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報道,拉脫維亞國家安全局近期列出了該國在2020年主要安全威脅名單,除了俄羅斯和獨聯體國家外,中國(中共)也首次上榜。報道援引拉脫維亞媒體《波羅的海之聲(Baltijas Blass)》的相關信息表示,安全局在一份報告中聲稱,以上國家的「情報部門的活動」在2020年將保持「不變的高水平」,並預測中共在拉脫維亞的情報活動將「有所增長」。

這是繼立陶宛之後,又一個將中共列為「威脅」的波羅的海國家。今年初,立陶宛國家安全局在年度報告中也是首次將中國列入「威脅名單」,指責中共在該國進行間諜活動。

或許很多中國人對拉脫維亞和立陶宛比較陌生,這兩國與愛沙尼亞都位於波羅的海東岸。由於這三國在地理和歷史上具有很大的相似性,所以國際上經常將其並稱為「波羅的海三國」。三國領土總面積加在一起只有17.51萬平方公里,約為波蘭的一半大小,人口總數還不到720萬。

18世紀起,俄羅斯佔領了波羅的海三國,一戰後,波羅的海三國脫離了俄羅斯宣佈獨立,但是1940年又被蘇聯以武力吞併,成為蘇聯的三個加盟共和國。上個世紀80年代,隨著蘇東國家內部的變化,三國也相繼宣佈獨立,決心結束共產黨的統治。面對著三國洶湧的民意,1991年8月,蘇聯正式宣佈承認立陶宛、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獨立,三個國家終於獲得了嚮往已久的自由。

2004年11月,波羅的海三國正式加入北約,從而獲得了安全保障。更讓世人矚目的是,三國獨立後,經濟發展非常快,不僅通漲率下降,財政穩定,而且居民生活水平有了較大提高。人均月工資均超過了俄羅斯和其它獨聯體國家。

雖然在形式上拋棄了共產專制制度,但共產黨的餘毒仍然存在。因此,在獨立並取得經濟成效後,波羅的海三國開始了「去共化」運動。比如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末,拉脫維亞就通過了禁止生產、販賣、使用、傳播和存放共產黨的鐮刀、斧頭、紅旗、紅星等標誌以及納粹法西斯的標誌的法律。

2004年5月,拉脫維亞通過「共產主義和納粹主義是犯罪」的法律條文,以禁止共產主義的傳播。2005年11月26日,題為「2005年波羅的海之路–沒有共產主義的世界」研討會在拉脫維亞首都裏加召開。會議一致通過決議譴責共產政權對波羅的海人們犯下的罪行,同時呼籲所有民主國家的政府幫助發展一個保障人類社會沒有共產黨恐怖的機制。

2006年5月,多名立陶宛政要參觀在立陶宛舉行的真善忍國際美展後發表演講,譴責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曾經擔任立陶宛第一任總統的現任歐洲議會議員蘭茨貝吉斯表示:「共產制度實質上是反人類的意識形態,是毀滅人性和破壞人類生存基礎的邪惡。這種制度帶來的是暴政並導致數以百萬計無辜的人們被屠殺。人應該向善,而共產主義決不是善良的土壤。」2008年,立陶宛國會通過法案,禁止展示納粹和蘇聯的標識。

從立陶宛、拉脫維亞「去共化」的歷程看,他們對共產制度和共產黨的邪惡是非常清楚的,不過,在過去十年中,與美國等西方國家一樣,他們也被中國高速的經濟發展所吸引,為中共口蜜腹劍的宣傳所欺騙,更為中共領導人大把在世界撒錢所誘惑。於是,兩國與中共在經貿方面展開了多方面的合作,並加入了中共意圖稱霸世界的「一帶一路」項目。

根據中共商務部的信息,歷史上曾經是中國「絲綢之路」和歐洲重要貿易通道「琥珀之路」的交匯點的拉脫維亞,陸路和海路運輸都很發達,是三國中首個在2016年與中共簽署「一帶一路」建設諒解備忘錄的國家,是「一帶一路」的中轉站。目前,中國和拉脫維亞間的鐵路運輸線已全線開通,班列運載的部份商品將被轉運到其他東歐和北歐國家。

2018年9月,在天津舉行的第十二屆夏季達沃斯論壇上,拉脫維亞總統韋約尼斯表示,拉脫維亞參與到「一帶一路」的倡議中,主要是希望通過建立更加緊密的合作關係,讓基礎設施建設提供更多的服務。

而立陶宛與中國則在交通、農業、旅遊、高科技、金融等方面進行合作。基於立陶宛在激光、生命科學等領域具有優勢,2015年,上海市科委與立陶宛國家科學、創新、技術署簽署合作備忘錄,並在此基礎上開展了一系列學術合作以及科技園區合作項目。而受到美國制裁的華為、中興也在立陶宛開設分公司。

此外,在「一帶一路」倡議下,2016年,中共國開行就中國企業參與立陶宛基礎設施建設融資問題與立方進行多次溝通,並擬與立投資發展署簽署關於立參與設立中國-中東歐國家銀聯體的合作協議。億普贊則在立投資建立第一個國際清算中心IBS公司。立央行向其頒發了首個數字貨幣機構證書,立方擬通過該合作項目爭取成為歐洲的數字支付領域領先地區。

更值得關注的是,中共還盯上了立陶宛的克萊佩達港,它是波羅的海三國唯一的不凍港,港口吞吐量一直在三國港口中保持第一。雙方不僅在2016年簽署開展港口合作協議,中共的招商局集團還對其進行投資。

就在拉脫維亞、立陶宛希冀通過與中共的合作,使本國經濟更上一層樓之際,美國換了一位新總統,特朗普政府於2018年全面調整國家安全和國防戰略,將中共視為頭號對手,並在貿易、高科技、網絡、軍事、人權等方面對中共採取了強硬態度。而另一方面,中共在貿易上的各種不公行為、偷盜知識產權、利用華為中興等公司以及「一帶一路」對外擴張,以達到稱霸世界的野心、在香港、新疆等破壞人權的惡劣行徑等問題不斷曝光,讓世界對中共的邪惡有了更為清晰的認知。

顯而易見,美國態度的轉變也影響了其西方盟友。2019年12月初,北約將中共帶來挑戰寫入29個成員國的聯署聲明,首次正式承認中共威脅。北約秘書長表示,北約並不想與中國為敵,但中共「崛起」對所有盟國都構成安全隱患。

作為北約成員國的立陶宛和拉脫維亞,也無法不受到美國和北約的影響,兩國國家安全局先後在報告中將中共視為「威脅」,自然也是掌握了相關的證據,並以此對本國政府發出警告。比如華為若參與5G建設,將帶來怎樣的後果?立陶宛的清算中心,是否在幫助中共打造區塊鏈?等等。這勢必導致兩國政府對於與中共的若干合作不得不謹慎以對,而這對業已在亞洲、俄羅斯、東歐等國碰壁的「一帶一路」,無異於再一次打擊。同時,這對於仍想在2020年繼續推進「一帶一路」,繼續「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中南海高層,是一次實實在在的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