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關於恐懼的小分享,筆者自身就經歷過災難,故此,對許多狀況都有較強烈的恐懼感。曾經有人問我,被火燒傷過後,不是會較常人怕火嗎?我的看法是,我不是怕火,而是怕死。所以,在筆者的角度裏,只要找到合適的方法來應對,就不會再怕了。

這也是筆者多年來主動去玩一些刺激的機動遊戲,及主動去災區參與人道救援工作的原因。只有學懂了如何處理危險狀況,那就不會再怕了。因此,在這十多年來,我學懂了應對不同的危險狀況,如今我已經不太害怕面對地震、風災這些狀況,甚至連催淚彈都不怕了。

但是,在這個多月裏,我又開始怕了。因為以上所說的危險狀況都是有形的,能用眼睛見到的危險,而這次我們正在面對的武漢肺炎病毒,是無形的,是眼睛看不見的,所以筆者就感覺到怕了。加上筆者未經歷過沙士,當時筆者正在美國留學,沒有應對的經驗,所以心裏的恐懼感就浮現了。

然而,沒有應對經驗的話,也可以跟隨專家的指示來應對,例如:戴口罩、勤洗手、避免到人多的地方等等,可是,我們同時亦在面對香港政府不願封關,不斷放感染病毒的大陸遊客到港,口罩亦全被搶購一空,如今一罩難求。幸好筆者有先見之明,早於半個月前拜托美國的友人幫我買了3盒N92外科口罩,在年三十已在郵局取了。但是,這些口罩也難消心中恐懼,看來感到恐懼的也不只我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