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雅的君子「比德如玉」,就像經過仔細地切、磋、琢、磨的玉石一樣,不僅具有內在的美德和智慧,而且舉止優雅得體,是知禮、明禮之人。

先秦時期,尤其是傳國近八百年的周朝,是一個君子輩出的時代,如周文王、周武王、周公、召公、邵穆公、仲山甫、鄭武公、衛武公、曹劌、叔孫穆子、管仲、鮑叔牙、晉文公、晏子、狐偃、趙衰、趙宣子、范文子、魏絳、祁溪、叔向、趙襄子、子產、伍子胥、范蠡、師曠、老子、孔子、孟子……

他們不僅具有內在的美德和智慧,而且舉止優雅得體。他們就是孔子所說的「文質彬彬」的君子。

按照《周禮》規定,當時的貴族八歲入小學、十五歲入大學,在小學階段除了要學習識字外,還要學習灑掃進退規矩和禮、樂(音樂和舞蹈)、射(箭術)、御(駕車)、書(書法)、數(算法)這「六藝」。到了大學,則學習更高深的思想道理和將來從政的各種本事,科目如德行、政事、言語、文學等。

從小在如此教育下長大的貴族精英,長大後自然成為社會的表率、治國的良才,並可以挽狂瀾於既倒、扶大廈於將傾。周朝的君子非常講究風度,這可以從他們的服飾打扮和言談舉止看得出來。

根據禮制,周朝的天子和貴族、士人、平民在衣著的形制、顏色、花樣上都有定制。

《白虎通‧衣裳》中說:「天子狐白,諸侯狐黃,大夫蒼,士羔裘。」

即天子穿白色狐裘,諸侯穿黃色狐裘,大夫穿青色狐裘,士子穿的是羊皮裘。天子、諸侯的裘,一般使用全裘而不加袖飾,下卿、大夫則以豹皮飾作袖端。古人所穿的裘衣,毛朝外穿,而在裘外另加罩衣(裼衣)。

除了服飾上存在等級差別外,佩飾上也是如此,如佩玉。

君子佩玉是為了時時提醒自己的品行要像玉一樣。圖為西周時期之龍紋玉珮。(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君子佩玉是為了時時提醒自己的品行要像玉一樣。圖為西周時期之龍紋玉珮。(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禮記‧玉藻》說:「古之君子必佩玉。」「君子無故玉不去身。」「天子佩白玉而玄組綬,公侯佩山玄玉而朱組綬,大夫佩水蒼玉而純組綬,世子佩瑜玉而綦(音同『齊』)組綬,士佩瓀(音同『軟』)玟而縕組綬。」

組綬,指佩玉的絲帶。君子佩玉是為了時時提醒自己的品行要像玉一樣。

東漢許慎《說文解字》中說:「玉,石之美者,有五德。潤澤以溫,仁之方也。鰓理自外可以知中,義之方也。其聲舒暢遠聞,智之方也。不折不撓,勇之方也。銳廉而不忮,潔之方也。」這就是古人所稱玉所蘊涵的五德。君子如玉,就是要兼備仁、義、智、勇、潔的德行。

《詩經‧衛風‧淇奧》中有這樣的詩句:「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意思是說,文雅的君子,就像經過仔細地切、磋、琢、磨的玉石一樣。正所謂「玉不琢,不成器」,君子之美德也是通過學習和人生中的磨礪與修為才可以達到的。

對於先秦君子而言,服飾打扮應該和一個人的道德品質相符合,要表裏如一,由外在美能窺見其內在的修為。君子的修為除了可以從其穿著打扮得以窺見,最主要的是觀察其言談舉止。

《國語‧周語下》說:「夫君子目以定禮,足以從之,是以觀其容而知其心矣。目以處義,足以步目。」

意思是說君子一切都要依照禮而行,用眼來觀察,用腳來行動,從他的外表就可以知道其內心。

在言談舉止方面,《禮記‧玉藻》中規定,君子的住處總要對著門,睡覺要頭朝向東面。如果出現疾風、迅雷、暴雨,則預示著情況會發生變化,所以即便是在夜裏也要起來,穿好衣服、戴好帽子。在上朝的頭一天晚上要齋戒,要住在中門外的寢室中,不與妻妾同寢,還要沐浴更衣。出門前,府中掌管文史的人會遞上象笏,上邊記載著要與天子對答的內容和擬討論的事情。君子在整理好儀容、繫好佩玉,並確定玉的聲音如常後才出門。出門後向自己的屬下作揖告辭,登車時要容光煥發。

君子走路的時候,身體要保持正直,腳步輕快。在廟宇中,要虔誠莊重,以示不敢輕慢神。在朝堂上,要莊嚴恭敬。君子要做到:

「足容重,手容恭,目容端,口容止,聲容靜,頭容直,氣容肅,立容德,色容莊,坐如屍。」

意思是君子要步履穩重,手不要亂動,觀察事物時要目不斜視,不要亂說話,不要有喧譁的聲音,要昂首挺胸,呼吸勻稱。站立時要得體,面色要莊重,坐下時要像受祭的神主一樣端正不動。

《禮記‧曲禮上》說:「君子恭敬撙節退讓以明禮。」

意思是:君子要用恭敬、抑制、退讓的精神來顯示禮。無疑,守德如玉的君子一定是知禮明禮之人。

以大名鼎鼎的孔子為例。孔子在公共場合,無論與何人交往,都做到動靜適度,有禮有節。比如,他與同鄉人飲酒過後,總是讓年長者先離開,自己才走。平時乘車遇見送死者衣服的人和背著國家圖籍的人,都要微微俯下身子、手扶車前橫木,表示同情和敬意。席位不正,不就坐。在有喪事的人旁邊吃飯,從來沒有吃飽過。在一天內哭泣過,就不會再歌唱。看見穿孝服的人和盲人,即使是個小孩,也必定改變面容以示同情等等。

或許,在現代人看來,周朝的君子行為舉止過於呆板,但這樣的行為舉止卻是當時社會所提倡和讚許的,也是一個有德的君子必須做到的。他們的翩翩君子風度,影響了後世。與幾千年前的君子所言所行相比,今天的我們差得何止是十萬八千里?◇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