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死了,我這邊主要需要一個能檢測或者是能夠入住的醫療床位。」武漢人楊陽說,「先安排我媽,她年齡大,我怕她扛不住。」

楊陽告訴《大紀元》記者,1月29日早上6時,他父親因感染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喘不過來氣、呼吸衰竭去世,當時CT片顯示整個肺全白了。當晚7時45分,父親遺體被送走。

1月30日凌晨,楊陽(約26日感染)和母親(約22日感染),在同濟醫院被檢測為疑似病毒性肺炎,未被算入中共肺炎疑似病例。截止目前,他和61歲的母親均未被醫院收治,也沒有拿到測驗試劑盒。

但是,他們出現的症狀與中共肺炎症狀相同,發燒、咳嗽,乾咳有痰、胸悶、氣短、胸痛。楊陽單肺感染,楊母雙肺感染。

楊陽住在漢陽龍磨社區,母親住在漢陽五里春社區。現在醫院病人非常多,但醫療資源有限,還容易出現交叉感染,所以他們選擇找社區醫院,在微信上告訴他們可以找社區醫院。

「(現在社區醫院)就是要我們等。」楊陽說,「我跟我媽怕的就是別等到最後,拖到我們都沒力氣說話了那種狀態,你(社區醫院)才跟我說有個回復,回復之後還要我們等安排。那真的是受不了,真的。」

父親未被列入死亡數據

父親的去世,讓楊陽感到很不幸。他說,父親生前只能是打針,沒有獲得床位,家中也沒有吸氧醫療器械,醫院不肯給測驗試劑盒、不肯確診,「突發甚麼症狀,我完全沒辦法,隔天就走了」。

楊陽父親死亡後,也沒有被算入中共肺炎死亡病例的數據中。到目前,他和家人所有用的醫療費用是他自己、母親、父親自己的錢,沒有得到任何公家資助。

「連數據都算不上的人,你知道嗎,去世的那個數據,沒有他的。」楊陽說,「唯一能確診的那個東西醫生說他也拿不到,他也沒辦法。怎麼辦呢?」

楊陽強調,尤其是母親歲數大了,如果確診了就會獲得免費治療,可是他們「不跟你確診啊」。他覺得難就難在這裏,無論是醫生,還是患者都很難。

醫院情況糟糕

楊陽還說,同濟醫院的醫生們不會跟患者多說幾句話,因為面對很多人,醫生沒有時間照顧到每個病人。

「醫生也是累,累得可憐。他們都穿紙尿褲上班的,沒辦法跟你解釋。」楊陽說,「現在都是醫療系統在給政府打工,他也不能多說甚麼。」

楊陽披露,現在醫院打針都是開肺藥、防疫的藥,實際沒甚麼效果,因為有人體質強,有人體質差,因人而異。「有的人扛得過去,有的人扛不過去也沒辦法了。」

目前,他自己的防護措施就只剩下口罩,甚至口罩都買不到。「我買的口罩很薄,找醫生要了一個,那個比我的口罩起碼厚兩倍。」楊陽說,「我買的肯定是假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