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今天是美東時間的1月7日星期二。我們今天來繼續關注美國跟伊朗的問題。

最新消息,當地時間周三凌晨,伊朗向伊拉克美軍基地發射多枚導彈,美國總統特朗普美東時間晚間發推說,目前美方正在評估人員傷亡和損失。

節目一開始,先為大家快速介紹一下雙方對峙的最新動態。然後我們會談到,伊拉克要求包括美軍在內的外國軍隊撤離,其背後的重重因素,還有接下來的發展趨勢。

節目最後,我們還會分析,中共方面為何在近日提出,準備好軍事援助伊拉克。

伊朗高度戰備 美國做好開戰準備

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1月7日還在五角大樓召開新聞會,透露了兩個重要信息:

第一點信息,蘇萊曼尼死前策劃的針對中東地區美國目標的襲擊,如果他不死,可能幾天內就發生了。而且根據美軍的「精確情報」,蘇萊曼尼死前正遊走於戰場,指揮和計劃軍事行動,擊殺蘇萊曼尼是一場合法的襲擊,他罪有應得。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當天稍晚,也呼應國防部長的話說,蘇萊曼尼死前正策劃對美國的一場大規模襲擊,他的死,救了很多人。

那美國國防部長在新聞會上透露的「第二點」重要信息是:美國不想跟伊朗開戰,但也已經準備好打仗。

另一名美軍官員向媒體透露,伊朗軍隊目前的動員非常令人憂心,他們的戰略導彈雖然沒有安裝到發射的位置,但是他們的軍隊已經可以在下令後於短時間內出擊。這名美軍官員說,這種大範圍的高度戰備狀態,表明伊朗正在考慮發動軍事襲擊,很可能針對的就是美軍。

同一天,伊朗繼續為蘇萊曼尼舉行葬禮,非常隆重,他們也以此繼續鼓譟仇美的氣氛。但是蘇萊曼尼的「巡迴式」葬禮,在1月7日於伊朗城市爾曼(Kerman)下葬時,發生嚴重事故。前去參加葬禮的人群發生踩踏,至少有56人死亡,二百多人受傷。這在傳統中國人看來,對伊朗可能是個不祥的預兆。

而美國總統此前已經說,美軍已經瞄準伊朗的52個重要目標,一旦伊朗襲擊,就可能面臨美國的猛烈還擊。這其中有一個細節,就是特朗普提到襲擊的目標還包括伊朗的「文化古蹟」,這一點引起一些爭議。

但是我就在猜想,既然打擊「文化古蹟」會有問題,甚至是法律問題,特朗普為甚麼要這麼提呢,還特意強調,會不會伊朗政府的一些「違禁設施」,為掩人耳目,就建在某個「文化古蹟」的下面呢?

要求美國等外國軍隊撤出 伊拉克內親伊朗派推動

在美國伊朗對峙之際,夾在中間的「小兄弟」伊拉克,最近也作出了一項爭議性舉動。

伊拉克國會剛剛在1月5日通過了一項決議,要求外國軍隊撤出伊拉克。外國軍隊是誰啊?歐洲小國的駐軍數目很小,只有美軍數目可觀,一共有大約5000人駐紮在伊拉克。這項決議,顯而易見是針對美國。

但是決議案對政府是沒有約束力的,政府可以選擇支持與不支持,但是伊拉克總理馬赫迪選擇了前者。他對國會表示說,正在準備一份「備忘錄」,為執行決議做法律和程序上的準備,如果美軍不走,伊拉克總理說,他們可能要被視為「佔領軍力」。目前,伊拉克當局仍在衡量之中,沒有最後定論。

伊拉克總理這麼做的理由之一是,伊朗二號人物蘇萊曼尼被美軍無人機擊殺的時候,車隊裏還有另外8人死亡,裏面就包括伊拉克境內親伊朗的、勢力強大的民兵組織領袖穆罕迪斯(Abu Mahdi al-Muhandis)。

而根據美聯社的報道,這次國會投票正是由伊拉克國會內的親伊朗派系推動的。投票當天,有170人投票支持,0票反對。但伊拉克國會一共有328席,另外158人根本就沒有參與投票,他們中包括伊斯蘭遜尼派議員和庫爾德族的議員,所以伊拉克的這項決議,並不能完全代表國會。

有相當多的人聽到伊拉克的這項決議可能會笑,現在弱如矮草的伊拉克,沒有「美帝」在境內鎮著,幾乎沒有可能安然立足在狂濤洶湧的中東。就算美國走了,至少可能也會被別的某股勢力所左右。

所以,問題就來了。如果說親伊朗派繫在背後推動這件事,至少是想給美國難看。那麼,伊拉克總理,為甚麼要支持這項不一定討好的決議呢?

伊拉克總理支持撤軍決議 或是「平衡策略」 但難成功

英文版《大紀元時報》的一篇報道給出了一些線索。綜合文章內容,我們知道,伊拉克要求外國軍隊撤出的決議,不只意味著美軍要撤出,也意味著伊朗軍隊不能在伊拉克境內存在,以此實現伊拉克在中東地區的一種中立政策,就是不投靠任何勢力,撤出美國與以色列等中東盟友,與伊朗在這個地區的對峙陣營。

但是,很難!因為伊拉克對美國伊朗來說,都是一個很關鍵的要塞,美國在伊拉克經營多年,而伊朗勢力,也早已深入伊拉克社會和政治領域,文化上的影響,由來更久。所以伊拉克想走中間路線幾乎不可能。

那麼,這個伊拉克要求外國軍隊撤出的決議案,意義何在呢?這其實是伊拉克政府夾在美國與伊朗之間,所採取的一種「平衡策略」,就是,我驅逐外國軍隊,我跟任何國家都不站在一起,跟誰都不是一夥的。那麼,這項決議案會不會實現呢?可能性很小,這裏有兩個主要原因:

原因之一,美國和伊朗都在伊拉克經營許久,都不會輕易放棄,比如美國軍隊,除了在伊拉克境內的據點,他們還要考慮到盟友以色列的安全,還有伊拉克北面敘利亞境內的俄羅斯力量,以至於不要讓ISIS恐怖組織的餘孽,死灰復燃;

原因之二,這項伊拉克要求外國軍隊撤走的決議,是基於對一項國際協議的終止。2014年,美國與伊拉克簽署了一項協議,美軍協助伊拉克軍隊抗擊ISIS,因此美軍可以在伊拉克駐留5,200人,而抗擊ISIS的戰鬥已經在去年宣告勝利。伊拉克方面以此為理論基礎,要取消協議,讓美軍撤出。但當中的阻礙,除了這項決議對政府沒有約束力,還有就是,現在的伊拉克總理馬赫迪,還是一個「看守總理」,相當於臨時政府,不是正式的,所以沒有權力生效任何法律。

但是,這位看守總理,有行政權力取消與美國的2014年協議,他需要向美國呈遞書面宣言,來實現這一點。截至我們發稿的時候,他還沒有這樣做。

而且美方的回應也很直接。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說,如果伊拉克方面的決議「有敵意」,美國會制裁伊拉克,非常嚴重的制裁。嚴重程度,會讓美國對伊朗的制裁,都相對變成是輕的。

總之,從目前來看,最大的可能,就是伊拉克止步於這項沒有約束力的「決議案」。

最新:伊拉克政府放軟話 特朗普稱未來可撤軍 現在不行

從事實看,確實如此。1月6日,伊拉克總理就放寬了語調,說美軍的存在只能侷限在他們的軍事基地以內,而且職能僅限於訓練和諮詢。這是公開的,私下裏,伊拉克總理姿勢放得更低。

1月7日,美國《時代》雜誌刊文透露,一名伊拉克政府高級官員表示:甚麼時候要求撤軍、撤多少、撤軍期限,這些在伊拉克政府內部還沒有過實質的討論。伊拉克當局的顧慮,不只是特朗普提到的制裁,還有隨著駐軍一起進入伊拉克的美金,還有可能死灰復燃的ISIS恐怖勢力。

因此,這名伊拉克政府高級官員說,最壞最壞的結果,也是美國跟伊拉克「體面地分手」,分手後仍然保持一個可行的關係,否則對伊拉克和美國來說,都是巨大的損失。

1月7日同一天,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語氣也有所緩和,他對記者說:美軍最終是可以離開伊拉克的,讓伊拉克自己處理自己的事,這是很重要的,但那是在未來某個時刻,現在不是正確的撤離時間。美國國務院此前也說,將致力於建設一個「主權、穩定、繁榮」的伊拉克。

說到這呢,簡單介紹一個插曲。就是隨著伊拉克國會的撤軍決議,一封美國軍方的信件被伊拉克政府獲取,上面提到美軍準備撤離伊拉克。但是很快,美國政府嚴詞否定這封信。

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說:伊拉克官方獲得的是一封沒有簽字的信件草稿,沒有任何價值可言。

美軍若撤出 有人自願來補空:共軍

而就在伊拉克提出驅逐外國軍隊的決議時,另一個「外國勢力」,很把自己當成例外,主動向伊拉克表明,想伸進去一隻腳的意願。

位於伊拉克的庫爾德人電視台Rudaw,在當地時間1月6日早5點,在自己的推特上發佈一則消息說:伊拉克總理馬赫迪接待了中共駐伊拉克的大使張濤,張濤傳達了北京的信息,已經準備好為伊拉克提供軍事援助。

對於北京表態的軍事援助,伊拉克總理是否接受,目前還沒有下文。但是根據中共駐伊拉克大使館網站的消息,伊拉克方面卻表示,願意在「一帶一路」框架下各領域務實合作。中方也表達相同的願景,兩邊還共同表達,希望中東海灣地區「和平穩定」的願望。

我們都知道,中共在中東的佈局近年來越來越受關注,這個區域也是中共「一帶一路」項目的發展重點。但是中東形勢特別複雜,沒有十年八年很難摸清裏面複雜的派系關係,互相的恩怨情仇,美國經營這麼多年,還有點吃力。所以中方自己也知道,現在代替美國根本是力不從心。

但是北京方面現在提出想軍事援助伊拉克,不管伊拉克是否接受,北京想發展成中東地區主要「玩家」之一的企圖,已經很明顯,特別在現在中美雙方各方面漸行漸遠的大背景之下。

因此,美軍如果真的現在撤出伊拉克,很可能助長中共在中東的勢力,所以從這一點來看,也是美國不會撤出伊拉克的理由之一。

那麼說完伊拉克,北京對伊朗是甚麼態度呢?根據《彭博社》的一篇報道,因為伊朗和中東是目前中方的經濟利益所在,和平的環境可能對北京最為有利,所以分析指,中方很可能不會與伊朗還有俄羅斯結盟,共同對抗美國。

那好,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裏,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