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嚴重程度遠超官方報道。有病毒感染者對《大紀元》表示,他雙肺已經感染,但各大醫院至今不給確診,而且,在武漢像他這樣的人遠超十萬。北京維權人士胡佳表示,中共在控制真相及打壓言論上勝於救治。

控制試劑 超十萬人得不到確診

2月1日上午10時,推特上一網民轉發一則求救信息:今年30歲的李斌,1月19日從上海返回老家武漢過年。隨後母親被確診感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兩天後被醫院收治。之後他也連續10天高燒咳嗽不止,他父親跑了多家發熱門診和定點醫院,沒有一家醫院給做核酸試劑盒檢測、收治。現在病情在惡化!

(推特)
(推特)

《大紀元》記者當天下午3點左右撥通李斌的電話,接電話的李斌說他正在去醫院的路上,記者聽到他邊走邊在咳嗽,一句話都不能說完整,呼吸非常急促,「我在走路,不是很方便講話,因為現在呼吸不是特別的好,我現在也被感染了,之前我陪我母親去就診,她先確診的,然後被醫院收治。」

李斌說,他從感染到現在都不能得到確診,「不讓確診,確診要用試劑,但是現在試劑控制得很嚴格,有些人也能弄到,但是我去了很多醫院都沒有得到,從我的驗血報告和核體不斷變化的趨勢來看,肯定也是這個感染,已經雙肺感染了,但我們就很難找到醫院(做測試)。」

李斌說,他和他父親現在還住在家裏,他父親現在還沒有症狀,只是他們每天要去醫院排隊打針,要求測試,「我去了人民醫院,七醫院、武昌醫院等很多醫院,現在武漢市上十萬的人都很難去(得到)測試,我們都想去,但我們找不到測試。」

當致電李斌父親時,他說他正在醫院排隊,聽不清電話的聲音,然後李父就掛斷了電話,在掛斷前,從李父的電話裏聽到背景很吵,其中一女士說,你(醫務人員)剛才進去以後,後面的人都昏了。

晚上近23時40分,當再次撥通李父的電話時,他說,他排了一天的隊,剛打上針,李斌也表示,他現在正在打針,人感到很無力了。

控制真相及打壓言論上 勝於救治

2月1日早上,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在其推特上發出信息,「回家了,非常累。平生第一次因受邀參加海外媒體的遠程影片採訪而被以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和通訊自由的形式剝奪言論自由。」

blockquote class="twitter-tweet">

回家了,非常累。平生第一次因受邀参加海外媒体的远程视频采访而被以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和通讯自由的形式剥夺言论自由。直接起因是前天晚上我电话里答应31日晚11点半接受美国自由亚洲电台“中国热评”关于肺炎疫情的录播访谈。被北京国保们扣在警务站,他们和我戴着口罩不断激烈争吵。没有正式的传唤手续。 pic.twitter.com/FjQKlSf9ri

— Hu Jia 胡佳(@hu_jia) January 31, 2020

胡佳告訴《大紀元》,他因準備參加1月31日晚外媒有關中共肺炎疫情的錄播訪談遭到北京國保的非法扣押,「主要是針對我過去十多天關於武漢的疫情,以及當局瞞報謊報等在推特上以及電話接受媒體採訪,他們說這個已經超過了當局容忍的限度。所以就不得不升級來進行遏止。」

近期,中共針對發表疫情真相及言論的網民進行傳喚乃至拘留。包括之前在網上發佈真相的武漢8名醫務人員,據推特上的網民統計,這樣的事件能統計到的已經有幾十起。

作為公民有義務去表達、去討論現在中國被中共病毒威脅下的實情,「而且要探討這裏邊那種名為天災、實為人禍的本質,但中共把公民對於這件事情的關切作為對其體制的威脅,對其江山社稷的一種所謂不穩定因素。」

其實,早在1月19日、20日的時候,北京的醫院護士就已經開始換裝備了,然後要求患者也必須戴上口罩,「可是就在同一時期,我看到皇崗的朋友,武漢的朋友還在歌舞昇平,共產黨還在號召搞甚麼萬人宴,那不是在犯罪嘛,他們這種做法造成了疫病的大範圍傳播。」

「那些因為沒試劑而沒有被確診的人,還有確診之後而沒有被醫院收治的情況下,大量的人沒有被記入到確診乃至治療和死亡的病例中。現有的這些(死亡數據)已經超過了十七年前薩斯的總和。」

胡佳表示,中共在控制真相及打壓言論上,勝於救治,「他們限制你對這件事情的調查和討論的權利,他們管這個叫破壞社會穩定。我覺得比疫情更有危害就是對輿論的箝制,對社會反抗的非法管控,用限制、打擊人身自由來傳播疫病之外的恐懼,這才是中共的作為,而不是說救災。」

對於警察在這樣的大災大疫面前,還要執行當局所謂的維穩政策,胡佳表示,共產黨對於它自己認為是背叛的人用的手段是很殘酷的,「所以,他就必須去不折不扣的執行,否則他們就丟了飯碗,甚至警察這個職業如果不切實的執行上級命令,就是犯錯誤。所以,我覺得現實這種恐懼超過了他對疫病的恐懼,所以他就只能先以保住自己的飯碗為重。」

不過,胡佳也表示,從公民個體的角度來講,警察也是普通人,他們也受這個疫情的威脅,在這一次中共肺炎裏面也有警察被感染,或者他們的家人被感染。

「他們應該痛定思痛,應該相互去反思,哪怕私下去反思,哪怕有那個把槍山口抬高一寸的那個覺悟,得知道那些權貴們被保護得好好的,警察也不過就是工具。」胡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