因,抗爭者的行為和警察的行為進行適當的獨立公眾詢問。」又質疑:「調查會破壞警察部門的士氣嗎? 還是更可能會證明警察被把政府置於不可能的位置?」彭定康續說:「如果沒有透明的過程,將很難恢復市民對警察的信心,以及他們以前心目中警察出色的服務精神和士氣。

政治改革方面,彭定康認為對於在抗爭活動中被捕的一些人來說,港府有必要考慮使用大赦,既包括免於起訴和赦免的權利。」他指以前在香港也做過,需要仔細地將重點放在沒有涉及暴力,或未成年兒童犯下的所謂罪行上。關於更廣泛的政治問題,包括香港行政長官的選舉,在此之前選出他或她的選舉委員會的組成取決於普選,以及立法會的選舉方式。

香港與自由民主的未來

在演講的總結,彭定康談到了香港局勢對自由民主國家未來的影響。他說:「結果如何?香港的舊常態或新常態是甚麼?結果不僅對香港,對現在的主權國家都很重要。」他強調:「我並不是在極力主張抵制中國,或試圖將中國與其它國際社會隔離開來,離得很遠。我只是認為應該鼓勵中共政府,按照與我們其它國家相同的國際規則行事。如果我們確保與中國打交道以價值為基礎的基石,那麼對我們和其他自由民主國家來說,世界將會更加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