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元旦大遊行在遭到警方腰斬的情況下,參加人數仍然有103萬之多。香港同胞萬眾一心、齊上齊落,真的非常令人感動。很多網友都表示,香港人是中華民族的希望,還有的把他們比作光復中華的火種。

昨天(1月2日)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在記者會上再次譴責警方,要求遊行人群半小時內解散是絕不可能的事。同時指出,警方在沒有提前警示的情況下施放催淚彈。前一天民陣還發出聲明,引述目擊者的話,質疑搞破壞的蒙面人並非示威者。搞破壞的蒙面人在遭到市民上前質問後快速離開,途中向警方表示是「自己人」。

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香港警察為了實施鎮壓,正在頻頻使用陰招,他們的行為無愧於「2019年度可恥人物」排名第二和「魔警」的稱號。不過香港警察的所作所為,卻在折射著北京當局的騎虎難下、左右為難。

鄧炳強草菅人命?

民陣舉辦遊行前,已經得到了警方發出的不反對通知書,市民被允許在當天下午3點到晚上10點遊行。但是下午5:30,警方突然以有人打砸銀行等為由,強行要求民陣6點之前解散遊行集會,否則召集人等將面臨刑事罪名。限時30分鐘清場,導致各區都出現了緊張局勢。

在昨天的記者會上,民陣以「最嚴厲的譴責」,譴責鄧炳強濫用不反對通知書的權力中止遊行,以及「草菅人命的疏散安排」。民陣召集人岑子杰指出「訓練有素的警方由元朗警署到元朗西鐵站都要39分鐘」,超過百萬的市民怎麼可能在半小時內疏散呢?

岑子杰強調,在大遊行的途中,民陣一直在「儘量配合警方」,並派出立法會議員和糾察維持秩序。但下午4點左右,在灣仔軒尼詩道,警方沒有任何警示就施放催淚彈,當時有不少老弱長者參加遊行。

警方1日抓了420人,但隨後有1/3的人被無條件釋放。岑子杰批評,這正是警方「赤裸裸的濫捕」。而且警方在入夜後,用包圍戰術拘捕市民,在銅鑼灣街道上截查一百多名市民,要求他們蹲在地上幾個小時,用非常「侮辱的方式折騰市民」。

民主黨議員許智峰被警方扯下眼罩,警察兩次用胡椒噴霧直射他的眼睛,這些做法讓人無法接受。

破壞者是不是便衣警察?

岑子杰也提到了遊行中的破壞者,人們紛紛猜測其是「便衣警察」的說法。岑子杰表示,他本人雖然沒有證據證明是誰幹的,但他指出,有關破壞者「不願意與在場人士溝通」,這與他在近半年當中接觸的前線勇武人士有所不同,非常可疑。雖然「和理非」與勇武派策略和理念有所不同,但雙方仍然可以尋求共識和對話。

不過香港警務處長鄧炳強承認有喬裝警員,但他否認便衣警察搞破壞。他聲稱喬裝警不會挑起事端,也不會做違法行為。警方稱有人製造假消息抹黑警隊。

我們姑且不評論,讓事實來說話。現今這個自媒體相當普及的時代,到處都是真相影片,這個是最打臉的。

破壞者是警察「自己人」?

第一宗破壞發生在灣仔杜老誌道中國人壽總行前,這個過程被人拍了下來。

遊行開始不久,有兩名蒙面男子打爆了中人壽的店舖玻璃,地上滿是玻璃碎片。隨即有市民上前問他們是不是喬裝警員,這兩人聽到人們的詢問,有一些驚恐,隨後就要逃掉。

目擊者指,兩名蒙面男子逃向了駱克道有防暴警察駐守的方向。兩名「蒙面鬼」向防暴警察大叫「自己人」,十多名駐守的防暴警聽到後,沒對他們採取任何動作,就站在那裏,放他們逃跑了。

「自己人」透露出兩個訊息,一個是他們並非示威民眾,而是警察。另一個,和「自己人」相對的是「敵人」,換句話說,他們把香港市民當成敵人看待。

「是不是黑警?」兩人奔向警察

當天下午4點左右,在軒尼詩道附近,有一男一女試圖破壞店舖。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的「城市廣播」報道,有示威者上前問他們是不是「手足」,這兩人沒有回應,而且面露難色。自從「反送中」到現在,香港的抗議民眾都是以「手足」相稱。

隨後人們又追問:「你們是不是黑警?」這兩人馬上也向駐守的防暴警察方向逃跑。從去年6月到現在,香港警察已經抓捕了7000人左右,濫抓濫捕現象非常嚴重。而這兩個人竟然跑向防暴警察,他們為甚麼不怕抓?

網上有爆料,這兩個「蒙面鬼」是駐港戒嚴部隊的便衣。其中的「女鬼」逃跑時,被其他抗爭者扯下了背包,掉出2個裝有灰色不明液體的瓶子,人們猜測可能是「汽油彈」。

港警喬裝示威者搞破壞頻曝光

其實近七個月來,港警多次被曝光喬裝成示威者的模樣,做出各種破壞行動,甚至使用暴力。比如2019年9月21日,在元朗街道上,一名黑衣人向警車投擲汽油彈。香港電台拍攝的畫面顯示,這名黑衣人的脖子後方有閃光燈閃爍,與警方的「敵我辨識裝置」極為類似。

再比如8月18日170萬人在維園流水式集會,裏面也有警察的「黑衣鬼」。自由亞洲的官方推特影片顯示,當晚一批示威者裝扮的人士進入警察總部大門,有的背背包,有的拿雨傘,還有人戴著口罩和面具。

還有8月11日,不少裝扮成示威者的警察幫助警隊抓人。有市民目擊,3名黑衣人先是在示威者中挑起毆鬥,但是警隊衝過來抓人時,他們倆出示螢光棒,也大喊「自己人」。

我們所列舉的這些,僅僅是其中的一小部份,還有很多事例。這些足以證明,香港警察正在使用陰陽兩手,鎮壓香港民眾。

港警陰陽兩手

元旦當天,警方要求103萬人(保守數字,多方估計實際人數遠遠超出這個數字)短時間內散去,向沒來得及離開的人群發射催淚彈,並且圍攻在SOGO和希慎廣場對面躲避催淚彈的市民。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會在「立場新聞」上撰文指出,儘管市民配合警方的要求撤離,但是警方卻不斷以花椒噴霧和警棍指向記者、救護、社工和市民,要求行人路上的人群往後退。而另一邊的防暴警察也在同時驅散人群,使大量市民「被圍困」。

民陣也斥責警方對密集人群施放催淚彈,不顧人群因為躲避化學武器而可能引發人踩人意外,是「極度冷血行為」。

社工總會質疑,警方這麼做,究竟是有心,還是無意?究竟是「胡亂佈陣」,還是「胡亂驅散」?

而另有港媒引述消息說,港警在元旦當天改變了以往「對峙—驅散人群—再對峙」的做法,採取的是「主動快速圍捕」。

北京陷兩難

港警改變策略,採用陰陽手,從中可以看出北京當局的兩難。其實最初階段,如果北京兌現承諾,允許香港人進行雙普選,根本不會發生後來的許多事情。但是北京失信於香港人,而且不斷製造恐怖,造成事態一步步發展擴大,到現在已經騎虎難下了。

從以往中共的動作來看,並非不想出兵鎮壓。中共早就在深圳部署了大量兵力,如果不是美國總統特朗普出面發聲,香港可能早就重演「六四」了。而且美國已經針對香港人權狀況立法,假如事件繼續升級,那麼中共、港共官員甚至中共政治局以上的官員都可能被制裁。

另外北京也不希望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遭到打擊,因為香港股市、債市和整個銀行系統對中國大陸的輸血很厲害。香港被打爛了,中國大陸也會受到非常嚴重的影響。

這些原因讓北京不敢輕舉妄動。但北京並沒有死心,更沒有因此讓步。在這種情況下,港警的招數變了。

時事評論員秦鵬表示,港警說一套、做一套這種陰陽兩手,其實在反映著它幕後主子的困境,在應對香港的問題上左右兩難。

秦鵬指出,北京打又不敢打,擔心被美國制裁,放手又捨不得,因為北京有權力和統治慾,更害怕香港的民主抗爭傳到大陸。如果引發大陸民眾的抗暴潮,很可能推倒中共政權。

就在不能明打也不能放手的情況下,秦鵬說,北京才唆使港警使用中共的傳家手段——這種見不得人的陰招。從中可以看出,北京給自己挖了一個坑,已經黔驢技窮了。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