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月一日。習近平的新年賀詞,雖努力想有點個性,卻依然是篇不敢直面現實的陳詞濫調。古云:一元復始,萬象更新。被黨文化籠罩著的習,亟需找到「元」。找到「元」,自然「等閒識得東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找不到「元」,那就「望眼總為浮雲遮」,甚至難免「身死人手,為天下笑」。

那麼,「元」者何謂?來自《春秋》。《春秋》開篇「元年春,王正月」,按中華傳統文化(如《春秋公羊傳》),這寓意正統。周武王伐紂之後,尊王父西昌伯為文王,文王元年之春是周朝的開端,也即此後中國的正統之始、傳統之端(孔子曰:「周監於二代,鬱郁乎文哉!吾從周。」)。

中共之西來幽靈,竊國禍民,「文化大革命」。中國遭此空前大劫。多行不義必自斃,中共滅亡,萬夫所指,人心所向。中共稱直播習的新年賀詞,網民卻盼宣佈中共解體。

習近平上台七年多了,本欲慷概有為、振衰起敝,但受制於保黨情節、中共內鬥與邪靈蠱惑,在「認祖歸宗,勇當中華兒女」與「認賊作父,賤為馬列子孫」之間,兩眼模糊,神志不爽,苟且徘徊,首鼠兩端。

但是,可供習選擇的時間越來越緊了。2019年之香港風雲突變,即已打響了「天滅中共」的第一槍。

因為習對中華傳統文化尚心有所繫,本文以三句古語,促其明擇。

第一句話:當斷不斷,反受其亂。當初,習以「打虎」起勢立威,兩位前軍委副主席和前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等相繼落馬,全局振動;可惜,習未能直搗黃龍,在2017年中共19大上與腐敗總教練和政治敵手江、曾妥協,自此形勢直轉直下。所以針對習的政治陰謀、暗殺行徑,皆有江、曾的影子。司馬遷在《史記·春申君列傳》中說:「語曰:『當斷不斷,反受其亂』。春申君失朱英之謂邪?」往事不可諫,來者猶可追。習應該不想當第二個春申君吧?

第二句話:天授不取,反受其咎。習近平之能上台,並非靠自身的實力,而是各派妥協的結果,外界也沒有寄大希望於習。習卻翻然破局,大出人之意料。習何以能之?時勢使然也。然而,上天尚有更大之安排寄意於習。筆者曾在《北京當局為何突然陷入四面楚歌》一文中說,天授習有四大勢:一曰停止迫害法輪功;二曰昭雪「六四」;三曰響應「三退」大潮,解體中共;四曰推動國家和平轉型。順勢而為,習建非常之功;逆勢而為,粉身碎骨亦不足贖其罪。

第三句話: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紅禍喧囂百年,中共竊國七十載,神州沉淪,生民塗炭,此中華民族之浩劫也。其中,人之所為,各自有報,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神目如電。上天有好生之德,在中共覆滅的最後關頭,仍予人以選擇自救的機會。如果以日暮途窮而倒行逆施,這就完全是「自作孽」了,自作自受,絕無怨天尤人的理由。《封神演義》中,紂王的兩個兒子殷郊和殷洪因妲己的迫害被迫流亡,為仙人所救、所教,奉師命下山,輔助姜子牙和武王伐紂,然兩人竟被申公豹攛掇,昧了誓言良心,反而助紂為虐,死於非命。後世深當鑑戒之。

總括這三句話,核心是要不昧良心、不昧天理、不昧時勢。以此縱觀2019年之中共政局,習之處境實在險惡:四中全會決定標誌「左轉」走強;中美貿易談判玩拖字訣,一波三折;與俄、伊朗靠攏制美,三國首度聯合軍演;習首次訪朝,再打北韓牌;對港民眾暴力鎮壓;對台軍事威脅升級,介入大選,等等。

不過,習尚保有最後的理智:中美貿易第一階段協議最終達成;沒有悍然出兵香港;新冷戰尚未正式開打。

前瞻2020年,中國和世界的「新舊轉換」、「正邪決戰」將進入新的階段,縱橫四海,風雲激盪;「善惡抉擇」也更迫切。

中國還有句老話:形勢比人強。曾經成功預言特朗普於2016年當選美國總統的英國預言家咸美頓-帕克(Craig Hamilton-Parker),最近預測2020年中國發生革命:

香港反送中抗爭進一步發展,中國大陸會出現新的動亂。
在面對中共政府被推翻的情況下,習近平同意做出重大改變。
就長期而言,基於孫中山教誨的真正民主將會出現。

我們只願習近平「順乎天而應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