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段時間,香港真相已經在大陸流傳,有朋友說「喝酒的時候,朋友告訴我香港其實是江澤民一夥挑撥的動亂,黨媒讓美帝背鍋」;有朋友說「香港問題就像大清滅亡前的鐵路股權被清政府強收事件,在中共身體上開了一條大口子,血淋淋的傷口血流不止,對中共的傷害無法估量,可能是亡黨的前兆」;有朋友問我「香港同胞好吃好住的不願意呀,為甚麼要鬧?」,我回答「你已經習慣了被迫害,在網上發表點反對言論就被抓、被拘留、被判刑、被送中,習慣自由社會的同胞絕對不會答應」。

最近黨媒有一篇文章特別特別毒,文章就「18國40議員、宗教領袖致林鄭公開信關注警暴」點評稱,「因為香港警察的專業、克制,沒有任何示威者因為警方的行動而死亡,反而多名警務人員在行動中嚴重受傷。這些都是血淋淋的事實,如果外國『領袖』統統都看不到,那確實不是『眼瞎』,而是『心黑』了」,要求「香港事務就是中國事務,有事請找中國中央政府。謝謝。」

通篇各種抹黑「香港暴徒」,讓人感覺香港暴徒十惡不赦,幾乎可以就地正法。把香港警察吹的像朵花兒一樣,吹的像中共一樣英明神武,一樣的「偉光正」,一樣的「永遠正確」,這些都是黨媒的一貫邏輯,這篇文章可以說是黨媒八股文的經典範文之一。 表面上看冠冕堂皇、義正辭嚴,實際上漏洞百出、顛倒黑白、栽贓陷害。

其主要招式如下:

1.「只能相信黨媒發佈的, 其它媒體都在撒謊」

開篇自稱正義,自稱真理,自稱真相。實際上甚麼叫黨媒,就是黨用人民的錢養的媒體,唯一的立場就是擁護中共,所以是絕對不可能公正報道事實真相的。最大的作用就是輿論導向,引導人民相信中共「偉光正」、引導人民相信中共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確的,就算黨迫害人民,也都是為人民服務。真相是甚麼,黨媒從來不在乎,根本不關心。邏輯特別簡單,黨需要打倒誰就打倒誰、黨需要樹立誰就樹立誰。黨媒最喜歡自編自導自演、最喜歡自欺欺人。

天天宣傳其它媒體都是欺騙人民的、都是為了顛覆人民政權的、都是陰謀反對中國的、都是要害死人民群眾的、都是無政府主義的、都是喜歡挑撥動亂的、都是沒有禮義廉恥的、都是逆時代潮流而行的、都是註定要失敗的。

2.捏造罪名,把「反動派」釘死在恥辱柱上

所有反黨的都是反動派,反對黨的領導就是反對中國,就是人民的敵人。在民主國家,任何黨派都不能代表國家,群眾反對任何黨派只能證明政見不同,和叛國、反國、反人民沒有任何聯繫。中共一貫綁架民意,任何反共的聲音到了國內都是反對中國,都是以中國人民為敵。

中共鎮壓反對派無所不用其極,沒有罪名就捏造罪名,甚至派奸細製造罪名,製造犯罪事實,歷史上有很多前科。

特別是這一次針對香港同胞,宣傳「自去年6月9日起,過千場示威、遊行、集會,許多演變成為暴亂」。

給香港民眾強加的另一個罪名,是宣傳香港暴徒多次打罵威脅記者,比如「2019年8月13日,《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在採訪香港機場非法集會中,被暴徒毆打、非法拘禁、捆綁、凌辱」。眾所周知,付國豪有兩張不同號碼的身份證,在國內,只有特務才有可能持有(普通群眾不可能),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3.歌功頌德,樹碑立傳

從本質來看,共產主義是反人類、反自然的。所以中共從一開始就在不停的鬥爭,「鬥天、鬥地、鬥人」,不管幹甚麼都喜歡說打贏攻堅戰,喜歡說「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

經常用的招式,就是利用一派鬥倒另外一派,現在就在利用港警,所以把香港警察吹到光芒萬丈,一方面號稱「就武力使用而言,警方有清晰指引,符合國際人權標準」;另一方面面對國際質疑,不敢讓人調查,絕對心中有鬼。一言不和,就說是干涉中國內政,潛台詞是只要歸為內政,中共就可以隨意踐踏人權、隨意踐踏信仰自由,為所欲為。

還有一篇黨媒文章,宣傳香港同胞萬分之十二的自殺率很正常,絕對不是「被自殺」,是因為香港同胞生活困難,所以特別喜歡自殺。這是把全世界都當傻瓜,只有習慣草菅人命的中共才會覺得無所謂,很正常。

最近,中共指使港府討論給香港警察加薪,不知道將來會不會冊封人民英雄,會不會冊封共和國衛士。但是筆者擔心的是,現在這些港警都是活人,萬一將來香港暴徒被平反了,黑警們將要如何自處?中共會如何處理香港黑警?

黨媒撒謊是有傳統的,如果報道真相了,肯定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筆者有好幾年沒有去香港了,但是絕對相信香港同胞是被迫害的,絕對相信「沒有暴徒,只有暴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