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自反送中示威以來,走資似乎從未間斷,信評展望也被國際信評機構惠譽下調至「負面」,而日前發生的「星火同盟」帳戶被凍結一事,是否進一步打擊國際投資者的信心,美國克林信大學(Clemson University,克萊門森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徐家健做出解析。

英倫銀行最新一份報告顯示,從今年4月至今,約有50億美元(約390億港幣)從香港投資基金中撤出。香港的上海商業銀行也指出,單在8月份,港元存款已減少1110.79億元港幣。

對此,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徐家健表示,香港的走資情況不是很嚴重,但不可否認,它正在發生中,在中美貿易戰和反送中風波的雙重影響下,走資是一個大趨勢。

「在香港,中美貿易戰是一個影響,之後,反送中風波又是一個影響。看走資的話,一些短線的錢,來得快走得快,那些不用擔心;比較擔心的是,他們是否對一國兩制失去信心,不再將貿易公司總部駐在香港,駐在其它地方。這方面大家要考慮一下,香港的定位究竟是怎麼樣。」

星火事件令國際投資者卻步

徐家健指出,眾籌平台「星火同盟」約7,000萬港元的帳戶,日前遭香港警方以涉嫌「洗黑錢」的罪名凍結,這個事件會令國際投資者卻步。

「你要維持一國兩制,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究竟我們應該怎麼樣去做?比如說,星火那個帳戶,國際社會怎麼看這個事,平白無故被凍結,到底有沒有足夠的證據去說服國際社會,真的是洗黑錢活動,還是與這次反送中運動有關係的政治打壓呢?這個才是要留意的。」

港府打壓眾籌 未必能杜絕活動

徐家健表示,為反送中被捕者提供支援的眾籌平台遭政府打壓,只會逼他們用其它的方法做,未必能杜絕這些活動。

「現在所謂金融科技這麼先進,有很多方法,政府不一定這麼容易打壓得了。所以你大張旗鼓不給他做這個事的時候,未必是一個明智的方法,只會逼他們用一些更難監管的方法,但未必能杜絕或禁止這些活動。但你有這些舉動的時候,給民主派的人或國際社會一種感覺,就是你行使不同的方法去打壓他們。」

維持香港金融中心地位 保障司法獨立很重要

國際信評機構惠譽今年9月將香港長期外幣發行人違約評級(IDR)由「AA+」下調至「AA」,信評展望也下調至「負面」,惠譽稱,香港數月來持續的衝突及暴力,正在挑戰「一國兩制」的底線及韌性。不過,惠譽12月12日發表報告稱,目前沒有證據顯示,社會動盪會損害香港作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

對此,徐家健表示,建立一個國際金融中心需要很長的時間,與信心很有關係,信心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建立,也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摧毀掉。他還說,哪些地方可以發展金融業,其中一個重點就是所謂法源,是不是行使普通法。

香港是英國的殖民地,澳門是葡萄牙的殖民地,英國實行普通法,葡萄牙實行大陸法,根據一國兩制的原則,香港繼續保留普通法制度。

「在這兩個法系下做了一個研究,對企業的保障,普通法繫好很多,因為他們的做法可以保護投資者,對於債權人和小投資者的保障,普通法很多地方做的比較好。所以整個反送中運動,司法是否獨立,是一個很重要的討論環節,香港人爭取的是法治,這個東西就是普通法,與大陸、與澳門的做法有不同。你想在澳門,短時間內發展成一個金融中心,其中一個難度,就是它不是行使普通法。」

徐家健指出,要想維持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保障司法獨立,是十分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