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難想像像安媛這樣端莊秀麗的女子,曾被本該服務、保護人民的公安殘酷折磨多年、瀕臨垂死邊緣。在中國這個公開批准強摘器官的國家,安媛曾被強行灌食、監控、騷擾、非法抽血和監禁,真誠善良的她在無數個黑夜中苦苦煎熬,飽受身心折磨,只為了堅守自己的信仰。

「我最終成功逃出中共魔掌,遠離那血腥黑暗的紅色恐怖政權的統治,來到了自由、民主、美麗的澳洲。不會因為信仰法輪功再有被活摘器官的生命危險了,我覺得自己還是幸運的。」安媛說。

在墨爾本的州立圖書館廣場前,總能看到安媛忙碌的身影,精神百倍的她常常面帶微笑拿著一個徵簽本,禮貌地向過往的路人遞送法輪功傳單。

圖為安媛在墨爾本市中心向過往民眾講述法輪功真相。(本人提供)
圖為安媛在墨爾本市中心向過往民眾講述法輪功真相。(本人提供)

2014年來到澳洲後,重獲自由的安媛將揭露中共血腥迫害法輪功作為生活的重心。對數次死裏逃生的她而言,能讓更多人知道現今發生在中共統治下的最大謀殺案,就能挽救更多的大陸法輪功學員的生命。

安媛說:「我來到澳洲以後大約有四年多的時間,我現在徵簽的人數已經過四萬吧。我把大量時間都放在這上面,因為我也是被抽過血的,當然也就是活摘的對象。我有責任、有義務去告訴人們法輪功在中國被迫害的真相。」

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是1990年代在中國非常流行的佛家修煉法門,共有五套平和舒緩的功法,同時要求學煉的學員基於「真、善、忍」原則提升道德,修身養性。由於祛病健身效果奇佳,使得中國在1999年前就有上億法輪功學員,許多中共高層官員都在學煉,法輪功可說是當時中國最受歡迎的佛家法門。

「沒學法前人生中遇到的困難和挫折,經常使我陷入悲觀、失落、憂鬱等不良的情緒,時間長了我出現了心律不齊的症狀。有時上兩層樓,心跳得都要蹦出來了,全身乏力、冒虛汗,管不住自己的思想和脾氣,為一些事情可以氣得肝部疼痛,隨即肝臟也出現了問題。而精神上的悲觀憂鬱所帶來的痛苦要遠遠超過身體上的痛苦,那時28歲的我覺得自己可能活不過40歲了。」

1998年,身心幾近崩潰的安媛首次聽聞法輪功。「正當我如在泥濘的沼澤地裏苦苦掙扎的時候,奶奶心疼地對我說,『你就學法輪功吧!學那個忍吧!你肯定能好!』從此我捧起了《轉法輪》,書裏博大精深的法理舒展了我緊鎖的眉頭。我開始遇事時向內找,找自己的缺點和不足。這樣,遇事時想問題的基點都發生了變化,身體迅速好轉,疾病不治而癒,身心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使我在返本歸真的路上成為一個更加樂觀、開心、快樂的人。」

正因為法輪功在中國迅猛發展,前中共黨魁江澤民開始視法輪功為眼中釘。他妒忌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受到民眾的愛戴,從1999年開始動用全國的公安系統殘酷迫害、打壓法輪功學員,並利用整個國家的電視新聞、廣播、報紙和網絡,全天不間斷地製造假新聞,抹黑法輪功和李洪志先生,唯一的目的就是要消滅法輪功。

當時大量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非法關押,他們失去工作,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看到這一切,安媛很著急,她不懂為甚麼一個能提高人們道德,使心靈昇華的平和功法,會遭受如此不白之冤,於是她決定站出來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

第一次前往天安門請願遭綁架

2000年7月,安媛與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登上了前往北京的火車,來到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她說:「9點鐘左右吧,我們四個同修來到天安門廣場打坐煉功,希望能有一個和平的、自由的修煉環境。和平請願,剛坐下來也就幾十秒吧,就被非法綁架了。」

他們一行人被帶到派出所審問,為了逼她透露個人信息,一名公安拿打火機燒她的手背,她強忍著痛苦,拒絕透露任何消息。

但其中有一名法輪功學員透露了她的個人信息,於是安媛被送回她的城市,在那裏她被非法監禁了四天,24小時都有人監視她。「因為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採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所以他們監視我、看著我,我吃不好睡不好,身心受到了極大摧殘,這是第一次。」

四天後她終於被釋放,但回到家後的安媛沒有料到,更邪惡、殘忍的酷刑折磨還在後頭。

第二次遭綁架 強行灌食

剛回到家沒多久後,2001年12月中旬,幾名警察闖入安媛的工作單位非法綁架了她,強行把她送到「轉化班」。在那裏,他們逼迫她放棄修煉法輪功。公安每天都強迫法輪功學員觀看抹黑法輪功、歌頌共產黨的影片。如果法輪功學員不配合改變思想,將受到折磨。

回憶起那段黑暗的日子,安媛表情凝重,「我不是木頭,我有我的思想,我有我信仰自由的權利,這是對人權的踐踏,對信仰自由的踐踏。我以絕食來反迫害,他們就強行灌食,幾個人摁著我。那個時候,管子拽出來的時候,上面都是血,我真不願意想起這些。」

灌食通常是一種用於挽救生命的醫療方法,但邪惡的中共使用它來迫害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他們會被灌入不明液體,甚至是導致受害者失去知覺得藥物,許多法輪功學員在強迫灌食下死亡。安媛遭到如此虐待,加上絕食使她健康狀況惡化,血壓極低,她才被無條件釋放,被家人背回了家。

第三次被綁架灌食 鬼門關走一遭

回到家後安媛通過煉功,很快又恢復了健康。她還是想要告訴民眾法輪功的美好及自己所承受的冤屈,於是她開始發放法輪功真相傳單。2004年2月底,一個不明真相的公安舉報她,她再次被綁架到了當地的看守所。她依舊選擇絕食抗議。

但這次的經歷讓安媛在鬼門關走了一遭。「我還是絕食,幾個人摁著我灌食。那裏面的犯人為了給自己減刑,表現得很積極,乾脆用雙腿和全身的力量壓在我胸上,有的犯人還死死掐住我的頭,有的犯人抓住我的頭髮去灌食。他們灌的那些很鹹的東西,令我感到非常口渴,舌頭都像砂紙一樣,把我的胃燒得火燒火燎的,不知道他們灌的是甚麼。」

在被強迫灌食多次後,安媛已是極度虛弱,瀕臨死亡。2004年4月5日早上,四名公安用被子裹著她,將她放在警車上送往勞教所。雖然當時身體虛弱到動彈不得,安媛的意識仍舊清醒。

回憶起當時在警車上的情景,安媛哽咽地說:「我在警車上默默地想,無論給我送到哪去,我也就是這樣了,一口水也不喝了,一粒米也不吃了。我就心裏默默對師父說,『師父啊,弟子曾經說過,在迫害結束的那一天,我要和當地所有的同修,手捧著鮮花,去迎接師父重返故國。可是,可是我不知道,我還能不能等到那一天了,弟子提前把這個心願送出去了……』」

說到這,為了不讓眼淚落下,安媛低下頭。在靜默一陣子、稍稍撫平情緒後,她抬起頭緩慢地說:「那一刻淚水順著我的臉頰默默流淌,那一刻我已無任何所求,那一刻我知道小丑江魔頭和那些惡人,他低估了法輪大法在其信仰者心目中的位置!」

至死不渝的信仰感動公安

或許是安媛至死也不放棄信仰的精神感動了那些公安人員,就在安媛緊閉雙眼任眼淚默默流淌時,其中一名公安說:「把她身底那個被子拽一拽,她身子扭著不得勁。」還有一名公安說:「太陽太強了,拿甚麼東西給她擋一下眼睛。」

雖然當時虛弱的安媛沒有睜開眼睛,但她可以感受到一名公安拿著報紙為她擋著陽光。接著一名公安說:「誰手裏面有軟乎紙沒?她太瘦了, 給她手銬子和手腕之間墊一下,要不然她硌著會疼。」說完就有警察往鐵銬和她的手腕之間塞衛生紙。

這讓安媛感到很欣慰。她說:「我知道 ,這都是因為法輪大法弟子堅持宇宙真理『真、善、忍』。在那樣艱難的情況下,這種信仰是任何因素都不可動搖的,這種堅強的意志使木頭都在哭泣,使鐵石心腸的人都會慢慢地融化。」

安媛被送到勞教所的醫務室後,由於健康狀況過於惡劣,被勞教所拒收,四名公安只好將她送回家中。當安媛白髮蒼蒼的老母親打開警車門,看到被迫害得不成人形的女兒,忍不住失聲痛哭,哭喊著她的名字。四名公安見狀,慌慌張張地趕緊把安媛丟下,開著警車走了,只剩下安媛母親的哭喊聲迴盪在空中。

二十多犯人裏只有她被抽血

儘管安媛最終回家了,但2004年在看守所經歷的一件事,曾讓她困惑不已。直到兩年後,也就是2006年一則關於中共秘密殺害法輪功學員販賣器官的報道問世後,才解開她心中的疑惑。

她說:「我在2004年3月份,在看守所裏面被非法抽血。我當時還納悶呢,怎麼偌大一個房間,二十多個犯人,只抽我一個唯一的法輪功學員的血呢?別人怎麼都不抽呢?」

「直到2006年揭示出來中共罪惡,它在抽血的背後有一個喪盡天良的罪惡,它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來販賣。那時我才知道,原來它是在做這麼邪惡的一件事情!在按著訂單殺人哪!」

「要得到一個配型穩合的腎臟、肝臟,正常情況下,得需要一年或者幾年。而在中共迫害法輪功高峰期的時候,只需要幾周甚至幾天,就能找到一個配型穩合的器官,並且很快就能進行移植手術。這就說明它背後有一個特別龐大的人體器官庫。」

從1999年法輪功學員受迫害至今已有21年,有多少無辜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被謀殺,器官遭摘取販賣?安媛認為數量肯定龐大到令人難以置信,那是一場政府聯合司法和醫療系統,從上到下的公開犯罪。

安媛說:「我也希望中共那個地方沒有發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個事,可是在獲得荷里活國際影片紀錄片優秀獎的《活摘十年調查》,那裏面都有大量的事實。」

採訪中,單單要安媛回憶起在中國的那段惡夢,對她而言已是極大的痛苦,那段不堪的經歷曾經是她試圖淡忘的傷疤,每一次回憶,那烙印在身心上的苦痛總令她忍不住顫抖。但是為了讓世人了解中共的邪惡手段和殘忍,她選擇一次次在海外媒體曝光她的經歷。

圖為安媛在坎培拉國會山莊前發言,呼籲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本人提供)
圖為安媛在坎培拉國會山莊前發言,呼籲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本人提供)

圖為安媛接受澳洲主流媒體的採訪。(本人提供)
圖為安媛接受澳洲主流媒體的採訪。(本人提供)

圖為安媛接受澳洲主流媒體的採訪。(本人提供)
圖為安媛接受澳洲主流媒體的採訪。(本人提供)

圖為安媛接受澳洲主流媒體的採訪。(本人提供)
圖為安媛接受澳洲主流媒體的採訪。(本人提供)

逃離魔掌 在澳洲重獲自由

對安媛而言,現在能安然地走在街上而不用擔心背後有公安跟蹤;能在明媚的清晨到公園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煉功;能自由地享受著燦爛的陽光和新鮮的空氣,而不是獄中的酷刑凌辱和血腥氣味,這簡單的幸福,正是她以前遙不可及的夢想。

這份自由,使得安媛破涕為笑。「到澳洲以後,我自己打工賺錢養活自己,一個月工作十多天吧!剩下的時間我都去徵簽,去領館講真相。我用自己大量時間去徵簽,因為我覺得徵簽是讓世人了解法輪功被迫害的一個很好的方式。」

安媛能在澳洲自由地參加法輪功遊行,非常開心。(本人提供)
安媛能在澳洲自由地參加法輪功遊行,非常開心。(本人提供)

安媛(左一)能在澳洲自由地參加法輪功遊行,非常開心。(本人提供)
安媛(左一)能在澳洲自由地參加法輪功遊行,非常開心。(本人提供)

安媛能在澳洲自由地參加法輪功腰鼓隊表演,非常開心。(本人提供)
安媛能在澳洲自由地參加法輪功腰鼓隊表演,非常開心。(本人提供)

總在街上忙著講真相的安媛,也看到了正常國家的警察和大陸公安形成極大反差。「我剛來到澳洲的時候,我在真相點拿著徵簽板,拿著真相材料,一群澳洲警察在我面前走過去了,其中還有的警察對我善意友好地微笑。我當時⋯⋯我覺得⋯⋯我說澳洲警察和大陸警察這反差怎麼就這麼大呢?在中國,中共的警察對法輪功學員又抓又打又判刑,甚至還活摘器官⋯⋯這⋯⋯這真是不一樣⋯⋯都是頭上頂著一個太陽,都是在一個地球上,都是頂著一個月亮,這反差怎麼就這麼大呢?澳洲真是一個自由的國度。」

在珍惜這份自由的同時,安媛仍念念不忘國內其他遭受痛苦的法輪功學員。多數澳洲民眾的正面支持,帶給她莫大的安慰和鼓勵。

「有一位西人先生說,我看到你們這個真相展板後,我真是覺得你們做的這個事情很好。中共它總在全世界人民面前表現它怎麼怎麼好,你們做這個事把它揭露出來,它究竟在中國都做了些甚麼,讓全世界人都看一看。」

「在我徵簽的過程當中,我跟路人一講明真相,對方爽快地去接我的徵簽本的時候,那是我心中最美的一幅畫面。當我走過我剛才徵簽的那一片地方的時候,有幾個人拿著真相材料在那裏默默地看的時候,那是我心中最美的一道風景!」

在安媛心中,最期盼的未來,就是中共能停止迫害法輪功學員,還法輪功清白,還李洪志先生清白的那一天。她說那一天是所有法輪功學員的心願,也是她可以回去與家人團聚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