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運動昨日踏入第204天,大雨難阻四千市民到中環集會,回顧過去半年的抗爭心路歷程。現場設置圖片展及一塊巨型黑色「連儂布」供市民寫下心聲,有人寫上「解散警隊,刻不容緩」,也有人寫上「天滅中共」。主辦單位稱,會將「連儂布」寄到世界各地,讓世界各地民眾了解過去半年港人所經歷的血與淚。

儘管天色昏暗,集會發言全程更下著大雨,但依然有大批市民戴上口罩或身穿黑衣參加在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的名為「香港人抗爭的日與夜」集會。集會開始前,主辦單位在愛丁堡廣場設置一塊3米乘38米的黑色「連儂布」,寫有半年來發生警民衝突、黑社會恐襲市民的重要日子,供市民寫下心聲。有人在布上寫上「解散警隊,刻不容緩」、「天滅中共」等字句。現場亦展示反送中圖輯,包括一百萬、二百萬零一人大遊行、市民被襲等照片。

集會發言人指,由香港人高叫的其中一句口號,也反映了心路歷程和變化,就是由叫「香港人加油」到「香港人反抗」,到現在是「香港人報仇」。集會結束前,大會播放與反送中有關的新聞片段,又為運動中的死傷者默哀。

7.21令藍絲變深黃

年逾50歲的陳小姐,原本是喜歡旅遊和吃喝玩樂的家庭主婦,更形容自己6月時還是藍絲和撐警、撐中共人士,時常和家中黃絲親人在政見上產生矛盾,「家裏人要去遊行,我都阻止他們」。

但今年7月21日元朗黑社會白衣人襲擊市民事件令她覺醒,看到黑社會狂打市民,「我覺得不正常,怎麼可能沒有警察在」,尤其8月31日,防暴警察衝入太子站月台及列車暴打市民,更加離譜。她之後變成黃絲,幾乎每次抗爭運動,無論是合法(獲警方發不反對通知書)還是不合法的都會參加。

對於中共將抗爭者稱為暴徒,她反駁稱:「警察才是真正暴徒,抗爭者甚麼都沒做就被警察捉,中共更是恐怖。」

她進一步解釋:「中共放縱警察無王管。香港是一個國際金融中心,但看到警察當街打小孩,怎麼可以這樣?」

以往區議會選舉,雖然陳小姐不會投票給親共民建聯候選人,但坦言對選舉不熱衷,經常放棄投票,但今年區議會選舉她提早7時許就去投票,「一定去投」。

今次運動更讓她家庭關係改善,「大家很多話談,大家都沒有想到我會從藍絲變深黃。」

市民除在「連儂布」寫上「解散警隊,刻不容緩」外,還自製抗議警方過度使用暴力及屢屢說謊的標語牌。(宋碧龍/大紀元)
市民除在「連儂布」寫上「解散警隊,刻不容緩」外,還自製抗議警方過度使用暴力及屢屢說謊的標語牌。(宋碧龍/大紀元)

家庭主婦參加每次集會

家庭主婦李小姐強調自己是「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者),「如果連一個集會都不參加的話,那我覺得我對不起這個運動,對不起所有出來參加抗爭的人。」

她含淚說,過去半年多,「幾乎每一日我們都是在憂傷之中度過的」,但依然不放棄希望,「真的不是有希望才堅持,是堅持才有希望」。

龍門冰室老闆 倡發展良心生活圈

集會邀請了多位名人上台發言,其中龍門冰室老闆張俊傑說,感謝年輕人過去半年的付出,否則香港已經大陸化。提到黃色經濟圈概念,他認為市民不應該只向錢看,未來要發展「良心生活圈」,黃藍並非由是不是播放《願榮光歸香港》、派不派水來界定,「其實是心是否支持這班年青人、抗爭者」。

張俊傑指,他早前花了數十萬元成立「香港人嘅冰室資源分享中心」,起初只是希望作為緊急援助,但後來發現,給予有需要人士工作機會更有意義,「可以給他們找到工作機會,得到一技之長」。

張俊傑於12月1日成立「香港人嘅冰室資源中心」,招請專業師傅傳授年輕人手藝,包括美甲、理髮、化妝、電工等技能,至今已成功開辦了十多班。現在已成立兩間中心、三間公司,投資逾百萬元。他希望通過這種方式幫助那些為香港爭取民主自由而失去學位和工作的年青人。

他認為香港下一步要發展良心生活圈,透過不同行業的專才組成,讓年青人有一技之長,從而自給自足。

在一周前的社福界罷工集會上,張俊傑在演講中表示,極權政府一路剝奪香港人的權利,尤其是7.21、8.31事件令人氣憤。他認為如何認定一間店舖是黃還是藍,最關鍵看背後。

他曾多番說:「按良心去做事比賺錢更重要。」

張俊傑指,黃色經濟圈其實是良心經濟圈,他呼籲所有良心的店舖團結在一起,幫助為香港付出的年輕人,教會年輕人怎麼樣用自己的雙手去賺錢,或者教他們一技之長,讓他們能在社會上立足。一起度過難關,合作對付極權政府。

「香港人抗爭的日與夜」集會雖然獲不反對通知書,但現場附近有防暴警察戒備,並有數部警車停泊在中環國際金融中心(IFC)一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