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近18個月,中美終於達成第一階段協議。對照兩年前美國在第一次談判時提出的要價清單,兩者至少有五大差異。

2018年3月,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完成中共不公貿易調查(301調查)報告,特朗普總統決定對北京祭出高關稅重罰。

2018年5月3日,由美國財長史蒂芬‧姆欽(Steven Mnuchin)率領的貿易談判團抵達北京,正式展開中美第一輪談判。媒體報道,美國提出一份要價清單,提出八項要求,包括中方在2020年前減少2,000億美元貿易順差。

中美經過近18個月的談判,終於在去年12月13日達成第一階段協議,今年1月15日,特朗普總統及中共副總理劉鶴在白宮簽署《中美經貿協議》(以下簡稱中美協議),為長達近兩年的中美貿易戰暫時劃下句點。 

對照中美協議及美方在2018年首次與中方交手時提出的要價,總結出以下五大差異。

擴大貿易

美方雖然成功說服中方在兩年內加購2,000億美元美國商品及服務。不過,華盛頓答應「採取適當舉措,以便有足夠的美國商品和服務供中國採購和進口」,並且容許「中方認為其落實本章節義務的能力受到美國的影響時,有權提出與美國進行磋商」。

值得注意的是,此處僅提及中方「有權提出與美國進行磋商」,並未提及中方是否可援引協議第七章的爭端解決程序。因此,北京能否因此控告美國,目前仍待觀察未來協議執行情況。

「中國製造2025」計劃不見蹤影

在兩年前的美方要價中,「中國製造2025」計劃出現多次,但中美協議中對該計劃隻字未提,同時也沒有納入北京應「立即停止」對各行業的補貼和其它形式的政府支持,以及去除特定的非關稅壁壘。

網絡盜竊

美國對中共的網絡盜竊甚為關注,也將其列入要價清單,但中美協議未處理這個問題,不過,中方承諾會將「電子入侵」列入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

調降關稅

美方要求中方將所有非關鍵領域的產品關稅降至不高於美國的水平,中美協議未納入此節。

不過,北京去年12月23日宣佈從今年開始,調降豬肉等859種商品進口關稅。這一降稅是否起因於中美談判或者北京的自願性降稅,目前尚難判斷。

執行機制

在去年5月談崩前,美方一直堅持協議要有「執行機制」,第七章標題雖然捨用「執行」,改採「雙邊評估及爭端解決」,並增加了爭端解決的規定,但是該章的「評估機制」,與萊特希澤去年2月在美國國會作證時透露的,中美各層級官員定期開會討論協議落實問題的執行機制大致相符。

中美協議與2018年5月美方要價對照表

2018年5月美方要價重點 中美協議(中方承諾) 美方承諾

1. 降低貿易逆差

 

中方在(協議生效後)兩年內減少2,000億美元逆差,每年各減1,000億美元。其中,第一年中國購買美國商品應至少占新增1000億美元進口的75%,第二年則為50%。

 

 

第六章擴大貿易

 

雙方同意生效後,以2017年為基礎,未來兩年內,中方加購美國商品及服務2,000億美元。

第一年767億美元,第二年1,233億美元。

第一年工業產品加上能源產品的金額為514億美元,占比67%。第二年這個比例為64%。

 

美國能夠生產及供應品質高、價格競爭力強的商品和服務。

 

美國應確保採取適當舉措,以便有足夠的美國商品和服務供中國採購和進口。

如中方認為其落實本章節義務的能力受到美國的影響時,有權提出與美國進行磋商。

2. 保護美國科技和知識產權

 

(1)立即停止對「中國製造2025」計劃涉及行業的補貼和其它形式的政府支持。

(2)取消技術轉讓的相關政策和做法。

(3)立即採取可驗證的措施停止一切由政府主導、資助或默許的,針對美國商業互聯網的網絡入侵,以及一切通過網絡手段盜取美國公司知識產權、貿易機密和商業機密的行為。

(4)加強知識產權的保護和執法力度。

(5)對於美國新提出的限制進口和限制中國投資的措施,中方不能採取任何報復措施。

(6)中方同意立即停止對美國技術和知識產權的網絡竊取,經濟間諜,仿製和盜取,以及同意遵守美國的出口管制法規。

1. 協議未出現「中國製造2025」計劃,包括中方對各行業的補貼及其它形式的政府支持。

 

2. 協議的知識產權章節,處理商業祕密、專利以及與藥物相關的知識產權、地理標誌、商標,以及盜版和仿冒品等。

其它知識產權問題,將留到第二階段討論,包括藥品的數據保護、未經授權的電影攝錄和版權、保護體育賽事的廣播等。

3. 中方承諾停止強制技術轉讓。

4. 未納入左欄第(5)項。

5. 未處理北京政府主導、資助或默許的網絡入侵,以及立即停止網絡盜取等問題。但是中方承諾會將「電子入侵」列入侵犯商業祕密的行為。

1. 第一章知識產權的多數段落,均載明美方的措施已符合協議規定。

 

2. 第二章技術轉讓納入「雙方同意考慮在合適的情況下開展科學與技術合作」的規定。

3. 對敏感技術的投資限制

 

考慮到中方現有的投資管制,和包括「中國製造2025」在內的、由國家主導,針對美國敏感技術領域的投資,中方確認將不會反對、挑戰或報復美國限制中國投資有關美國國家安全的敏感技術領域的做法。

無。 無。

4. 美國在中國的投資

 

中方認識到不能通過投資限制來扭曲正常貿易關係,中方任何有關投資的限制或條件都必須限定範圍並且透明。在中國的美國投資者必須能公平有效、不被歧視地獲得市場准入,包括去除針對外資的各種投資申請限制,外資企業所有權/股權比例要求。

協議未列投資專章,第四章金融服務所列包括保險及證券等行業,中方承諾取消股權限制及合資規定,同時加速受理美國電子支付服務業者在華運營的申請,以及擴大美國金融服務業在中國的運營項目。 美國承認尚未批准中國的銀行、保險等機構的申請,並確認將及時考慮此類申請。

5. 關稅和非關稅壁壘

 

中國大多數貿易品的關稅和非關稅壁壘均顯著高於美國,中方承諾按照以下原則回應美方對關稅和非關稅壁壘的關切:

(1)2020年7月1日前,將所有非關鍵領域的產品關稅降至不高於美國的水平。

(2)去除特定的非關稅壁壘。同時,中國認識到美國可能對關鍵領域產品實施進口限制和關稅壁壘,包括「中國製造2025」中的內容。

無。 無。

6. 美國服務和服務提供商

 

為公平對待美國的服務和服務提供商,中國承諾以特定方式擴大其市場開放。

 

除金融服務業外,未列服務專章。

 

中方已陸續修改外資投資負面清單,擴大服務業市場。

無。

7. 美國農產品

 

為公平對待美國農產品,中方承諾以特定方式擴大其市場開放

 

第三章食品和農產品,中方承諾公平對待美國農產品以及擴大美國農產品進口。 無。

8. 執行

 

中美將每季度舉行會議討論協議執行情況。

如果美國認為中方未履行本框架的承諾,包括赤字目標,美國可自行決定徵收額外關稅或其它限制措施。中方不得報復或向WTO提出控告。

第七章的標題為「雙邊評估和爭端解決」,除納入中美各層級官員定期開會討論本協議之執行外,另規定解決爭端的程序。 美方一直堅持協議要有執行機制,第七章標題捨用「執行」,並增加由中美自行解決的爭端解決機制,或為美方的讓步。

大紀元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