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8日,法國《費加羅》報刊登了對一名法國留學生皮埃爾的採訪,他描述了在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中的親身經歷。

這位年輕人在封城前離開武漢去貴州旅遊,之後他無法回到武漢,也沒有辦法搭乘法國政府安排的撤僑專機回國。如今他這個被視為「患鼠疫人」的法國人只好自己想辦法逃回法國。

《費加羅》稱,皮埃爾今年22歲,是巴黎第三大學國際商務談判碩士二年級學生,他去年9月作為交換生到武漢大學學習一年。那裏大約有30多名法國留學生。

今年1月10日,皮埃爾和一位意大利朋友一起去貴州旅遊。23日武漢封城後,他們也回不去了。皮埃爾說,他被困在貴陽的一家旅館,隨身只有一個背包,幾件換洗衣服,「我的身份證留在武漢了,只帶了護照。」

皮埃爾告訴法國報紙,「即使距離武漢1,000多公里,這裏情況也依然緊張,所有的旅遊區,甚至是地方公園都關閉。一周以來,我們買不到口罩。我現在出去,只能同時戴上三個舊的口罩。」

令他感到無奈的是,因為他的護照上標註著來自武漢,「所以人們對待我們就像『患鼠疫人』一樣,曾經有12家旅館看過我們的護照後拒絕接待我們,後來終於找到一家可接待的旅館,進旅館前,工作人員給我們測量體溫。今天,我們收到來自武漢衛生部門的電話,詢問去過哪裏,是否身體狀況良好。」

現在大學方面要求他第二個學期返回法國,因為武漢的課程要到春季才會恢復。他人不在武漢,也無法搭乘政府的撤僑專機,所以他買了法國最便宜的飛機票,29日起飛,經哈薩克中轉,再回到法國。

皮埃爾表示,「我完全沒有主意將得到法國方面甚麼樣的接待,是否將要接受隔離。但我渴望與家人們相聚,我想他們同樣希望我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