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國防部長安格雷特·克蘭普-卡倫鮑爾(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周二(1月7日)表示,伊朗應避免在中東地區讓緊張局勢升級。上周五(1月3日),美國在伊拉克擊斃伊朗一名最高軍事指揮官。

克蘭普-卡倫鮑爾在巴伐利亞對與會的德國保守派人士說:「讓我說明白點,伊朗是該地區緊張局勢升級的原因,因此,伊朗也有責任緩和局勢。」

她補充說,德國希望國際軍事聯盟能繼續與伊斯蘭國(IS)武裝份子作戰。

「我們的工作能否繼續主要取決於伊拉克政府的決定。有關此事的討論目前仍在進行中。」她說。

英國:與美國、歐盟合作 降級伊朗緊張局勢

英國外交大臣7日也呼籲,通過外交途徑降級中東地區的美伊衝突。

英國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表示,與伊朗的戰爭只會使整個中東的伊斯蘭激進分子受益。

「我們希望做的是降級與伊朗的緊張關係,並確保與伊拉克的聯繫,讓我們不會失去對伊斯蘭國已取得的辛苦努力。」他說。

拉布還表示,「我們正在與美國、歐盟同伴合作,這就是我今天前往布魯塞爾的原因,需要確保我們對降級(伊朗局勢)發出非常明確和一致的信息,並找到一條解決問題的外交途徑。」

北約秘書長延斯·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周一(1月6日)在聽取美方簡報擊斃伊朗軍事指揮官蘇萊曼尼(Qassem Soleimani)之後表示,北約所有成員都支持美國。

美國密切監視各種潛在的攻擊

美國已經對該地區增派士兵,並監視伊朗針對美國在伊拉克、科威特、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和約旦的美軍駐地的潛在攻擊。

美國海事管理局周一(1月6日)向在中東地區營運的商船發出警告,「伊朗仍有可能對美國在該地區的航運界採取行動。」

1月3日,美國無人機在伊拉克擊中伊朗高級軍事指揮官蘇萊曼尼。美國指,蘇萊曼尼數十年來一灌輸出恐怖主義並煽動教派暴力,已造成數千人死亡;近幾個月來,蘇萊曼尼更策劃了親伊朗的伊拉克民兵針對美軍基地的行動——包括12月27日的襲擊,導致一名美國承包商遇難,以及批准發動12月底對美國駐巴格達大使館的襲擊。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R. Pompeo)在1月4日曾透露,美軍擊斃蘇萊曼尼是以情報為根據,經過深思熟慮以及政府整體配合的結果。「我們並非追求與伊朗發生戰爭,但當伊朗升級情勢、並繼續讓美國人的生命遭受風險(威脅),我們不會袖手旁觀……我們依然致力於伊拉克及其公民未來免於受到伊朗政權毀滅性影響而努力。」

蓬佩奧1月5日補充說,因為沒有了卡西姆·蘇萊曼尼,世界變得更安全。「特朗普總統做出了正確決定,阻止了蘇萊曼尼繼續其一貫參與的針對美國的恐怖活動,並使他未來的計劃無法實現。」

伊朗少將蘇萊曼尼的血腥史

自1998年以來,蘇萊曼尼領導伊朗的伊斯蘭革命衛隊—聖城軍(Islamic Revolutionary Guard Corps–Quds Force)策劃及發動了許多恐怖主義襲擊,並在6個國家為代理伊朗政權的武裝份子提供武器,其中包括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巴林、也門和阿富汗。

蘇萊曼尼親自指揮並提供武器給伊朗支持的在伊拉克的恐怖主義份子,長達10多年。他最近還策劃襲擊了美國駐伊拉克的聯盟部隊,其中包括12月31日對大使館的襲擊,那裏的牆上寫著「蘇萊曼尼是我們的首領」。

在蘇萊曼尼的支持和暗中協助下,伊斯蘭革命衛隊—聖城軍在2003年到2011年之間攻擊並殺害了600多名美國人。

美國於2011年將蘇萊曼尼認定為全球恐怖主義份子。2019年4月,美國政府將伊斯蘭革命衛隊—聖城軍認定為一個外國恐怖主義組織,這是第一次美國將另一個政府的某機構列為這類組織。

10多年來,蘇萊曼尼訓練並武裝伊拉克境內的恐怖份子,他們破壞伊拉克政府的主權並剝奪其公民的穩定生活環境。自去年10月以來,數以千計的伊拉克人走上街頭,譴責伊朗對他們的國家施加的影響。

美國國防部(U.S. Department of Defense)也表示,蘇萊曼尼「近幾個月來策劃了襲擊在伊拉克的聯盟基地的行動——其中包括12月27日的襲擊——導致更多的美國和伊拉克人員的傷亡」。

這份聲明還說:「蘇萊曼尼少將還批准了於本周發動的對美國駐巴格達大使館的襲擊。」

蘇萊曼尼在被精準擊斃前,曾前往伊拉克、敘利亞和黎巴嫩指揮其戰爭代理人的襲擊活動,並屢次造成平民傷亡,顯然他違反聯合國安理會(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禁止其出國旅行的決議。

美國總統特朗普發推文說:「蘇萊曼尼長期以來已導致數以千計的美國人被害或重傷,而且他還在策劃大批殺戮更多的人。」

特朗普總統表示,雖然伊朗不敢承認這些事實,但事實上,伊朗國內也把蘇萊曼尼視為一個「既讓人憎恨、又讓人懼怕」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