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一名內部舉報人表示,聯合國下屬機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公室」,常年向中共提供參加聯合國日內瓦會議的人權捍衛者名單。專家表示,聯合國功能不彰要求進行改善,呼籲應重視中共迫害法輪功等中國人權議題。

據「霍士新聞網」(Foxnews)報道,早在2013年,聯合國僱員艾瑪·賴利(Emma Reilly)就曾對聯合國人權辦公室的這種做法提出了指控。她在10月21日寫給美國高級外交官和國會議員的一封信中說:「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顯然在繼續提前向中共提供信息,透露哪些人權工作者將會參加在日內瓦的會議。」

台灣中正大學傳播學系訪問學者、中國問題專家曾建元12月24日受訪說,上個月他去日內瓦參加國際人權會議,和當地從事相關人權活動的NGO及大學生、研究生交流,他們表示聯合國機構裏的中國籍職員及官員,有好的機會就會拉自己人進來,因此聯合國裏中國人的人數相當多,再加上中共是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會員國,所以聯合國被中共滲透嚴重。

曾建元說,他相信以中共的做法,對於駐外或相關人員的影響或控制,如果要求這些人員提供一些資料回國內,這些都是可以想像的。聯合國裏可能有中國籍官員提供這些資料,甚至他都會懷疑裏面或有涉及到間諜的行為。

他表示,聯合國機構沒有義務對中共提供這些資訊,因為這可能涉及到不法行為,至少對於當事人個資及私隱沒有做到保護、遭到濫用,特別是如果送到中國其實是很危險的。他表示,中共對國安的觀念跟世界各國有很大的差異,也許在聯合國當中認為是公開資料,或是認為沒有甚麼危險的資料,但送到大陸去都可能變成罪證。

「這在台灣過去就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事」,曾建元強調,在台灣的公開資料在大陸竟然變成罪證,某些人因此受到中共的刑事處罰。這部份自由世界或聯合國機構相關人員,都要慢慢建立起安全的觀念,也就是這些資料的提供,都可能變成中共對他們認為有危害國安人士的一種司法上迫害,這也是聯合國在人事管理上必需要留意的。

「聯合國的世界人權宣言及兩公約需要落實」,他說,對於人權的尊重是聯合國當初成立的重要初衷,也就是要維護世界的和平。他表示,對於違反聯合國國際人權憲章的國家,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應擔負起國際制裁的角色,但因為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有否決權的設計,使得中共對聯合國功能造成很大的傷害,反而影響了國際人權的價值及秩序。

曾建元說,聯合國在過去成立七十幾年中,對於重大人權事件還是有很多的努力,也就是有理想去指引聯合國往前進。但中共取代中華民國在聯合國地位取得否決權後,一票就可以否決全球將近200個國家的決議,所以當聯合國被這些少數流氓國家綁架,「我們也看到有一些聲音出來,討論是否要另外成立民主國家的聯盟」。

他表示,聯合國畢竟還是目前各國針對中共人權問題,可以提出檢討要求其改善的非常重要的場域。最近一、二年針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等議題,美國等國都在聯合國機構當中揭露,讓國際輿論來形成一種對中共的制裁或道德上的譴責。

曾建元說,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每次所做各國人權報告的審查,也對中共迫害人權拿出來批評,所以利用聯合國發聲作提醒及揭露,還是會有抑制中國人權惡化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