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之際,紐約法輪功學員恭祝李洪志師尊2020年新年快樂!恭賀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他們以弘揚大法的社區活動照片做成賀卡,敬獻他們的師父李洪志先生。

無法用語言表達的無盡感恩

葛佳,來自中國廣州,1995年在廣州經朋友父母的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功。原在廣東電視台工作的她,身體一直很弱,除了肝膽,身體各部位都有慢性病,特別是每月高燒一次,每次不得不請假臥床一周,醫院也檢查不出高燒原因,是台裏有名的病秧子。部門領導評價她:重活幹不了,輕活不能幹。曾一度想把她安排到倉庫工作,那是老弱病殘待的地方。

法輪功學員葛佳現場表演琵琶獨奏《萬古天門開》。(李桂秀/大紀元)
法輪功學員葛佳現場表演琵琶獨奏《萬古天門開》。(李桂秀/大紀元)

「我從懂事起就一直在尋找人生真諦、探索宇宙的真相。當讀了大法書籍《轉法輪》後,我所有苦苦不得其解的人生迷惑全部有了答案,以致欣喜淚流。我毫不猶豫地投入到大法修煉。」葛佳說。

意想不到的是,葛佳修煉不到一個月全身病痛一掃而光,從此精神煥發,令同事、領導驚訝不已。過去抬不動的設備搬起就走;因為嚴重失眠導致的迷濛雙眼明亮了;不但不再請病假,同事們都說她現在是一個人幹三個人的活;「誰有甚麼事請假,剩下的活我全頂了。其它部門同事找我們部門製作節目時,如果節目不趕時間,他們都選我當班的時間。」

所以年終台裏評先進,葛佳在科裏全票當選,推都推不掉。大家一致推舉同一個人,這是科裏從未有過的現象,也是葛佳到台裏多年不曾獲得過的榮譽。「這時部門領導提拔我做副科長,但被我回絕了,我想讓給其他同事。」

「修煉前因為心態悲觀,所以感覺處處不順心,活得很苦、很累,身心疲憊。如果不是考慮父母的感受,我可能早就不打算在人世了。」

修煉後,葛佳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了悟了人生真諦,明晰了事物的因緣關係,所以遇到甚麼事都不會在心裏停留,每天過得開心幸福。「感恩師父挽救了我的生命,感恩師父給了我一個未曾感受過的健康身體,感恩師父賦予我一顆樂觀豁達的心。最最感恩師父將給我未來最最圓滿的歸宿。」她說。

心裏充盈著無盡的感恩,無法用語言表達。借給法輪功師父拜年演出的機會,葛佳創作了一首琵琶獨奏曲《感恩》,以表達她對師父無盡的感恩。

師父給予我生命本質上的昇華

劉錫銅,來自中國青島市。二十幾歲時見雜誌登有諸葛亮稱骨算命法好奇,將自己的生辰八字相加,稱今生命運是「修煉」。

劉錫銅在紐約法拉盛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恭賀新年。(李桂秀/大紀元)
劉錫銅在紐約法拉盛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恭賀新年。(李桂秀/大紀元)

他說,「我是在中共邪黨文化的毒害下長大的,對佛門的知識一竅不通。當我第一次看到《轉法輪》這部高德大法時,就被其博大精深的法理所折服!『真、善、忍』滋潤了我乾涸的靈魂深處,我那污濁滿身的惡黨文化被大法即刻洗滌。」「我的心境、心性在二十多年的修煉熔爐裏得到了錘煉和昇華。」

得法前,劉錫銅曾經是大陸著名的書法家。由於出人頭地和在當地社會上的影響,一九九五年他被人才引進調入青島。

「面對殊榮,我崇尚名利、追求拜金思想的慾望越加強烈。但這一切卻不能給我帶來幸福,各種疾病的折磨使我痛苦、惆悵,甚至對生命失望。」他說。

特別是腦萎縮對劉錫銅造成肉體與精神上的巨大傷害,他常以後腦勺猛撞牆壁,臥躺時猛叩床頭,或攥拳猛擊頭顱、或叫家人猛敲後腦勺來減輕時時襲來的巨痛。「我感覺到了快死的絕望,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此外,劉錫銅的腰部椎間盤突出,重時臥床半月不能動。心臟病導致冠心症發作,口袋裏常年裝著急救藥。他的氣管炎年年犯,重時肺部感染。還有胃潰瘍、鼻炎等疾病的折磨,身體沒有一個零件是完好的。「我的智力全面下降,像個植物人一樣常年在昏睡中活著,度日如年。工作中靠記錄勉強維持,看書超不過五分鐘腦疲力盡,一頭栽倒床上昏睡約半小時才能回過神兒來。」

「求過名醫名藥,做過高壓氧,甚至求神弄鬼,均無濟於事。」

劉錫銅活動現場書寫的書法「善待大法 洪福無邊」、「大法洪傳眾生得救 佛恩浩蕩萬物更新」、「金錢易得 大法難求」。(李桂秀/大紀元)
劉錫銅活動現場書寫的書法「善待大法 洪福無邊」、「大法洪傳眾生得救 佛恩浩蕩萬物更新」、「金錢易得 大法難求」。(李桂秀/大紀元)

1996年6月,偶然的機會,某領導向劉錫銅介紹了有關法輪功祛病健身的一些情況,並送給他《轉法輪》和《轉法輪》(卷二)兩本書,他如獲至寶。腦萎縮已經多年不敢看書的他,此時,卻一口氣將兩本書讀完,知道了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

「由此我認定《轉法輪》是一本修煉的寶書。緊接著我參加了集體學法煉功。」

「大法在我身上展現了神奇。」他第一次做靜功兩手就有法輪旋轉,學法兩、三天心臟病即除,月餘消過兩次病業,每次高燒腦脹,筋骨酸痛,汗水淋淋。

他說,「師父教誨弟子: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轉法輪》)我悟到痛苦都是自己的業、自己的難,自己的業就得自己消。第二次消業,出現神蹟,一是腿能雙盤了,二是兩臂抱輪時有上飄之感,一點兒不累。」

時過不久,劉錫銅所有的病全好了,他高興地把一箱藥連同藥鍋都扔進了拉圾桶。

劉錫銅的太太和兩個女兒看到他身心的顯著變化,也主動提出學法煉功,「我與家人的修煉變化,也贏得了單位、社會及親朋好友的一致好評。」

參加華埠演出的全體法輪功學員恭祝師父新年快樂。(李桂秀/大紀元)
參加華埠演出的全體法輪功學員恭祝師父新年快樂。(李桂秀/大紀元)

隨著對大法認識的提高,劉錫銅的道德水準、心性、境界也在提高,以至對常人那個名利場上的爭奪也在看淡、看輕,有些不好的東西也在不斷地放棄。

「過去我把書法作為功成名就的金橋,作為興家立業的聚寶盆。說白了退出常人的名利場,實質上等於丟了錢,砸了半個飯碗。若是沒有堅如磐石的毅力,沒有對大法長期奠定的基礎,是很難做到的。」

他說,「例如我們療養院是名家、名人薈萃之地,1996年以來,中國書法家協會連續多年在我院舉行書法創作培訓班,省內外許多書畫名家也慕名前來我院進行創作,加之青島在我院組織的各種筆會,可謂群芳鬥豔,蔚為大觀。正是收藏、拜師學藝的大好時機。可是我沒有那麼做,不索要、不收藏、不拜師,因為我是個修煉的人,一言一行都代表著法輪功弟子的形象!」

1996年新年將至,院領導見劉錫銅拖著兩個孩子,家境困難,便拿出近千元救濟金讓他全家過個好年!「我對來送錢的人說:『院領導心意我領了,但是這錢我不能收,修煉了知道不能隨便索要別人的東西。』因此院領導稱讚說:『法輪功學員品德就是高,以後我院招工多招收煉法輪功的。這些修煉真善忍的,放在哪個部門,我當領導的都放心。』」

1999年江澤民流氓集團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後,劉錫銅想:在大法遭受魔難時、師父被邪惡編造謊言誣陷時,他要站出來,替大法說句公道話,「我淚如泉湧」。

「我走上天安門廣場喊了『法輪大法好!』我被抓、被打。去天安門廣場打橫幅,我被惡警押送到天安門廣場公安分局指罵,差點被惡警打死。」

「當巡警問我來北京幹甚麼時,我說:『撤銷江澤民的錯誤決策!』他雖然對我不客氣,但他還是把我說的話記在了登記簿,我想我沒白來,以實際行動證實法輪功是正道正法。」

2000年5月26日,劉錫銅與青島四名法輪功學員再次走上天安門廣場打橫幅。

他們打開「真、善、忍」的橫幅不到半分鐘,巡警急速趕來,強行奪走橫幅。一位女大法弟子的一米長的「真、善、忍」橫幅剛打開,立即被警察奪走。當時劉錫銅以全力從兩名警察手中將橫幅奪回來,塞進褲腰,用皮帶紮緊。當夜,五位法輪功學員被押送到青島當地派出所。

劉錫銅說:「我從惡警手中奪回的橫幅仍在腰裏紮著,我急中生智,待我們還沒有被押送看守所之前,我立馬與看管我們的保安講真相,隨後把橫幅從腰裏掏出來,請求這位保安把橫幅送到我家。他見我們都是些善良與質素很高的人,答應並問了我家的地址。半月後我從看守所回來,那幅一米『真、善、忍』橫幅已安然在我家放著。」

在大陸歷經種種魔難,為給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劉錫銅被非法關押二十餘次,遭受過十幾種酷刑折磨,九死一生。

他說:「勞教所、監獄的非法關押,無論在哪裏,我對師父、對大法時常升起無量的感恩!我那顆對師父感恩的心,對救度我的大法感激涕淚,赤誠不變。」

「法輪大法挽救了我,給了我新的生命,讓我懂得了人生的真正意義和做人的道理。」值此2020年新年之際,劉錫銅向師尊拜年!「恭祝師尊新年快樂!感恩師尊的無量慈悲,感謝法輪大法給予了我生命本質上的昇華、脫胎換骨的重生和美好的呵護!弟子只有精進實修,才能對得起師尊的慈悲苦度。」

為此,劉錫銅特作詩曰:                                    

                                                    《頌 師 恩》
                                正法聖緣二十年, 學員巨難一肩擔。

                                慈悲善裁萬蓮苦, 天地勞心無量寒。

                                主佛神功喚迷眾, 洪恩浩蕩延時年。

                                法徒蒙冤講真相, 救度眾生綻春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