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武漢病毒肺炎疫情迅速蔓延,中共已公佈9宗死亡案例,並發生醫護人員集體感染的情況。這次疫情對其他醫護人員造成巨大精神壓力。一名武漢前線醫生哭訴, 他接到通知前就有心理準備了,「其實我也很害怕」。

一名武漢前線醫生20日在微博發文表示,「作為一名武漢一線醫生,今天接到通知,我們所有的休息全部取消了,24小時隨叫隨到」。他說,接到通知前就有心理準備了,知道這是「責任」。

他還說,自己打電話回家,告訴父母「過年回不去了」,後來小朋友回電說「你幫我們買的口罩,你也要戴好了,別被傳染了,要多吃飯身體好,等你回來我們再吃一次年飯」。

這名醫生說,他知道這席話是他的父母想對他說的,請小朋友轉達,體會到他們的焦急與擔心,他眼淚就忍不住了。

他還在貼文中標記中國男星朱一龍,稱「龍哥,可不可以給我一點鼓勵,其實我也很害怕,但我必須裝做成熟的樣子衝在一線,給患者活下去的希望」。

而朱一龍回覆說,「加油,辛苦了,一定要保護好自己,才能幫助更多人」。

武漢醫院急診科醫生全副武裝。(網絡圖片)
武漢醫院急診科醫生全副武裝。(網絡圖片)

中國武漢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疫情持續擴散,除武漢外,北京、廣東、上海出現確診病例,四川、雲南、廣西、山東、浙江也爆出疑似病例。

面對疫情,全國各地的醫護人員,特別是武漢,都處於最危險的第一線。

1月19日,認證為「武漢康復科護士」的曉敏,在新浪微博上發文說,當院方公佈各科室要抽調一名護士去支援呼吸科的消息時,大家都沉默了……領導說沒有人報名就抓鬮。

她說,「幾個小時後,我收到了我被報上名單的通知。當接到電話時,我默默流淚了,心裏一團亂麻。」

隨後,曉敏又發帖文說:「男朋友不斷地聲明不許我去,不行就辭職,覺得(結果)不公平。閨蜜也覺得我被欺負,不是只有我一個沒結婚,為甚麼就這樣決定我(去支援呼吸科)。」

不過,她也表示,「既然醫院安排了,那總是要有人要去的。」

曉敏坦誠自己很害怕:「我也就28歲,如果我真的被感染,最後死了,我爸媽、男朋友怎麼辦?」「我們還計劃著五一結婚,一起住進幸福的小家。」

曉敏的貼文引發數萬大陸網民轉發和留言,很多人為她感到擔憂,希望她平安,並認為她是被報名去的。

也有許多網民認為,應該是中共黨員、領導主動去支援呼吸科。

1月20日,曉敏又發帖說,從今天開始支援本院呼吸科,直到疫情結束。醫院為她們提供了住宿和防護措施。每個人在那種未知的恐懼面前,都會有些忐忑,但對調動沒不滿,每個醫務人員都是義不容辭的。

武漢醫院急診科醫生全副武裝。(影片截圖)
武漢醫院急診科醫生全副武裝。(影片截圖)

《大紀元》評論員夏小強說,讓基層工作人員充當被犧牲的「炮灰」,是中共的常態,「讓領導先走」,是中共官員的特權。

1994年12月8日,新疆克拉瑪依大火,造成325人死亡、132人受傷的慘劇。死者中288人是10歲左右的學生,另外37人是老師、家長和工作人員。而事故現場離火源最近的官員們卻全部奇蹟般生還。

事發後,爆出有人在現場提出「讓領導先走」,才釀成了這場近300名學童慘死的悲劇。

另外,由於中共隱瞞疫情,2003年4月薩斯在中國全面爆發後,一度攻進中南海,撂倒了兩個政治局常委:羅干和吳官正,江澤民在羅干、吳官正倒下後立即帶領全家老小躲到上海。領導又一次先走了。

夏小強說,中共不是聲稱共產黨是先進代表、一切為了民眾利益嗎?如今,在武漢肺炎全面爆發的危機時刻,那麼,在抗擊武漢肺炎戰場的第一線,就應該讓領導先上,讓黨員先上。

如果真能做到,結果成了「讓領導先走」,這一定也是廣大民眾最為樂見的。#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