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香港這場轟轟烈烈的運動,由反修例上升到反抗中共暴政,被認為是香港人的覺醒運動。香港年輕一代捍衛港人的價值、自由、和未來,付出很大的代價,感動更多的成年人挺身而出,形成不分勇武、不割席、「齊上齊落」的壯觀抗爭場面。

新一年即將來臨,歷史將翻過新的一頁,讓我們來盤點一下這半年多來,在中共暴政的背後支持下,香港警方濫捕濫暴,給港人留下了怎麼樣的創傷。

中六學生精神受創 被迫棄考

據Now新聞報導,9月7日警方在大埔墟站拘捕行動中,一名17歲的朱姓中學生當時只是圍觀,被警方用警棍打得頭破血流、右手手指的尾骨骨折,在醫院住了兩個星期,並以非法集結被捕。

儘管他成功「踢保」(踢保:在警署報到後,拒絕續保,獲無條件釋放),但因無法集中精力上課,患上「創傷後遺症」,每天要吃4種精神科藥物,被迫放棄這屆的文憑應考。

2019年12月26日,香港網民發起「和你SHOP蒙面日」,到大埔超級城等大型商場聚集,防暴警察逮捕抗爭者,抗爭者已被雙手被拷靠牆,黑警還暗地裡小動作打人。(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2月26日,香港網民發起「和你SHOP蒙面日」,到大埔超級城等大型商場聚集,防暴警察逮捕抗爭者,抗爭者已被雙手被拷靠牆,黑警還暗地裡小動作打人。(宋碧龍/大紀元)

朱同學希望未來就讀醫護相關的科目,可以幫助這場抗爭中受傷的人。

被喬裝警察拘捕警暴後 世界由彩色變成灰色

8月11日在銅鑼灣軒尼詩道,一名抗爭者遭到幾名喬裝示威者的便衣和防暴警察察的追逐,他被壓倒在地上,面部流血。這名抗爭者表示,從那一刻起,「我的世界由彩色變成灰色」。

《紐約時報》影像調查組9月報道了這起香港銅鑼灣警員喬裝示威者的拘捕行動,並認為性質惡劣,他們採訪了這名被捕者。

該受訪者還表示,幾棍打到自己一隻眼睛,也打下自己的牙齒,就像被一輛小貨車撞到牙齒、眼睛,痛得沒有了知覺,再被警方用胡椒噴霧噴到受傷部位,就像有很多螞蟻在你傷口動來動去咬你。

2019年12月24日平安夜,港人在各區商場發起「和你Sing,願平安歸香港」活動。圖為防暴警察衝進海港城逮捕民眾。(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2月24日平安夜,港人在各區商場發起「和你Sing,願平安歸香港」活動。圖為防暴警察衝進海港城逮捕民眾。(宋碧龍/大紀元)

另外兩位經歷抓捕的受訪者,其中一個被警察按倒在地後,遭到毆打,警察踩他的臉、踢他的左眼,導致他顱內出血,他幾乎每一天都流鼻血,亦感到暈眩。另一位則關節碎成四塊,必須鑲入鈦金屬片及螺絲,醫療紀錄顯示骨折原因是毆打造成。

3名受訪者都戴口罩上鏡頭,且不敢公開全名或真名,擔心遭到政府支持者的報復。

而7.21元朗事件中一名被打的孕婦,儘管事後孩子平安出生,但至今對當時事件仍有陰影,每次看到有人跑,自己就會不自覺跟著跑。

受到性暴力不敢爆光

香港「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10月份公布的《「反送中運動」性暴力經驗調查》結果顯示,有67人表示曾在運動中遭受性暴力對待,逾九成為女性,大部分20至29歲,教育程度大學(學士學位)以上。調查發現,絕大部分受訪者事發後不願報警,逾八成人質疑「交由警方處理的成效不大」。

前不久紐約時報披露一名香港女抗爭者稱遭到港警的性侵,逃亡到台灣接受墮胎。

圖為11月12日,香港警察闖入香港中大,狂射催淚彈,將校園變成了戰場。(宋碧龍/大紀元)
圖為11月12日,香港警察闖入香港中大,狂射催淚彈,將校園變成了戰場。(宋碧龍/大紀元)

受傷不敢上公立醫院 只能接受祕密治療

香港這場抗爭運動,自6月9日至12月9日,警方承認共發射約16,000發催淚彈、約10,000發橡膠彈、約2,000發布袋彈及約1850發海綿彈。

有很多抗爭者受傷後不敢去公立醫院急症室求診,因為他們的朋友就是在就醫過程中遭到警方逮捕。許多香港醫生組織「地下診療室」,為受傷抗爭者提供義診。

香港醫護界曾在10月26日發起集會,呼籲政府「尊重人權、克制警權」,尊重傷者就醫的權利,停止濫捕。集會上公布的義務醫療統計數字指,有22%傷者需要轉介骨科,22%需要接受物理治療,有2%涉及槍傷,包括被布袋彈及橡膠子彈所傷。

8月2日中環愛丁堡廣場醫護集會。(宋碧龍/大紀元)
8月2日中環愛丁堡廣場醫護集會。(宋碧龍/大紀元)

醫學界的立法會議員陳沛然在10月份表示,估計有3,000名傷者不敢上救護車或往急症室求醫。

據眾新聞報導,20多歲的前線抗戰者阿謙(化名)一路過來傷痕累累:左手手掌骨裂、背部脊椎移位、右手麻痹、胸口遭催淚彈射中、小腿傷口因接觸催淚氣體流膿流血。但他擔心資料外泄而不願意到公立醫院求醫,改為由義務醫師祕密治療。

社會撕裂導致失業、離家、甚至夫妻離婚

《電報》群組有消息指,一名中學生因爲和母親就抗爭運動意見不合,經常吵架,一次他被母親打了一個耳光後,離家出走,至今住在同學家。也有一些學生因為跟家人政見不合被趕出家門,龍門冰室老闆為了支持這部分學生還專門提供免費「學生餐」。

也有在海外生活的香港女士,回港支持並參與這場抗爭,在理大衝突中遭警方的逮捕。保釋後她向外籍丈夫報平安,據蘋果報道,其丈夫威脅離婚,稱既然這麼愛香港,就留在這裡不要回去了。

有人向大紀元投訴,自己因為參加集會遊行,遭中資企業解雇。國泰航空就解雇了多名支持反送中運動的員工,包括時任港龍航空公司空勤人員協會主席的施安娜,引起社會轟動。

8月2日中環愛丁堡廣場醫護集會。(宋碧龍/大紀元)
8月2日中環愛丁堡廣場醫護集會。(宋碧龍/大紀元)

雖然在這場抗爭中年輕一代付出巨大,警方的濫捕濫暴對香港人的創傷嚴重,但一名白領青年David Ng認為這場運動意義深遠:「這是香港開埠170多年來,第一次全民性質的政治運動,更是一次反共運動,有深刻歷史意義,堪比當年武昌起義,打響了中共滅亡的第一槍,中共已經不可逆轉地衰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