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知章在86歲時得了一場大病,後來死裏逃生,又活過來了,並且上表奏明皇上,請求恩准他回鄉當道士。唐明皇准許了他的請求,又下詔在京城東門設立帳幕,讓百官為之餞行。這還不算,唐明皇又親自寫詩為他送行。

相傳賀知章後來入道修煉,雖然史載未有他回鄉後的情況,不過在《太平廣記》裏記載了一則他辭官前的偶遇,或許可以一窺他修煉的因由。

賀知章住在西京宣平坊,他家對門有一個小板門,他經常看見一老人騎驢出入其間。如此過了五六年,再看那老人的面色和衣服卻依然如故,毫無變化。也不見他有家屬。詢問巷中的鄰里,都說他是西市賣穿錢繩索的王老,別無其它的職業。

再深入觀察,發現他是非凡之人,賀知章因此經常在閒暇的日子裏去拜訪老人。

每回,老人都很恭敬謹慎地迎接他。老人身邊僅有一個使喚童子。賀知章請教他的職業,老人很隨意地回答了他。

由於他們之間往來增多,賀知章漸漸地更加禮敬老人,兩人言談也逐漸深入起來,老人說了他擅長修道煉丹之術。

賀知章平素尊信修道,所以願拜老人為師。後來賀知章和夫人持一顆珍藏多年的明珠,特地敬獻給老人,請求老人為他講授道法。

老人接過明珠之後就把它交給了童子,令他上市場去買餅。童子用明珠換了三十多個胡餅,並用餅來款待賀知章。

賀知章心想,寶珠是自己特意送給老人的,老人卻如此輕用,心裏感到非常不愉快。老人有所感知,說:「道法只可以心得,怎麼能去力爭呢?吝惜財物之心不去,是不可能得道的。應當到深山窮谷之中,勤奮地、專心致志地去修行,生活在市朝中是難以得到的。」

賀知章聽了,頗有所悟,他拜謝了老人就離去了。

過了幾天,已不見老人的蹤跡。賀知章於是請求辭去官職,入道還鄉。

賀知章回鄉後的情況史載不詳,甚至他甚麼時候去世,外界也不知道。其實,他去沒去世也沒有人知曉。

賀知章流傳下來的詩不多,收錄於《全唐詩》中的只有二十首。但他寫的〈詠柳〉與〈回鄉偶書二首〉,都為後世所傳頌。◇

資料來源:《唐詩紀事》卷第十七、《太平廣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