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疫情肆虐已經一個多月,當地處處瀰漫著被感染病人以及家人的絕望,有的病人因得不到醫治又無家可歸憤而自殺。直接同這些病人家屬接觸的一名社區主任在病倒前給上級領導的一封求救信說,有的居民已經做了全家死光的準備。

消息稱,這是武昌水果湖放鷹台社區葉書記病倒下前寫的求救信。這位葉書記在求救信中說:自己近些天每天在沒防護措施的情況下和確診病人一起,就在一天前還扶一個高度疑似老人下樓去醫院。看著那麼多社區發熱尤其是確診病人得不到救治,每天急得哭。

葉書記在信中還說,前一晚,一直得不到救治的老人羅桂蓮在家中去世了,而老人家中還有三個高燒的家人!之前她已經上報過多次,還作為重大維穩事件上報,直到老人去世區裏還在互相推,讓社區去解決!讓她感到「失望透頂」!!

信中還擔憂地表示,她擔心老人家屬鬧事,會增加傳播途徑,而且這樣的老人在水果湖省直片還有好多!一旦家屬失去理智,勢必造成嚴重後果,到時候病毒會傳播更快,魏祖民已做全家死光的準備了!

信中最後呼籲領導們重視!他們社區工作者已經被推到風口浪尖,她們幾個同事因為接觸病人都在社區睡覺不敢回家,生怕成為帶菌者傳給家人,呼籲上邊能保證社區工作者的人身安全,務必派人到社區,一是幫助處理應急事件,二是安撫一下壓力巨大的社區工作者!

社區主任的哭求。(網絡)
社區主任的哭求。(網絡)

公開資料顯示,放鷹台社區隸屬於武昌水果湖片區,社區書記叫葉瑋,從小在水果湖片區長大,曾是公司白領,後來從上海回武漢,投身社區工作16年。

水果湖也是距離省委最近的社區。就在數天前,網上傳出多段現場影片,據稱是湖北省委車隊的司機一家有4人被感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其中2人先後離世,女兒剛被送去中南醫院搶救。

就在今年1月28日,湖北經視《經視直播》欄目曾對疫情中的社區書記葉瑋進行過採訪。由於社區隔離,她們不得不給沒有行動能力的老人送藥送菜。

微博網友「凜raiyn」留言稱,社區每天要挨家挨戶排查人員,排查完了還要應付上面發下來的各種表格,一有甚麼情況第一時間問責社區書記,社區的壓力也好大啊!

還有人稱:「基層社區書記要求是24小時在崗,他們有家不能回是要求,不敢回是怕不知情帶病毒回家。」

而這位社區書記面對多重壓力感到的「失望透頂」也只是武漢封城現狀下的冰山之一角。

病人絕望自殺

近日,一名中共病毒男子因為得不到救治,又不想感染家中妻兒,社區醫院相互踢皮球,選擇了在武漢武昌最熱鬧的司門口跳橋自殺。

一名目擊者轉述了這名跳橋男子生前絕望的哭訴內容:「自己被感染了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家裏不能呆,怕傳染給妻小,醫院也沒有床位,在外面暫且租的房子,但去看病卻沒有巴士,要走很遠很遠,他的體力又跟不上,現在連吃的都沒有了,生不如死啊……」

目擊者講述過程。(網絡圖)
目擊者講述過程。(網絡圖)

媒體人:這是一場「切爾諾貝利」

大陸媒體人王志安2日在推特帳戶轉發了財新記者蕭輝在武漢採訪中的感受。針對上述跳橋的悲劇,蕭輝說,這個故事基本能反應她在武漢感受到的絕望和恐慌。

「我絕對沒有想到有生之年會看到屍體擺著沒人敢去收,病人無處就醫求告無門直接倒閉在家裏的情況會在社會主義國家發生。」她表示,她在1月22日來武漢的第二天進發熱門診探訪,就判斷出這是一場「切爾諾貝利」。

蕭輝還稱,她甚至斷絕了同家人朋友的私信和電話,「是因為沒有語言能表達我在武漢所看到的景象。」並認為「真正的恐懼是對疑似病人的漠視任由其成為移動的傳染源,一切走向未知。」

(推特)
(推特)

註:「切爾諾貝利」是指1986年4月26日,前蘇聯的切爾諾貝利核電廠發生世界史上最嚴重的核洩漏事件,然而前蘇聯當局在事件發生後卻一再掩蓋,直到5月6日蘇聯黨報才刊登了第一份較詳細報道。核爆炸發生後的一個月內,蘇聯報紙上刊登的消息都是好消息,甚至在事故發生數天,仍在離切爾諾貝利140公里的基輔市舉行了「五一」大遊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