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鼠疫、武漢的不明原因肺炎都讓民眾擔憂,而蘭州的布魯氏菌病也讓新年蒙上陰影。據中共官方消息,截止目前查出感染布魯氏菌的數量為181人,另有上千人在等待檢查結果。

據財新網報道,1月1日早上9點,蘭州市第二人民醫院門診外,前來體檢布魯氏菌抗體的市民排起了數十米的長隊,他們都是蘭州生物藥廠周邊的居民。

包括蘭州市第二人民醫院在內的11所醫院,被指定為布魯氏菌抗體檢測定點醫院,檢測時間為2019年12月28日至2020年1月1日。之後,這個免費檢測的截止時間被延後至1月4日。截止目前,在這11所醫院進行體檢測的市民約有千餘人。

面對眾多焦急的民眾,現場的醫院工作人員表示,檢測結果大約會在一周後告知,至於治療目前尚未有安排。

12月2日,蘭州大學一院西站院區上報4例疑似布魯氏菌病病例,均是中國農科院蘭州獸醫研究所人員。隨後甘肅衛健委於12月26日發出通報,稱2019年7月24日至8月20日,中牧蘭州生物藥廠在獸用布魯氏菌疫苗生產過程中使用過期消毒劑,致使生產發酵罐廢棄排放滅菌不徹底。而蘭州獸研所離涉事廠400米以外,許多工作人員因吸入含菌氣溶膠,造成抗體成陽性。

據通報,截至12月25日16時,該研究所有671人進行檢測,其中確認抗體為陽性人員181例。涉事的中牧蘭州生物藥廠布魯氏菌疫苗生產車間已於2019年12月7日停止生產。

報道稱,對於涉事廠周圍居民區是否有被感染的風險,官方並未作進一步說明。蘭州生物藥廠位於蘭州市區,周圍居民區密集,500米範圍內共有8個居民小區,覆蓋人口一萬多人。

「躲過絕症 躲不過人禍」

試管凝集試驗滴度為1:400陽性的華女士表示,她從半個月之前開始出現全身酸疼和乏力的症狀,剛開始以為是風濕病,後來做了布菌抗體檢測,結果為虎紅平板初陽性。

目前,她的血樣已被送去蘭州市疾控中心進行進一步的病原學檢查,結果還沒出來。她說:「問了疾控中心和醫院,都說結果沒出來無法治療開藥,但身體眼見越來越差,希望有關部門能早點給一個說法。」

報道引述一位醫生的話,布魯氏菌病的發展分為急性期和慢性期,要趁疾病在急性期內趕緊確診並治療,否則後續治療難度更大。

魏女士70歲的母親也被檢驗為陽性。目前血樣已被送去省疾控中心進行進一步檢測,結果尚未出來。

魏女士介紹說,其母親罹患癌症,2019年年中才做完手術,康復情況不錯。她擔心現在免疫系統非常弱的母親,如果再染上布魯氏菌病,身體很可能會扛不住。

她說:「剛剛經歷過九死一生,躲過了絕症,沒想到躲不過人禍,如果母親不幸染病,我們全家人都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希望老天能再眷顧我母親一次。」

布魯氏菌病

布魯氏菌病又名地中海弛張熱、馬耳他熱、波浪熱(undulant fever)、波狀熱,是一種人畜共通傳染病,由布魯氏桿菌屬引致。在中國,布魯氏菌在乙類傳染病之列,屬於乙類疾病,其嚴重程度低於霍亂和鼠疫。

布魯氏菌可在患病牲畜的分泌物、排泄物及死畜的臟器中生存四個月左右,在食品中則能生存兩個月。患病的羊、牛等疫畜是布病的主要傳染源,布魯氏菌也可以通過破損的皮膚黏膜、消化道和呼吸道等途徑傳播。

急性期病例以發熱、乏力、多汗、肌肉、關節疼痛和肝、脾、淋巴結腫大為主要表現。而依嚴重程度可能造成心血管系統、運動神經系統、生殖系統、腦神經系統等病變。這種疾病可演變成慢性疾病,並可持續多年。治療痊癒後仍可能復發。

財新網2012年的報道稱,1996年,全中國發病率為0.09人/10萬人;2011年,發病率升為2.77人/10萬人。十幾年間,發病率增加30倍,對應的發病人數則多達38,151人。

報道還引述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動物疫病防控專家的話表示,由於近年來每年新發病人數約為3萬至4萬人,考慮到誤診和農民的健康意識等情況,實際年新發病人數約超過10萬人,遠大於官方數字。

據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數據,從2015年到2019年,在全中國26種乙類傳染病中,布魯氏菌病發病人數一直排名前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