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西以杖劃破紅海,一個簡單的動作,之所以成就了人類史上最偉大的一次渡海,成為許多民族追求自由的精神象徵,是因為這是憑人力做不到也想不明白的,這是神蹟在世間大顯。

貴為埃及王子

摩西一出生就面臨了死亡。

以色列人由於家鄉鬧饑荒,就帶著家人移居埃及,但後來,埃及人以苛暴的手段奴役以色列人,到公元前13世紀,摩西降生於一以色列家庭中時,正趕上埃及法老下令殺死所有新出生的以色列男嬰。

摩西的父母為保其性命,就把他裝在一個抹上石漆和石油的蒲草箱裏,然後放到河邊的蘆荻中。

法老的女兒、埃及公主發現了嬰兒,認出他是以色列人的後代,心生惻隱,決定收養他,摩西的母親就作了摩西的奶媽。摩西長大後,被帶進皇宮,做了埃及公主的兒子,起名摩西,即從水里拉出來之意。

[英]勞倫斯‧阿爾瑪—塔德瑪爵士(Sir Lawrence Alma-Tadema),《發現摩西》(The Finding of Moses),布面油畫,1904年作,136.7×213.4cm,私人收藏。(公有領域)
[英]勞倫斯‧阿爾瑪—塔德瑪爵士(Sir Lawrence Alma-Tadema),《發現摩西》(The Finding of Moses),布面油畫,1904年作,136.7×213.4cm,私人收藏。(公有領域)

在王宮接受貴族教育,摩西盡得埃及的一切學問,說話行事都很有才能。直到40歲,他一直過著王子的生活,但孩童時從母親那裏接受的對神的信仰,摩西從沒有忘記。
一天,摩西見一埃及士兵毆打他的以色列弟兄,便衝上去,失手殺死了埃及士兵,之後摩西被迫逃亡。

《聖經》說,雖貴為埃及王子,摩西情願為義而受苦,他認為有比埃及的財物更寶貴的東西,所以摩西寧可與神的子民同受苦害,也不願享受罪中之樂。

曠野牧羊四十年

後來摩西在米甸曠野定居下來,過著平凡的生活,他娶了遊牧民族祭司的女兒,生兒育女,照養家庭,在曠野牧羊達四十年之久。

曠野牧羊完全改變了摩西。摩西曾經學識淵博、才能卓越,但曠野磨礪使摩西明白,沒有神的幫助,只憑血肉之軀及世聰辯才,難成大事,敬畏神才是智慧的開端。摩西學會了忍耐、溫柔、憐憫及謙卑的美德,他的血氣、他的驕傲、他的自我,一點點都被磨去。直到摩西已能夠放下自己的時候,才能擔當起神託付的使命。

其實,從摩西一出生,神就為他的一切做了細緻的安排。

摩西(公有領域)
摩西(公有領域)

缺甚麼補甚麼 神賜他神通

80歲的時候,耶和華呼召摩西出來,叫他率領受奴役的以色列人離開埃及,到富饒的迦南美地。

耶和華讓摩西去見法老,謙卑的摩西自覺不能勝任:法老當時是一個大帝國的君王,擁有龐大的軍隊,而他拙口笨舌,沒有權勢、沒有聲望、沒有能力,憑甚麼站在法老面前,要求帶幾百萬的以色列人離開埃及?

但神已經選中了摩西,神對他說:「我必與你同在。」

一根摩西牧羊用的普通木杖,經過神的加持,成了無所不能的法器。神賜摩西口才,指教他應該說的話。摩西缺甚麼,神就為他補充、健全甚麼。

於是順服的摩西離開了曠野,入宮去見法老,要求法老釋放色列人。內心頑梗的法老悖逆不信上帝,神就在埃及降下十災警告法老,經歷了第十場天災後,法老這才容許摩西帶以色列人離去。

摩西杖指 海水份開

摩西帶著200萬以色列人離開奴役之地,按照神為他們選定了的路線前行,日間有雲柱,夜間有火柱,引領照亮了他們的道路。

不久,法老帶領了600輛戰車,想追回這些離去的以色列奴隸。當以色列人走到了紅海邊時,眼看就要被埃及人追上了。面對汪洋的紅海,前去無路,後有追兵,以色列人絕望了。

絕望之後就是恐懼、抱怨,以色列人認為在埃及,雖忍受奴役、腐敗,還可以苟活,而今卻死無葬身之地,但摩西對百姓說:不要怕。

然後摩西按照神的吩咐,把他的神仗——那經過吃苦忍耐而得的法器,伸向紅海。耶和華興起了大東風,但見海水霎時分開,一條平地從以色列人的腳下一直延伸到對岸,在水豎起的牆垣之間,以色列人安全穿過了紅海。而此時,追趕在後面的埃及軍兵也跟著追入了紅海。

待以色列人全部到達對岸後,耶和華對摩西說:你向海伸杖,讓水復合。於是摩西再次向海伸杖,分開的水復合了,埃及法老的士兵、馬匹、車輛全部被回流的海水淹沒。

米高安哲羅製作的摩西塑像。(Jorg Bittner Unna/wikipedia)
米高安哲羅製作的摩西塑像。(Jorg Bittner Unna/wikipedia)

摩西過紅海被考古發現證實

摩西以神杖分海,在這個空間的表現就是自然界突然興起東風,使海水霎時退去現出乾地。

摩西過紅海目前被考古發現證實:比如,紅海附近的Ichtheophagi部族人有古老的報告,證實從前曾發生海水大回流;早在上世紀70年代,《聖經》考古學家約翰‧羅恩就在紅海西奈山東邊的阿卡巴灣水域,發現了一些被珊瑚包繞的古代戰車殘骸,後來他多次潛水並獲得更多證據,證實所發現之物是當年法老追擊以色列人的戰車的車輪,還有西奈石柱的翻譯文字等等,也證實摩西過紅海是歷史史實,此文對這些證據不做贅述。按照現代考古學家Nelson Glueck的說法,「至今所有考古學上的發現,沒有一項是與《聖經》文獻相牴觸的。」

過紅海後神蹟再顯

摩西帶領以色列人過了紅海後,雖獲得了自由,但進入迦南美地之前,他們經過了一段曠野之路,這一段不長的路,以色列人走了四十年。

過紅海後,摩西領以色列人往前行,曠野行走三天都找不到水。後來找到的是苦水,不能喝,摩西尋求神的幫助,耶和華將一棵樹指給摩西,摩西把樹丟在水裏,水就變甜了。後來也是奇蹟連連,沒有水,摩西舉杖擊打磬石,活水被引出來;夜晚,有鵪鶉飛來遮滿了宿營,為以色列人補充肉類;清晨,天上降下白色嗎哪,滋味如同攙蜜的薄餅……

後來也是奇蹟連連,沒有水,摩西舉杖擊打磬石,活水被引出來。圖為意大利畫家哈科波·巴薩諾(Jacopo Bassano)所繪,西班牙普拉多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後來也是奇蹟連連,沒有水,摩西舉杖擊打磬石,活水被引出來。圖為意大利畫家哈科波·巴薩諾(Jacopo Bassano)所繪,西班牙普拉多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一切都在神的安排之下。當百姓因水苦向摩西發怨言時,他們不知道,在下一站,神早就為他們預備了十二股水泉。曠野之路就是神對他的選民的試煉,能進入應許之地的人,一定也是一個全新的、為神所祝福之人,而先知摩西,在進入迦南地之前就離世了,離世時120歲,身體康健。摩西完成了在世間的使命,他所求不為流奶流蜜的人間美地,他的光耀原本也不在地上。

我們就處在神蹟大顯的時代

天雲光彩照耀,強風勁吹,大海讓開一條道路,上百萬民眾穿過驚濤號吼的海牆,紅海被一分為二的瞬間,被帶入了人類永恆的坐標。摩西以杖劃破紅海的這個簡單動作,之所以成就了人類史上最偉大的一次渡海,成為許多民族追求自由的精神象徵,是因為這是憑人力做不到也想不明白的,這是神蹟在世間大顯。

今天,我們同樣處在一個神蹟大顯的時代,千千萬萬的法輪功修煉者,走出了歷史上最黑暗最殘暴的中共的血腥鎮壓,他們每個人,在世界各地的每一處,都展現了數不勝數的神蹟。

如今世界的大紛爭、大動盪,已經匯成了一個浩浩湯湯的世界大勢,就是普世價值與撒旦魔鬼的衝撞,就是有神論與無神論之間的正邪交戰。世人已經認清,一個反神的體制,一定是危害全人類的邪惡淵藪。

一個無神論政權,缺乏高於政黨私利的神聖價值,怎能判斷它之上神的安排?以一時的利益、權勢、情感,怎麼能揣測歷史大勢?中共支持誰,或者誰認可了中共,註定了誰就會失敗。今天,在中共的逼迫下,香港能夠守住、台灣能夠守住,也是因為順應了天滅中共的天意。

那些還在小心翼翼地迎合、追隨中共,唯恐被其遺棄,寧可苟且而暫得安全的人,應有遠見卓識了,你倚靠一個道義上完全崩潰的邪黨,神都不護佑,怎麼會有個人的「平安」、「發大財」?

在神的加持下,無論多強大的鐵幕防火牆都會轟然倒塌。掩蓋的事,沒有不露出來的;隱藏的事,沒有不被人知道的。中共的每一件加倍掩蓋之事,都是它的敗事與醜事。只有順應天意,神才會為我們開出一條道路,有神的加持,一切皆有可能。#

參考資料:

《聖經》
Josh McDowell《鐵證待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