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0日至12日,被官媒稱為「定調2020年經濟工作」的中共經濟工作會議在北京舉行。如同去年底的中共經濟工作會議一樣,這次會議繼續強調「六穩」,即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

了解中共的人都知道,中共要穩甚麼就意味甚麼不穩,六穩其實就是六不穩。穩就業,就意味著就業不穩。

就業不穩到甚麼程度?

有深厚官方背景的大型投行中國國際金融公司(CICC) 2019年7月的報告指出,自去年7月以來,中國僅工業就業人數就減少了約500萬。

據黨媒新華社12月24日報道,中共總理李克強近日簽批了「關於進一步做好穩就業工作的意見」,要求將穩就業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要求企業規範裁員行為,以六項重點措施防範中國爆發「規模性失業潮」。這就是說,中國近期有可能發生大規模的失業潮!

近日微信上熱傳的「互聯網公司新一波裁員開始湧動,年關難過了」一文在充份印證了這一點。

貼文說:「百度無人駕駛部門大面積裁員,比例不詳,原因是沒有廠家願意量產。

騰訊PCG將開始大規模人員優化,比例30%,中高管採取聘任制,一年一簽。

字節跳動某些部門開始找應屆畢業生談話,估計是先從應屆畢業生開始優化。

滴滴年終獎年後發,績效越高的人獎金越多,C可能沒獎金,高管裏10%不合格的直接淘汰。

哈羅全面凍結明年新增CH(僅個別項目除外),帶不出業績的幹部要淘汰。未來要加大績效佔員工收入的比重。

攜程上海總部裁員30%,賠償N+1,年終獎2月底發。

神州優車已經開始裁員,HR直接到工位宣讀辭退通知,強調單方面解約,員工不服可以去仲裁。

瓜子年底估計裁員30%,租車、車後等個別部門裁員50%。

蘇寧北京研發中心裁員,有的部門裁員達到70%,賠償N+1,現場結帳,只剩下十幾個技術。

Vipkid裁員15%-25%,沒有年終獎,今年年會取消。

馬蜂窩裁員40%,且沒有年終獎。

唯品會裁員,有賠償N+1,大部份沒有年終獎。

去哪兒從應屆生下手,花式裁員,不給賠償。

宜信12月已經開始裁員,門店是重災區,外包技術被優先砍掉,總體比例25%,今年也沒有年終獎。

水滴籌開始裁員,包括一些新招進來的員工,且沒有補償。

蔚來汽車發薪日調整,延後8天,且已經裁員千人。

快手遊戲部門、360都傳出裁員消息,比例不詳,據說360年前會走一大批。

另外根據獵頭說,前幾年高歌猛進的互聯網業從去年開始就已經踩剎車了,包括獵頭都轉行開始賣保險了。」

相關的重磅消息還有:

2019最後一天,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向員工和客戶發表新年賀詞。他在致辭中稱,生存將是華為2020的第一要務,10%的主管面臨淘汰。「剷除平庸幹部,祛除惰怠員工……幹部隊伍要保持10%的淘汰率。」

此外,徐直軍還透露一些支持甚至營運部門將會被合併或者縮小規模。這意味著華為將會進行更多裁員。

同一天還有消息稱,此前被蘇寧收購的龍珠直播有不少部門被解散,其北京研發中心中有部門裁員比例達到70%;蘇寧物流集團裁員比例30%,大量的項目轉外包;蘇寧小店也在大量關閉門店的同時出現不同比例的裁員。

此前2019年9月有報道稱,據蘇寧體育員工透露,公司已有近20%員工在9月底辦理了離職,原本550人的團隊被精簡到不足400人。

可見至2019年底,規模性失業潮可以說已經逼近,甚至已經開始湧現。

中共之所以專門下文要求各地要第一時間處置因規模性失業引發的群體性突發事件,防止矛盾激化和事態擴大,說明大規模的失業潮已經成了它的心腹大患。試想,大規模失業潮的出現勢必引發各種群體性事件,進而造成社會動盪,直接威脅到中共的統治,甚至成為導致中共倒台的導火線,中共能不為之心驚肉跳嗎?

自前年底以來,中共雖然一直將穩就業置於六穩之首,採取各種強制性措施保就業,但能不能保得住卻是另一個問題。經濟學常識告訴我們,一個國家的就業狀況直接取決於經濟增長的速度。

中央社引述中共國家發改委旗下國家信息中心首席經濟師祝寶良曾表示,中國如要基本滿足每年800多萬大學畢業生、300多萬左右農村居民到城市的就業需求,GDP增速必須保持在6%左右,否則情勢就將惡化。而中共官方公佈的數據表明,2019年中國GDP增速已降至近30年最低。

中國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去年11月27日發表內部演講預測,2020至2030年,中國GDP增速將陷入「保四爭五」,未來十年,中國經濟的平均增長不可能超過5%,「保四」都需付出很大努力。在這種背景之下,中共要避免大規模的失業潮幾乎就是天方夜譚。

不難想像,跨入2020年,撲面而來的規模性失業潮勢必讓中共坐臥不寧,寢食難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