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體重僅43斤的貴州貧困大學生吳花燕去世了。中共民政部旗下的募捐平台被曝光,在吳花燕不知情的情況下,同時使用兩個平台以其名義募款超過100萬元,但吳花燕在去世前僅獲得兩萬元。有大陸公益人指,這個募捐平台意圖拖死患者達到囤積捐款的目的,此前多個案例他們都是同樣的操作手法。

自從2019年10月12日住院,吳花燕的遭遇就引起社會極大的關注。初期,吳花燕並沒有想過網上求助,在親友和病友的鼓勵下才在網絡發佈了求助信息,希望籌集20萬元治療心臟瓣膜疾患。

吳花燕的求助引發關注,有不少慈善機構露面,聯繫她的親屬。這其中就有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下稱「9958」)的工作人員,主動聯繫到吳花燕的弟弟,稱想幫他們籌款。

隨後,該慈善機構在某公益平台上發起80萬元籌款計劃。從10月25日開始籌款,短短5天時間,便籌得600,443元。但吳花燕本人及家人親友,卻是在該籌款項目發佈之後,才知道在該平台上有這個籌款項目。

令人意外的是,除了在這個平台籌款,「9958」還先後在另外一個公益平台發起兩期總計40萬元的籌款計劃。吳花燕的姐姐吳玉榮告訴「封面新聞」記者,「這40萬的籌款,吳花燕本人並不知曉。」

上述消息曝光後,「9958」的工作人員告訴《北京青年報》,該平台確實為吳花燕募集了100萬元的捐款,並收取了募捐總額的6%作為成本費用,為患者治療事宜轉出2萬元。吳花燕去世後,目前剩餘的錢款仍在平台帳戶上,「9958」將派人和吳花燕的家屬商議解決此事。

不過,「封面新聞」1月14日的報道質疑,為何「9958」會在家屬不知情的情況下,用兩個籌款平台籌款?同時,未經吳花燕本人及其家人同意的情況下,開通吳花燕一期二期籌款,多籌集了40萬元?

兒慈會「9958」被指斂財

大陸公益人鄭鶴紅認為,「9958」不告知患者真實的情況去籌款,而且是超額募捐,並且不及時給予撥款,意圖拖死患者達到囤積捐款的目的。

鄭鶴紅告訴鳳凰網說,囤積的捐款慈善機構是允許進行理財收益的,這個收益可以不用於慈善資助,可以用於內部獎金的分配,(吳花燕事件)一定是機構行為,因為在一個慈善機構裏個人是無法做這樣的事情的。

「兒慈會最看重的項目就是『9958』,採取的手段是多年來一貫套路,選擇這種病情臨近不治的患兒,家裏條件差、沒有能力查詢慈善機構的捐款和跟進捐款的家庭進行斂財,包括心臟病小佳慧、白血病林泓騰,對他們(兒慈會)是同樣的操作手法。」她說。

鄭鶴紅還提到,其志願者團隊是在2018年6月份開始舉報9958主管王昱的,當時他們花了兩個月的時間來調查9958上面的信息,從上萬個個案裏面挑出來一、二十個違法違規比較嚴重的案例,並且(將舉報材料)遞交到民政部,但是民政部沒有任何的調查和處理。

關於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的背景,很多網民也表示質疑。

大紀元記者查詢發現,該中心並非民間機構,它只是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下稱「兒慈會」)旗下的多個募捐項目之一。

兒慈會成立於2009年,其表面具有民間色彩,主管單位卻是中共民政部,包括其高層人事任免權、財務審計及重大募捐活動均由民政部批准。該基金會的主要職責是募集社會資金,此前已發起多個專項基金的籌資活動。

兒慈會被舉報洗錢48億

據《新京報》報道,2012年12月10日,網民周筱贇微博舉報兒慈會涉嫌洗錢,稱其2011年帳目上,一項金額達48.4億元,遠遠高於當年收到的8,000多萬元捐款。

對此,兒慈會官網稱是工作失誤致小數點錯位。但會計事務所工作人員認為,按照慣例這樣的情況一般不會出現。

該人士表示,會計所在審計基金會財務報表時,須有基金會銀行入帳和出帳記錄,而不是說憑工作人員的口頭說明。4.75億元和47.5億元差距很大,這與審計工作必須全部有跡可循是矛盾的。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由於郭美美炫富事件等醜聞曝光後,中共掌控的眾多慈善機構接收捐款的數額劇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