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人權協會理事、旅德中國問題專家吳文昕,首次披露中共統戰部對他本人進行的統戰三部曲,大紀元記者對此進行專訪,以便大家在跟中共打交道時,能看清其目的和具體做法,防患於未然。

以下是根據吳文昕的自述整理。

從1994年開始,中共統戰部就開始派人跟我接觸,那是在我修煉法輪大法之前。那時,我在某跨國大公司擔任銷售經理,主管歐洲、中國大陸、台灣和香港的事務。中共統戰部的人一直對我非常好。

因為我拿的是外國護照,去中國要申請簽證,統戰部就知道了我。我並沒有約見他們,他們主動來找的我。

長年交「朋友」 統戰部放長線

頭一次,我去大陸一個電力部門,他們對我特別好。其中有個人同我交朋友。我是做銷售的人,當然願意跟人家交朋友。他約我出去一起吃飯、聊天,他說,「吳先生,您的經驗非常管用。我有一個朋友也是搞自動化,您願意的話,我可以介紹您跟他認識。」

那位自動化專家說,「是不是我們哪一天請您去演講,我是在中國電力科學院工作的,對您的經驗和知識很感興趣。」就這樣,我交的朋友越交越多。他們的做法非常內斂,他同我交朋友不知道交了多少年了,都沒有提出甚麼要求,他要摸透你的人之後,才告訴我希望做這個做那個。

總而言之,他們跟我交朋友,哄著我,要達到甚麼目的呢?主要有兩方面。

一方面,當時電力局要採購非常貴、高新技術的東西。中國需要國際上這些大公司的技術,需要採購很多。他們希望我在談判時,能告訴他們一些我們內部的信息,讓他們在談判時佔上風。另外也想讓我告訴他,買甚麼才是好東西,哪些產品有高技術,哪些特別好等等。我當然拒絕了他們的要求。

另一方面,他們知道我後來修煉法輪功了,想轉化我。我問他們,你們整天說讓我同你們配合,怎麼配合呀?他們說,「吳先生,您到處去演講,我們希望您在演講的時候,不要像過去那麼講。」說白了就是讓我不要反共,要為中共說好話。

我不可能接受他們的做法。特別是1999年之後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我就同他們講真相。慢慢地他們也就對我沒太大興趣了。

半夜12點一刻的敲門聲

我以為他們已經對我放棄了,結果不是。到了2003年,我在北京出差,住在長城飯店。晚上12點15分有人按鈴,我從瞭望孔中看見兩位男士。我已經修煉法輪大法好幾年了,心裏沒有害怕,我開了門。

他們說是國安的,想和我交個朋友。我說交朋友要半夜三更12點一刻來?我要睡覺,明天一早還要去機場。他們說,吳先生您很忙啊,您一早就同老闆一起出去,去了這裏,去了那裏,然後您又開會、吃飯,我們看到你們在酒吧聊天。等你們聊完了回房間,我們才過來,因為我們不想騷擾您、干擾您。

其實他們的意思是我們一直在盯著你。

我說好啊,進來吧。他們不進門,說我們的上級在樓上等著您。我也不怕,穿上衣服跟他們上樓。他們專門開了一個總統套間,那位上司自稱姓錢,讓我叫他老錢,談話一共進行了三個多小時。這些人百分之百是統戰部的,他們自稱是國安的。談話基本上是分三部曲來對付我。

第一部曲:甜言蜜語 好話說盡

這是三部曲中最長的一部,他們花了兩個半小時,對我甜言蜜語,好話說盡。基本論調就是先哄我,吳先生久仰大名,我作為炎黃子孫看到您很驕傲,自豪,巴啦巴啦??

然後說他們要幫我,「您真的是我們中華民族的精英,我們不反對您煉法輪功。我們真的不反對,修真善忍不好嗎?可是我擔心您會被人家利用為政治工具。」

我說,「您真的不反對我煉法輪功?我明天九點的飛機,我們六點鐘在天安門碰頭,好嗎?然後在天安門廣場我教你們煉功。如果從第一套功法到第五套功法都沒有人干擾我們,那我才相信您的話。」

老錢假裝沒聽到,然後他又說了一大堆,甚麼這不能怪我,我不了解國內情況,因為我經常在國外,看了很多反華的宣傳,所以我在外面發言的時候,都是一些錯誤的說法。

總而言之他說了半天,沒辦法說服我。然後他們就進行第二部曲。

第二部曲:收買

這種收買不是直接用金錢。老錢說,吳先生,您要是跟我們合作,對您會有很多好處。我老錢會全力支持您,會幫助您。以後只要告訴我,您想在中國贏得哪個項目,不管您的對手是哪家世界頂級大公司,我老錢保證您能贏。如果我們合作的話,您很快就會成為你們公司的大英雄,人們都會豎起大拇指誇您。

這些人真的能做到這些。他們都是國安特務,如果他們去找電力局局長,誰都怕他們,誰都不敢說不。可是,我是大法弟子,他們是收買不了的。說了半天他們沒辦法,就進行他們三部曲中的第三部。

第三部曲:威脅

「吳先生,您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不願意同我們合作,我保證讓您和您的家人得到無窮無盡的麻煩。」老錢開始變臉了,他沒有說是甚麼麻煩,就像流氓一樣威脅我。

我還是不怕,我說您要怎麼做是您的事,個人行為個人負責。對不起我要走了,明天一早還要去機場。我心裏一直想著師父,一點兒都不怕他們,覺得他們很渺小。我站起來準備要走。

老錢覺得沒希望了,說服不了、收買不了、恐嚇不了,惱羞成怒,拍案而起,準備罵我。他不再稱吳先生,而是說:「吳文昕,你不要認為我不知道你是誰。」並用手指指著我的鼻子尖,「你是歐洲反華分子,Number One。」

哇!好厲害。那個老錢是專門對付我的,他都不用看資料,全記在腦袋裏,開始罵我,把我所謂的罪狀一條一條數出來。他說,「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我自己都記不住了,他記得很清楚,哪年哪月哪日在歐洲議會發言,說了哪些反華的話。在瑞典國會、在德國、在意大利等等等等,一口氣數了十幾個例子。

老錢的目的是告訴我,我的一舉一動他們都知道。他一通大罵,並說,「你知道嗎,我可以現在立刻把你關起來。」我問他關起來之後會怎麼樣,他說:「我們要把你遞解出境,讓你永遠不能再踏入中國一步。」我說,錢先生,不用搞得這麼複雜,我希望你現在就把我遞解出境。

等他罵完了,我說:「錢先生,我們談了三個小時,我終於找出我們可以合作的地方了。」他們三個人瞪大眼睛看著我,很驚訝。

三特務瞪眼無語

「剛才我看到了,您非常討厭、非常不喜歡那些反華的人。您知道嗎?我也是啊。我也不喜歡反華的人。」我說,「您說我反華,您搞錯了,誤會了,我不是反華。甚麼叫反華,反華就是反對中國,反對中國人民。我並不反華。」

我向他提建議,「在這點上我們可以合作,一起去對付那個全世界最大的反華組織。是誰弄得中國的年輕人對中國文化一無所知,中國本來很多山清水秀的地方被弄成窮山惡水,是誰在和平時期讓八千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是中國共產黨。」

我說,「好!錢先生,我們可以聯手對付世界上這個最大的反華組織。」

因為他們沒有想到我會這麼說話,三個人坐在那裏盯著我,好像變成了呆子,不知道該說甚麼好了。然後我站起來說,對不起我要走了。他們也不敢擋我。當我拉開門準備跨出去時,老錢走過來說,吳先生。這時我又變回了吳先生。

「吳先生,我希望您回去以後,好好想想我今天晚上跟您說的話。」我說,「錢先生,我也希望我走了之後,您會好好想想我說的話。」

千萬不要出賣靈魂和尊嚴

那是我最後一次去中國大陸的經歷,之後我再也沒有去過。這件事情德國憲法保護局的人也知道,他們要求我先不要傳出去,因為他們有他們的考慮和要做的事情。現在這項要求已經取消了,我才把這段經歷公開出來。

2018年,我曾在以色列的一場演講會上第一次公開舉了這個例子,當時在座的有600位以色列商界精英,聽完這個例子之後,掌聲雷動。

記得當時我演講的結語是,「在座的都是生意人,我希望你們記住,你們買甚麼賣甚麼都無所謂,只要是合法的事情。可是千萬不要出賣自己的靈魂,千萬不要出賣人的尊嚴。」在場的聽眾都很認同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