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疫情爆發至今,湖北多地紛紛傳出未得到確診的死亡病例。《大紀元》獲悉,黃岡蘄春縣一名男孩在縣醫院發熱門診去世,而孩子直至死亡前一天都沒有任何症狀。

湖北黃岡蘄春縣一名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對《大紀元》透露,1月28日上午,蘄春縣一男子將只有十多歲的兒子緊急送到縣醫院發熱門診,不一會兒的功夫,小孩子就去世了。

知情人引述孩子父親的話說,男童去世前一天還好好的,沒有任何症狀,27日晚還同家人一起看電視。但今天(28日)上午10點叫兒子吃飯,沒人回應,後來發現不對勁兒,到床邊摸孩子身上還有體溫,緊急送往醫院。

知情人說,警察到場後,聯繫了火葬場直接送去火化。目前,男孩兒是否因為肺炎去世並未進行確定。

《大紀元》記者聯繫蘄春縣醫院門診電話,一名男大夫聽說詢問這名男孩是否因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死亡時,大聲說:這裏看病很忙,沒時間說。

當記者追問:該醫院肺炎患者多嗎?對方連忙掛斷電話。

知情人還引述當地村民的話透露,蘄春縣張榜鎮馬鞍山村三人被送隔離。

湖北黃岡蘄春縣距離武漢不過百餘里,中共肺炎爆發後,黃岡、孝感兩地吸收了超百萬來自武漢的返鄉潮人口,是本次中共肺炎的「重災區」。

據黃岡市防控指揮部28日發佈的消息,截至1月27日24時,黃岡市累計報告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確診病例213例,死亡病例4例。確診的病例中,蘄春縣僅一例,且是外地戶籍。

而知情人引述當地紅十字會官員透露,目前蘄春縣出現的確診病例是15例。但並不包括死亡的男童和馬鞍山村被送隔離的3人。

除了男童的突然死亡,澎湃新聞也採訪到,蘄春縣一名32歲的孕婦1月21日去世。

據報道,死者翁秋秋從頭痛、咳嗽到呼吸困難,「肺全變白了」直至死亡僅僅12天。並且她剛查出自己懷孕不久。

翁秋秋死亡證明上寫的死亡原因是:「重症肺炎、呼吸衰竭、感染性休克。」而不是中共病毒肺炎。

而這兩人都不在官方公佈的死亡和感染名單內。

《大紀元》了解到,早在12月15日之前,湖北衛健委已經就知道有疫情了,但一直沒有對外公佈。

湖北王女士對《大紀元》透露,12月15日,她曾回湖北老家,去省疾控中心衛健委辦事,在辦公室裏聽到工作人員說:最近很累,又發現了肺炎病毒感染,天天忙著處理問題,頭都大了。

湖南省異見人士歐彪峰對《大紀元》表示,官方公佈的疫情死亡數字肯定是不真實的,大大縮水的,跟武漢死亡的實際人數存在著很大的差距。

他目前住在湖南寧鄉市黑金時代小區,聽說有兩人確診為武漢肺炎(中共肺炎),他致電12345市長熱線,被告知該鄉夏鐸舖鎮龍鳳山村人自行前往長沙並得到確診,與此人密切接觸的5名人員被隔離。但衛健局告訴他只有一例。可見官方的數字也都不一致。

整個科室只有一套防護服

在男童去世的黃岡蘄春縣,當地醫療物資嚴重短缺。知情人對《大紀元》透露,目前縣醫院的口罩僅有不到一千個,大多也是一次性的,最缺N95口罩和護目鏡等物資。

財新網28日的一篇報道引述蘄春縣縣醫院知情者的話透露,大年初一時,急症室搶救一位高度疑似的患者,整個科室只有一套防護服,醫護人員幾乎在完全暴露的環境下進行搶救,有人「搶救完後就躲在牆角哭」。

武漢周圍的縣市幾乎都是類似情況。

孝感市一名接近三甲醫院的知情人士對財新網表示,1月27日前,該醫院只有醫用外科口罩,沒有配備防護服和護目鏡,醫護人員只能戴著兩層外科口罩面對病人。

財新網據1月23日~1月27日黃岡市醫院需求公告不完全估算,黃岡市N95口罩缺口累計超過170萬枚,醫用外科口罩缺口累計超320萬枚,護目鏡缺口累計超9.5萬個,防護服缺口累計超27萬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