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是自由世界對抗中共極權的第一個橋頭堡。「反送中」運動引發了香港人的覺醒。有專家認為,這場運動還會持續一些時間,特首林鄭月娥的下場必定非常悲慘。

與中共的抗爭是長期的

近日,香港資深大律師梁家傑對大紀元記者表示,2019年,香港人以「反送中」運動為開端,引發了一場為自由、人權、法治及生活方式與中共極權抗爭的運動。這是香港人的一個很深切的覺醒。如果現在不出來抗爭,香港可能就永久消失。而且在這場運動中,港人所遭受的困難感動了很多自由世界的人民,他們好像感同身受。

他還表示,香港是在扯著五星紅旗的地方行使自由,保護人權、民主法治,在世界上獨一無二。香港中西文化薈萃,與自由民主陣營的國家有深厚的淵源。當香港人受到中共強權威脅時,香港成了自由世界對抗中共極權的第一個橋頭堡。

《中英聯合聲明》承諾香港移交主權後,香港人享有自由、法治等制度五十年不變。

「現在才過了大約20年,中共就想全盤推翻,凸顯了中共是怎樣用高壓,對自由民主模式中的一些自由、人權、法治及生活方式的摧殘。這也讓自由世界的人們,很自然意識到對於中共的威脅,若不及時撥亂反正,以後就很難再去抗逆了。」梁家傑說。

他還說,「如果想要速戰速決,立竿見影,只會引來中共更大力的鎮壓。正常說來,中共不會玉石俱焚。」從中共當局目前路線看,這場運動還會持續一些時間。

公民黨主席梁家傑分析,中共是以維護它自己的統治權利來考慮的。如果讓香港玉石俱焚,它在大陸的權力亦會不保。香港人決不能退讓,後退便是萬丈深淵,如果退讓原有的價值及制度都將不復存。只能以另一個形式來作比較長期的抗爭。

「黃色經濟圈」是個好東西

梁家傑指,香港現在出現的一個「黃色經濟圈」是個好東西。這是在中共的壓迫下,追求自由、人權、法治的人們為了自救,僅僅是互相扶持,互相鼓勵而已。根本不是甚麼「畫地為牢」,與自由經濟沒有衝突。「黃色經濟圈」可以說是一個良心經濟圈或真誠生活圈。

「這個現政權很無恥,大力鎮壓堅持自由、人權、法治生活方式的香港人。你這麼打壓,我們自成一圈,有了經濟活力,可以讓親政府、親共陣營的人有經濟損失,他們會痛的,我們為甚麼不做呢?!這個事應該搞,而且要多搞、大搞,真心地去搞。」梁家傑說。

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後,歐盟、英國、加拿大、澳洲等都在仿傚。中共與自由民主世界對壘之局正在漸漸形成。在這種情況下,有傳說,中共想利用林鄭強推23條的立法。

對此,梁家傑認為,現在香港人對特區政府和中共的信心頻臨崩潰,甚至已經崩潰。這個時刻去推一個會影響和削弱人權自由的23條,必定會將香港人逼出來反抗。

他說,「共產黨的本質是要繼續擁有權力,如果它想在大陸繼續管治,沒有理由走這一條路。這是中共在大陸加速喪失權力的一條死路。」

林鄭擔任特首後,搞得習近平在世界完全沒有面子;11月24日,香港區議會選舉建制派大敗;接著蔡英文躺著都可以當選台灣總統了。

「這些全部都是死罪,林鄭的下場必定非常悲慘。」梁家傑說,她還三次讓路透社為其指正。一次說自己辭過職,主席不讓;接著說港人提出的五大訴求,想答應一兩個,但主席不同意;現在又說「送中條例」是中紀委從頭到尾一手搞的。這些事是不能被中共相容的。這不會減低林鄭的罪業,只會增加習近平對她的仇恨。

林鄭可能有異心

在澳門主權移交20周年典禮晚會上,習近平同一眾官員、包括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一起鼓掌唱歌。站在林鄭身旁的其丈夫林兆波,雙手置於腹前不鼓掌,雙唇緊閉不唱歌,表現出不合作姿態。

梁家傑分析,可能林鄭和先生講過不滿意中共逼迫她去做這麼多齷齪事,所以作為學者的林博士自內而型於外,不買中共的帳。如果他真是這樣,說明林鄭不只是無能,而且還有異心,對中共不是絕對忠誠。蠢人中共可以繼續留用,但有離心的人,一定不能容於共產黨。

梁家傑還指,林鄭和律政司司長鄭若驊這兩位女士,如果真有離心,想向自由世界投誠、變節,問題就很嚴重了。這樣有違主子之意的,都是沒有好下場的,這個結果早就寫在牆上了。他懷疑這兩位女士現在24小時有人看著。

「如果林鄭真的想減輕自己的罪業,將來沒有太多的遺憾,就用手中的權力馬上成立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在1月1日區議會上任之際,重啟政改討論。反正橫豎是死,這樣起碼700萬香港人會覺得你最後做了一件好事,這樣反而明智一些。」梁家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