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蕭茗。 這兩天我想談一談台灣大選。 今天我主要想談一個論點,就是這次台灣大選是台灣人對共產黨的公投。

在當今的世界格局中,這次台灣大選和2016年的美國總統大選相似。那次美國大選給處於長期慣性中的美國踩了一次剎車,讓它在國家發展的諸多方面轉向。

而台灣2020的大選,不僅是台灣對共產黨的公投,也意味著台灣將在中共和美國之間做一個選擇。這對美中台的意義都十分重大。對美國來說,台灣可能還會有一個更大的作用,和應對可能的中共倒台有關。

我會結合我最近的採訪經歷給大家講一些故事。另外,大家都知道共產黨對台灣的滲透非常嚴重,那麼具體到甚麼程度。在當今台灣民意大逆轉的情況下。他們的滲透,加上多年來的統戰還有新發展起來的社交媒體引領風向到底能發揮多大作用。這部份內容我想明天如果有時間的話再做一期節目。

台灣大選對台灣的意義

今天,我先分析一下這次台灣大選對台灣的意義。我先給不太熟悉台灣大選的朋友做點介紹。2020年1月11日,中華民國將進行第15任總統、副總統和第10屆立法會選舉。這屆選舉是台灣第7次正、副總統的公民直選。

直接選舉就是公民「一人一票直接投給自己喜歡的參選人。誰得票多誰就當選。這就是香港人一直在爭取的雙普選。也就是特首和立法會議員由香港人一人一票直接選出來。而不是特首由1,200人組成的選舉委員會選出來。立法會議員由地區直選和功能組別共同選出來。

與這次大選最相關的台灣政治背景就是民進黨在2018年九合一選舉中慘敗。那次選舉台灣一共選出了10,000多名地方官員。可是說是地方政治的大洗牌。結果是國民黨大勝,民進黨大敗。我說最重要的幾項。直轄市和縣市長的選舉國民黨贏了15席,民進黨只贏了6席。直轄市和縣市議員的選舉,國民黨得了394席,民進黨得了238席。九合一選舉之後,蔡英文辭去了民進黨黨主席的職位。她的民調也跌到了最低,大概只有10%的支持率。

那麼,現在蔡英文的支持率達到46.3%,而韓國瑜是14%。 整個是一個大反轉。另外在立法院的支持度方面,民進黨也領先國民黨大概10%左右。現在離大選還有不到兩周。如果這個趨勢保持下去,民進黨不僅會贏得總統大選,也會贏得立法會的多數席位。這在一年前是不可想像的。

蔡英文大翻身 中共一手造成

那麼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呢?可以說這完全是中共一手造成的。2019年1月2日,習近平在紀念《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的紀念會上做了一個發言。《告台灣同胞書》是中共建政之後、民主黨派、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等組織機構對台灣發表的公開信,被視為中共對兩岸關係最早的政策性文件,這個《告台灣同胞書》總共發表六次。以1979年1月1日的那次最有名,內容主要是商討結束兩岸軍事對峙狀態,並提出兩岸三通、擴大兩岸的交流。

習近平這個講話就是紀念1979年的那次告台灣同胞書。他的講話一共有二個主要意思。一個是重申中共和台灣達成了「九二共識」,這個九二共識就是承認「一個中國」。但是台灣那邊說的是「一個中國,兩岸各表」。也就是他們承認的一個中國是中華民國。而中共這邊說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習近平的第二個主要意思是,中共確定了要在台灣實行一國兩制。他還強調,兩岸必須統一,必然統一。這個問題不可能一代一代拖下去。

蔡英文在第二天就做了回應。她說了兩個意思: 一個是我們(我想是指民進黨)始終未接受「九二共識」。第二,台灣絕不會接受「一國兩制」。

這個話一落地,她的民調馬上起飛。這還是今年一月份的事情,那時候香港的反送中還沒發生。習近平這番話到底威力有多大。我這裏引用台灣中央研究院社會研究所的一項調查結果。

這個調查顯示,2018年問台灣人,是國家主權比較重要,還是經濟比較重要,認為經濟比較重要的有百分之五十幾,認為國家主權重要的只有百分之三十幾。但是到了2019年,認為國家主權比較重要的升高到了60%,認為經濟比較重要的只剩30%,這是個大逆轉,這個大逆轉是在今年五月做的民調,那個時候香港事件還沒有發生,也就是說,在這之前台灣人民的主權意識已經升起來。

到香港抗議開始之後,情況進一步明朗。香港就是台灣的前車之鑑。絕不能一國兩制。所以,蔡英文的民調進一步上升。

坊間流傳著這麼一個說法。就是不管中共那邊多想在台灣大選期間威脅台灣,讓他們選國民黨的候選人,他們都必須克制自己的衝動。因為只要他們一開口,就肯定是幫蔡英文的忙。這個在以前已經屢試不爽了。

所以,這次台灣大選基本上就是對一個命題的選擇。台灣是要親中共,還是遠離中共。單就這個議題,中共在香港的作為,他們自己的言行已經足以讓台灣人作出選擇了。

美國和台灣的關係幾經沉浮

但是,這還不是事情的全部,現在整個的國際形勢,尤其是中美貿易戰,中美逐漸走向全面對抗的趨勢,也迫使台灣要在中共和美國之間做一個選擇。說起來這是一個有點殘酷的現實。就是台灣和美國的關係從來沒能成為一種獨立的兩邊關係。

台灣是一個更大的局中的一個籌碼。美國和台灣的關係幾經沉浮。大家最熟悉的就是尼克遜訪華,美國為了要削弱蘇聯,在中蘇之間造成裂痕,最後和中共建交,和台灣斷交,台灣也被踢出聯合國。台灣那次就成了大國博弈中的一個犧牲品。被美國背叛了。

結果40年過去了,美國終於回過味來,自己養虎為患,中國不僅沒有成為自己期望的轉向自由民主,反倒是成了自己最大的威脅。現在中美逐漸走向全面對抗。

台灣的戰略位置一下凸顯出來。無論是軍事上,經濟上,還是意識形態上,台灣的站位,都對中美雙方意義重大。所以現在美國很明確的希望台灣站在他這一邊。但是,這看起來台灣又成了中美博弈中的籌碼。

既然是籌碼,就有被犧牲,被放棄,被背叛的可能。就像以前發生的事情一樣。對這一點台灣人是如何想的,美國又是如何想的呢?我了解到的情況是,台灣和美國,都非常清楚這個現實。

台灣清楚地知道自己一直是大國博弈中的籌碼,他們接受這一點,也冷靜地利用這一點來為自己爭取更有利的政治經濟地位。對於美國來說,美國也承認這一點。在美國親台灣的政治家中,也希望台灣能抓住這個歷史機會,使中美博弈成為台灣騰飛的契機。

同時,我認為美國經過這四十年,也學到了一個重要的經驗,就是價值觀的相同是最根本的東西,所以,未來和台灣的交往,這個理解應該也會有所體現。

台灣是未來中國的榜樣

最後一點,可能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台灣對於美國來說,是給未來的中國保留的一粒能夠生長出自由民主的種子,它是一個範例,一個榜樣,一個希望。是中共倒台之後,對14億中國人的一個聲明,也是一個撫慰,那就是:華人有能力建立一個自由、民主,尊重人權的社會。它也能夠繁榮昌盛。整個西方和美國都擁抱這樣的社會。

為甚麼這一點很重要呢?因為那樣一個龐大的人群,龐大的社會,在執政黨瓦解之後,從心理上,精神上都需要疏導。美國希望後共產黨的中國社會成為自由世界的一名成員。那將是對整個世界格局,對美國的國家利益,包括國家安全、經貿利益等都意義極為重大的一件事。

所以,如果美國的領導人有遠見的話,他們將會知道,這次的台灣大選,就是為共產黨倒台之後埋下的一顆中國未來走向自由的種子。

那麼,美國的當國者有沒有這樣的遠見呢?我覺得起碼現任的特朗普政府比以往的幾屆都更認識到台灣的重要性。下面我給大家舉一個我自己觀察到的例子。我覺得這個例子既能說明台灣在中美對抗的格局下在戰略上對美國日益增加的重要性,也體現了美國把台灣作為價值觀相同的盟友的態度。

中共盯上南太平洋島國

前幾個星期,我去參加了華府一個機構,叫台灣全球研究中心的研討會。那次活動聚集了媒體、台美專家學者、台灣外交官,還有一位特朗普政府的代表。她是美國國務院東亞暨太平洋事務局副局長。那場會議討論的主題是中國帶給美國和台灣在南太平洋地區利益的挑戰。

先說一下,南太平洋的島國都是甚麼國家呢?比如巴布亞新畿內亞、索羅門群島、基里巴斯島等等。他們環繞著澳洲和紐西蘭,是這兩個國家的第一島鏈。澳洲和紐西蘭都是五眼聯盟國家。是美國的盟友。美國在他們那裏也有駐軍。相當於是在南太平洋的落腳點。

那中共要想在南太平洋落腳怎麼辦呢?他們自然就會盯上這些周圍的島國。

2017年6月在中國正式宣佈「一帶一路」倡議將擴大到包括三個藍色經濟通道,其中一個是南太平洋。這些島國都非常貧窮。基礎設施極為落後。中共就跑到那裏,說我來給你修橋造路,那他們當然高興了。這些國家的領導人對美國的官員說,我們也支持民主自由,但是美國沒管過我們呀。我們也想發展,過上好日子,只有中國來幫我們。那我們當然和他走得近了。

在這種情況下,中共要提出,你們要在我們和台灣之間做選擇。那結果可想而知了。所以前一段時間,兩個南太平洋島國相繼解除和台灣的外交關係,和中共建交。

在講到這個過程的時候,那位主持人就說了他觀察到的一件事。大家知道美國國務卿在各個國家國慶的時候,都要代表美國向那些國家發出賀電。當南太平洋的索羅門群島國慶的時候,蓬佩奧的賀電大意是這樣的,祝賀你們的國慶日,希望你們國家發展得很好,我們很重視和你們的關係等等,最後冷不丁地來了一句,希望你們分享台灣的民主自由帶來的啟示。

這位主持人聽到這裏的時候心裏咯登一下,就想是不是這個國家要和台灣斷交了。結果,沒過幾天,果然斷交了。然後,過了幾天,基里巴斯國慶。蓬佩奧又發了一個幾乎一樣的賀電。最後也用同樣的方式提到台灣。結果,沒過幾天,基里巴斯也和台灣斷交了。然後又過了一陣子,另外一個島國國慶,蓬佩奧發的賀電裏面沒有提到台灣。這位主持人想,哦,那應該這個國家現在還是安全的。果然,這個國家沒有和台灣斷交。

美國對台灣的戰略思考發生深刻變化

這位主持人說,我想指出這件事的不同尋常。它是一個外交上的異常舉動。因為美國和台灣在1979年斷交了。美國和台灣沒有邦交,但美國去和自己的邦交國說,你們要和台灣保持邦交。這不是很諷刺很奇怪的一件事嗎?但同時也說明,美國對太平洋,對台灣的戰略思考發生了多麼深刻的變化。

在那個活動上,那位特朗普政府的代表發言,說美國國務院還派了官員代表國務院去台北參加了台灣和太平洋島國的第一次對話。美國去那幹嘛?不就是給台灣站台嗎?這個意思簡直是太明白了。一方面把台灣當成盟友,共同發展和這個地區國家的關係,給他們提供經濟援助等。

另外美國參加這個會,也是一個暗示。就是:你們當中有想和台灣斷交,和中共建交的,要看看台灣後面站著的是誰?你要連美國也一起得罪嗎?是不是要再想想。事實上,副總統彭斯和國務卿蓬佩奧在對這些國家的講話中都明確地提到,美國很重視這些國家對台灣的支持。我想在中共的地緣政治野心,軍事威脅還沒有這麼大的時候,美國對台灣的態度也確實沒有這麼明確。

所以,前幾屆美國政府都沒有這樣做。我前一陣採訪了美國太平洋艦隊的前情報與信息主任。他說他們每天早上五點碰頭開會,六點半再開一個會。他們不是經常討論中國,而是每一分每一秒討論的都是中國。就到了這種程度。

基於價值觀的關係更可靠

最後總結一下。美台關係歷史上一直是視美中關係而定。可以說,台灣一直是大國博弈中的籌碼。但是從尼克遜時代開始的40年來,我覺得美國應該吸取了一些教訓,也再次認識到一個非常重要的事實。那就是雖然國與國之間的關係免不了要談利益,但是基於理念和價值觀的關係要比基於利益的關係更可靠。沒有相似的價值觀,不管短期內利益如何重疊,長期來看,都無法走到一起。

在台灣大選前,我在美國國會採訪了一些國會議員,他們對台灣大選的態度非常明確,有的說,台灣需要知道這次大選意味著甚麼,我們希望台灣能夠抗拒中共的影響力,選出一位親美國的總統。

有的說,我們需要支持台灣,因為他們和我們的價值觀相近。我們對他們作出過承諾。因此我們要幫助他們。這些都是美國的民意代表。在時局把台灣推到他最強有力的盟友的視線中心的時候,台灣確實要把握好這個機會。

好了,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裏了。感謝您的收看。如果您喜歡我的節目,請訂閱和傳播我的頻道。謝謝,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