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大陸2019年第三季度增速放緩至6%,中共發改委主任兼統計局局長寧吉喆11日仍預告:去年GDP增長6%到6.5%的目標,是能夠實現的。言下之意,2019年中國經濟成長已成功「保6」。比起官方編製出來的 GDP 數據,不如從各種業界端倪,窺視中國經濟的真實情況,例如中國足球產業。

上海申鑫足球隊的幕後老闆徐國良,已資金斷鏈,上海申鑫足球俱樂部若再無企業願意接手的話,甚至要面臨解散。而上海申鑫不是孤例,目前大批足球俱樂部正面臨生存危機。2018年以來,中國足球俱樂部相繼傳出資金困難,欠薪事件層出不窮,貴州恆豐因延遲發放洋將薪津,鬧上國際。2019年以來,球隊資金更加惡化,降級、解散潮沒有停止,天津天海俱樂部的金主權健集團束昱輝被判刑,被迫出售球員止血。沒能迎接2020年的,已經有雲南飛虎、大連超越、延邊富德、海南FC、深圳人人等球隊。

今年第一天,萬達集團也在官網發佈聲明,稱將從大連一方足球俱樂部撤資,一度引發「地主家也沒有餘糧了」等討論。萬達為此再三澄清,撤資俱樂部並非因外界所言缺錢。

中國足球歷來需要燃燒人民幣,除了集團的出資外,還需要每年通過老闆個人腰包拿出數千萬來支持球隊。在福布斯發佈2019年度中國富豪榜上,昔日與首富頭銜密切綁定的王健林,卻跌出前十,下滑至14位。財富值的縮水同樣令人詫異。2018年,王健林財富值為1,566億元,2019年則為884億元。短短一年,同比減少43.57%。

足球隊的龐大開銷,完全依賴於俱樂部母公司的持續高額注資來支撐。母公司的經營情況,也會100%映射到球隊身上。中超球隊背後的企業,接近半數是上市房企,即便是實力最為強勁的恆大,2018年的財報顯示,虧損金額達到18億,比2017年虧損9.86億多出了將近一倍。

中甲球隊方面,廣東華南虎足球俱樂部疑陷困境要甩賣,其母公司為鐵漢生態,2018年公司淨利潤較上一年下降72%。長春亞泰的母公司亞泰集團,2018年虧損了19.7億。像這樣的公司,已經沒有能力每年往足球裏扔幾千萬現金。

球隊的母企業,不少是需要披露財報的A股上市企業。據《21經濟報導》,2018年,虧損的A股公司數量較2017年增加了1.99倍,出現翻倍式增長;超過2072家A股公司的負債率進一步抬升,佔比接近統計口徑內上市公司總數的六成(扣除金融類企業)。

A股上市公司涵蓋百行百業,企業利潤持續走低,說明國內投資、消費需求走弱影響、經濟逐季放緩。如果A股上市公司都普遍遭遇寒流,可想而知整個經濟環境的惡劣。對於那些擁有足球俱樂部的企業或老闆來說,如果主業都自身難保,首先要砍的預算會是足球隊的開支,這個情況再下去,可能比國奧隊無緣2020年東京奧運會更令人擔憂,因為那將令中國足球景氣轉差、產業萎縮。

官方GDP可以精準調控6%的經濟成長數據,但不能否認的一個現實,是中國足球產業正壟罩在經濟寒冬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