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媒體傳出如下信息:

一、中南海一個大秘稱,現在習近平舉步維艱,進退兩難,根本原因在於其沒有一個強大睿智的執政班底,只有一群專事逢迎的庸才,聚集在其身邊,而那些具備實際執政能力的團派大員,個個心灰意懶,出工不出力。這也是近來中共內政、外交昏招迭出的原因。

二、因缺乏一個強有力接班人與接班團隊,即使習近平萌生退意,一旦言退,將導致局面無法收拾,習身家性命恐怕都難保全。是以習只能「再硬撐一屆」,但顯然頗力不從心。

三、習近平身邊的侍從人員也透露,習近平早已沒了幾年前的豪情壯志。

誰放風確定接班人

不知大家是否記得,就在去年12月15日,習近平訪問澳門前,也有媒體傳聞,中共高層連同習近平本人,已對下一屆接班人進行了內定,以應對可能的突然情況。陳敏爾和胡春華,是黨內各派系認同的最佳候選人。報道指,由於當前內外交困的不斷加深,習近平思想及其執政路線,在中共內部更加引起反彈和質疑,習在黨內的威望也不斷下降,這使得習近平萌生退下之意,並接受了各方建議。

筆者當時分析認為,在中共黨內公開討論最高層的「意外」是大忌,而只有習的反對派才希望其出意外,因此來自北京的放風,應別有用意。而且,以習近平的性格,深知自己藉由反腐已在黨內積聚了大量仇家,尤其在江派的虎視眈眈下,一旦自己喪失權力,自身、家人、財產、親信等,估計都很難保住的情況下,會萌生退意嗎?況且如果習真的認同陳敏爾做繼任者,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就應增補陳敏爾做常委,但卻沒有。

筆者當時認為,放風者只能是習的對立面,其目的除了警告掣肘習,還意圖在中共政壇和國內製造和加劇混亂,讓許多體制內外的人辨不清方向,從而讓某些人渾水摸魚。

身邊的佞臣和庸才

最近的媒體放風,否定了之前的消息,即習為了身家性命,只能「再硬撐一屆」,只不過這次變成了習「力不從心」,稱其沒有一個強大睿智的執政班底,身邊都是庸才,有能力的團派大員消極怠工等。這次的放風應該是大實話,目的同樣是加劇混亂,向外界傳遞中共黨內博弈未休,中共高層陷入困境的訊號。

近兩年來,中共黨媒吹捧習,將其與毛比肩,引起國內外反感。結果,北京應對中美貿易戰進退失據,不得不「認慫」;香港問題上再誤判和盲目的強硬,以及中共對正在形成的西方反共聯盟的憂懼等,大家看到習越來越不自信,越來越不知該往哪裏走,越來越力不從心、舉步維艱。這不僅是中共黨魁習近平自身的問題,其周圍的佞臣、庸才,也脫不了干係。

佞臣者,奸邪諂媚之輩,即將奸詐的內心與表面的諂媚結合在一起之人。譬如政治局七常委中主管黨務、文宣的王滬寧,不僅為習打造「習思想」,而且將其提升到了「一尊」、「人民領袖」的高度,甚至為其提供假消息,有著江派背景的王滬寧,正是用如此「高級黑」的手段,令習在黨內外招致極大的反感。

佞臣之外的庸才,能夠上位,當然也是得到了最高層的賞識,但在治國理政方面卻能力平平,只會唯唯諾諾,無法為主上分憂。還有一些能力的高官們,或被排擠,或因為黨內集權於一尊、中共政策倒退等原因,也是出工不出力。現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屬於團派的汪洋,也許屬於此列。

程曉農博士去年曾對美國之音表示,官員們面對中共亂局,大致有3種心態:一是看笑話,看當局怎麼辦;二是不作為,少幹少錯,坐著不動,誰也抓不住自己的毛病;三是盲幹,上面喊東,他們就到東面鬧一番,上面喊西,再轉到西面鬧一番,至於是否對經濟有益,那就不管了。反正上面說了,照做就行了。

勿忘前車之鑑

更為要命的是,此時,越來越多的官員都毫不懷疑,中共必將垮台,因為末世心態,他們不僅消極怠政,還將家人、資產轉移到國外,準備隨時跑路。

為何習近平會面臨如此官場?明朝的最後一位崇禎皇帝,或許可以給予啟示。崇禎即位後,同樣內外交困,他也想勵精圖治、重振大明王朝,但其本身眼光有限,英而不明,用人不當。如其所任用的首輔周延儒,專以賣官鬻爵、排擠正人君子為事,不思報效朝廷,並引溫體仁進入內閣,狼狽為奸,致使賢人遠離,國家政治一日壞過一日。但崇禎卻不自知,還認定周延儒是個賢人,對他是言聽計從,還尊稱他為「周先生」。

此外,崇禎性情急躁,剛愎自用,其在位17年中,共殺了近20個督撫大吏,致使臣心渙散,不少明朝將官大臣在崇禎帝募捐時,都捂緊了錢包,而且在李自成和清軍先後攻入北京後,選擇了投降。被大臣們拋棄的崇禎,最終自殺,明朝滅亡也就絲毫不奇怪了。

前車之鑑,後世之師。在佞臣、庸才、怠政等高官的環繞下,習近平在諸多問題上進退失據,早已沒了幾年前的豪情壯志,其曾踏足世界多國,貌似無限風光,還曾展示為世界把脈的雄心,但近一年來,已經不見。說此時的習近平是「孤家寡人」並不為過,其可信任而有能力的官員少之又少。

無疑,面對這樣的官場,這樣的困境,習近平如果不能明辨,不能有所突破,不能斷捨離,其結局恐如同崇禎。眾多有識之士都已經點明,順應歷史大勢,拋棄中共,是習近平唯一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