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中國湖北省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突然爆發,一部2011年在美國公映的電影《世紀戰疫》(Contagion)(台灣譯《全境擴散》、大陸譯《傳染病》)火了起來。上周,這部由史提芬蘇德堡(Steven Soderbergh)拍攝的電影在iTunes上電影出租列表中排進前十名。

影片中抗擊瘟疫的科學家Ian Sussman在現實生活中的原型是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的流行病學教授、Mailman公共衛生學院「感染與免疫研究中心」(Center for Infection and Immunity)的主任Walter Ian Lipkin。

這位以快速以及準確識別新病毒著稱的科學家被病毒學業界稱為「大師級病毒獵手」(master virus hunter),他在2003年就曾到中國協助控制薩斯。

今年1月28日,Walter Ian Lipkin教授再一次趕赴中國廣州中山大學,目前正和他在紐約市的團隊一起,研製中共肺炎的測試試劑。

「病毒獵手」小組正在研究突破性試劑 檢測無症狀患者

根據著名醫學期刊《刺針》(The Lancet)1月31日發表的建模研究報告,早在1月25日,武漢就應該有超過75,000人感染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並推斷,中國多個城市的疫情已呈現指數增長形勢。

這個結論和日本、新加坡、德國等國家撤僑後在僑民中發現的感染率1%-2%是相對應的,按照這個比例計算,目前武漢應有10萬到20萬患者。

雖然世界衛生組織WHO報告指出,此中共病毒最主要的傳播渠道是有症狀的患者,但是中國以及其它國家都出現了無症狀個體傳播的案例。

Walter Ian Lipkin教授的紐約團隊成員、病毒學家和分子生物學家Nischay Mishra博士2月3日對《Gathomist》媒體表示,WHO可能沒有計算那些不知道自己已經有症狀的患者,這些症狀包括疲勞。所以,從那些沒有症狀的患者中檢測出病毒是遏制病毒的關鍵。

該小組正時刻與身在中國的Walter Ian Lipkin教授連線,緊鑼密鼓地工作,爭取在未來幾周內開發出一種檢測試劑,不僅能夠確診武漢病毒患者的中共病毒,還可以識別和區分其它類型的流感病毒。米什拉博士說,如果試驗順利的話,試劑在30到45天之內就可以在中國投入使用。

目前美國所有的中共病毒測試都需要在疾病控防中心CDC進行。CDC也在研究一種診斷試劑,準備給各地方衛生機構使用,但是不清楚需要多長時間才能成功。

不要對「新藥」寄託太大希望  隔離高風險病人是好辦法

最近不斷有報道說華盛頓或者泰國的專家建議,用治療埃博拉病毒或者愛滋病的藥來治療中共肺炎。對此,米什拉博士說,對付這種病毒必須先製造特殊的疫苗;雖然少數病例用這種「雞尾酒」式的藥物有效,但還必須在大規模的人群上證明之後才可以使用。

目前CDC也說正在培養病毒,試圖研發新的疫苗,但是這個過程一般需要至少一年的時間。

從2月2日傍晚開始,美國機場已經實行封關政策。周一,CDC表示,目前共有195名從中國疫區回來的人被強制隔離在南加州的一個軍事設施內。對此封關和隔離措施,米什拉博士表示讚揚,稱此政策對公共健康是一個好辦法。

但是,他提醒那些自我隔離的人,必須每天向當地衛生機構匯報自己的身體情況,因為如果有一個人抵制這種隔離的話,就會感染別人,「最脆弱的聯繫也可成為最強的(傳染)鏈條」。

Walter是電影《世紀戰疫》的科學顧問

在《世紀戰疫》的電影拍攝中,Walter是電影的科學顧問,他為影片中扮演病毒學家的Elliott Gould講解如何使用顯微鏡並思考觀察到的現象。

在哥倫比亞的網站上對此電影的介紹是這麼說的:此電影表現了Walter Ian Lipkin博士關於2003年北京的記憶。

Walter曾在接受《發現》雜誌的採訪時說,他和同事托Thomas Briese離開美國去北京的那天,「我的孩子在哭,托馬斯的妻子在哭,我帶著一個手提箱,裏面裝著鞋、手套、口罩和一萬支用於薩斯的試劑。沒人去北京,因為那裏在死人,飛機上只有三個人……」

Walter說:「我告訴Elliott,你正確地了解這些事情非常重要,因為你正在扮演『我』。」。他還給影片男主角、荷里活明星馬特・達蒙(Matt Damon)回憶他在北京疫區的經歷,讓演員體會那種被一面玻璃牆與家人隔離開來的感受。

當年,當Walter2003年從北京返回美國的時候,他也被傳染並被隔離了。相隔十七年,這位美國科學家再一次趕赴危險的地方去幫助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