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12月21日,台灣高雄同一天舉行了兩場遊行,一個是支持韓國瑜一方的遊行,有35萬人參與,另一個是反對韓國瑜的遊行,50萬人參與,這一方舉著一幅超大的調幅,受香港的啟發,條幅上的文字寫道:光復高雄 保衛台灣。而韓國瑜之所以引發這麼大的爭議,是因為有人認為,他是中共在台灣的代理人,如果1月份當選,將使台灣跟大陸走得更近。不管怎麼說,當天的遊行和平落幕,雙方沒有衝突,警方更沒有暴力驅趕行為,有人稱讚這是有賴台灣現在的民主。

而在香港,12月22日周日,冬至這一天,港人在中環的集會,再次遭遇警方暴力驅趕,警方發射了催淚彈,甚至再有警察拔出真槍。面對這樣的局面,香港人繼續堅持,接下來直到新年1月1日,都有形式豐富的抗爭活動進行。這期間可能會是港人抗爭的另一個高潮。

而我們今天所講的,既涉及到香港人的可持續性抗爭,也有關「中國製造」。將談到「中國製造」的兩顆「定時炸彈」,一個是從香港的「黃色經濟圈」和正在籌備的網購平台入手,另一個,則要從最新發生的,來自大陸監獄的另一封「求救信」說起。

由「求救信」談起 中國製造的一顆「定時炸彈」:反道德

聖誕節到了,西方的很多家庭都開始準備歡度佳節。誰也不想在滿心歡喜的日子,看到悲傷的事情。

22日,英國一家媒體報道,倫敦南部一個6歲的小女孩,在一張聖誕卡片商發現一行大寫的英文字母:「我們是在中國上海青浦監獄裏的外國囚犯。我們被強制勞動。請幫助我們,並通知人權組織。」此外,上面還寫到,希望看到的人幫忙聯繫英國記者韓飛龍(Peter Humphrey)。

韓飛龍曾在中國大陸被關押過,他後來說寫信的人,一定是曾在上海青浦監獄裏認識他的犯人。韓飛龍曾在中國大陸被拘禁23個月,他認為自己被關押的事存在冤情。期間他至少兩年在監獄勞動,製作Tesco卡片等產品,而他在青浦監獄度過9個月。

關押外國籍囚犯是「青浦監獄」的特色之一,根據2018年10月上海政府法制信息網的一個報道,當時有四十多個國家的約170名外國囚犯關在裏面。

韓飛龍得到倫敦那名小女孩發現的消息後,撰寫了獨家報道,刊登在《星期日泰晤士報》。

消息公開後,銷售這張聖誕賀卡的英國最大零售商「樂購」Tesco,快速回應,中止了與相應中國工廠的合作,表示這種監獄勞工產品絕不可出現在樂購的供應鏈中,而這家中國工廠叫做「浙江雲廣印業有限公司」,廠址距離上海青浦監獄有100公里。

中方外交部對這件事做了回應,說是韓飛龍編出來的「鬧劇」。

但是,這種事早已不是第一次出現。

2014年6月,北愛一間時裝店的顧客在服裝中發現中文字條,上面寫著:「我們是中國湖北襄南監獄囚犯,長期生產出口服裝,每天勞動15小時,吃的是豬狗不如的飯菜,幹的是牛馬一樣的活。」字條頂端標著三個「SOS!」

2012年9月,有人美國發現一封求救信,寫信人說自己在監獄被強迫製作購物袋,地點在「青島監獄」。

最為人所知的要屬2012年10月,美國俄勒岡州女士朱莉‧凱斯在購買的萬聖節裝飾品中,發現了一封三折的「求救信」,信中人,後來我們知道的名叫「孫毅」的男子,被迫在馬三家勞教所進行奴役勞動,因而向國際社會求救,而他是因為法輪功信仰被抓捕和勞教。CNN對此做了報道,中國的勞教制度受到廣泛關注。後來,孫毅的「求救信」事跡被加拿大華裔導演李雲翔,拍成一部76分鐘的紀錄片,名字就叫「求救信」。影片使用了很多孫毅自己拍攝的第一手影片,以及導演自己的採訪等畫面製作而成,獲得了被譽為美國紀錄片界奧斯卡的「皮博迪獎」,在爛番茄評分達到100%,谷歌用戶的按讚率是97%。

這樣的事情,能引起這麼大的國際反響,足見中國大陸奴工產品,引發的重視。

雖然中共當局在2013年11月廢止了勞動教養制度,但是奴工產品依然存在,僅僅是不在勞教所內進行。

海外的「追查國際」組織,2019年6月25日,發佈了題為「中共國家監獄奴工產業」的報告,裏面提到,大陸的30個省、市、自治區,有至少681家國有監獄企業。數量之多足以帶來可觀的經濟效益。

這就是我們今天節目要提出的「中國製造」商品的第一顆定時炸彈,這來自「道德」層面。

除了以上提到的監獄奴工產品,大陸的盜版山寨產品、為了打價格戰而推出的低價劣質品,等等,都是違背「道德」原則的生意行為。今天,「樂購」因為這個奴工產品的曝光,停止了購買有關產品。那麼,當奴工產品的問題越來越被聚焦,東南亞和南亞新興的廉價勞動生產力,做出了價廉質好的產品的時候,「中國製造」的生存空間,會不會進一步被擠壓呢?

「反道德」的生產行為帶來的是畸形的經濟發展,因為當這些問題逐漸被曝光之後,那就是一顆「定時炸彈」,隨時讓「中國製造」的經濟泡沫炸裂。

香港抗爭者 籌備「無中國產品」的網購平台

12月23日,香港傳出消息,由一些來自不同行業、支持香港抗爭運動的人,正在籌建名為「重光號」的網購平台。這個網購平台之所以引起人注意,是因為它打出來的最核心的營運特色是:全香港第一家沒有中國製造產品的網購平台。

根據知情人的介紹,這個平台將集合香港所有被稱為「黃店」的支持抗爭的商家,來提供產品,打造「香港品牌」,甚至「香港製造」。從製作、物流、銷售等各個方面,全部由「黃店」或「黃絲企業」參與,目的是壯大香港的「黃色經濟圈」,抗衡中資產業,給香港人爭取更多話語權。網購平台的名字「重光號」,指的是重光香港之義。

目前,「重光號」還在籌組之中。它的出現,至少傳遞了兩點訊號:

第一,從被動轉向主動,從短期走向持久。香港人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示威活動,到堵路、選擇性打砸親共企業的所謂「勇武抗爭」,但這兩種方式,並沒有帶來重大的實質改變。香港的抗爭者因而反思,甚麼樣的抗爭最有實效。

類似以上提到的兩種抗爭形式,基本上都是直接向政府喊話、表達訴求的方式,區別只在於是否採取比較激進的方式。但是這兩種形式的共同點都是,會比較被動,都是要等待政府的回音,但平常的生活,還是照舊,像一些大陸人留言說的,香港人很多東西在使用大陸的啊,這種依賴性,使得香港人在日常生活中,還要依賴他們所抗爭的對象。

這種依賴性也意味著,抗爭無法長期存在,人是會疲勞的,無論精神上還是肉身上,即使是觀賞一部經典的意大利歌劇,反覆觀看人也會產生「審美疲勞」,更何況這種香港人當前的抗爭,是「血肉」與「財力」的雙重考驗。

而最近「黃色經濟圈」的出現,就是香港人把這種抗爭,從被動喊話,到爭取主動權,從短期硬拚,走向長期「可持續性抗爭」的重要一步。「重光號」網購平台,是「黃色經濟圈」概念下的又一個產品,如果順利實現,也是橫向繁榮這個「黃色經濟圈」的一個重要工具。

這個「重光號」網購平台的理念,除了剛才提到的香港本地黃店,也會兼顧銷售優質的外國產品,但是承諾絕不會有MADE IN CHINA的產品。平台還會優先聘用符合條件的香港抗爭人士,盈利還會用於發展本地品牌,同時小額捐助需要的抗爭者。

以上這些理念,正是香港抗爭人群,實現可持續性抗爭、以及抗爭由被動轉為主動的關鍵。

如果香港幾百萬人都罷賣大陸網絡商城的產品,對大陸的很多網絡商戶,肯定是有一定影響,但對於人口眾多的中國大陸來說,也許構不成致命打擊。香港人這麼做的目的本身也不是想打擊大陸的商戶,而是發展自身的「黃色經濟圈」,以持續抗爭,實現訴求。

「中國製造」的另一顆定時炸彈:政治

但是不是這就說明,對這個事情不用太在意呢?我想不能輕視,從長遠來看,對正處於歷史拐點的中國大陸,除了上面提到的「道德」層面的定時炸彈,香港這件事則提醒了另一顆「政治層面」的「定時炸彈」。

「重光號」網購平台以及香港的「黃色經濟圈」,誕生於反送中運動。這是香港人在汲取歷次抗爭經驗後,為實現訴求而想到的另一種辦法。

大陸企業,粗略分類,有三種。一種是巨型的國資企業,這樣的企業通常直接受益人,就是中共高層的那些紅色家族;一種是私人經營的大型或中型的企業,這些行業雖然是民間私人創辦,但是一旦具有規模之後,除了賄賂官員、打通門路的必要消費,以及可能與政府人士合作開發一些項目外,他們每年的大量所得稅,也是政府的一筆收入,養大養肥之後,也不排除被政府「割韭菜」,據為己有 。

第三種就是小型的私人商家,地攤、網店、餐館、小工廠等等這些所謂小本生意,他們並不一定與政府有關,但是同樣上繳所得稅給政府,特別是,在經濟出現問題的時候,受到影響最大的是他們,雖然分享經濟紅利的時候不一定受益,但是經濟受挫時的苦難,卻要一體均沾。這三種企業,第一種和第二種是最有可能作為中資,在大陸以外的地區發展。

類似香港黃色經濟圈和正在籌備中的「重光號」網購平台、美國的懲罰性關稅等,這些事情的觸發條件都包括大陸的政治因素,但區別是,美國因為中方不公平貿易、知識產權竊取等政治原因祭出的懲罰性關稅,還有各種對大陸企業的制裁,目前首要針對的都是剛才所說的第一種和第二種大陸企業;但是香港的「重光號」網購平台,影響卻更容易施加於剛才所說的第三種,小本生意的大陸商家。

也就是說,香港的這種新的抗爭模式,使得中國大陸受到的經濟壓力,從上到下,合起來變成了一個立體的形式。而且香港這種模式一旦確立並成功,可能會對世界其它地方,特別是同樣受到大陸影響以及中資滲透的地方,起到示範和模仿的作用。而且「重光號」網購平台本身的壯大,也會產生不小的影響。

綜合以上內容,我們可以了解,「Made in China」的產品,在排除本身努力改善質量和工藝的問題外,還要為國內的政治問題買單,而錯的,到底是誰呢?現在這件事,已經不是「初露端倪」那樣簡單。

因為關稅,一些有能力的跨國企業已經把生產線逐漸移出大陸。而大陸本土的大小企業在求生的時候,未來要怎樣才能規避「政治因素」的影響呢,這是時代留下的一個嚴肅課題。

新拍互動

現在進入「新拍互動」環節。前一天,我們首播了台灣知名音樂製作人J,聯合台灣CSM重唱團錄製的《願榮光歸香港》六重唱版本。這首歌的演唱,採用了全新的台語歌詞,台語演唱。

台灣知名音樂製作人J,在12月初就聯繫我們,為這次錄音做了精心準備,同時由於CSM重唱團的檔期安排,時間上也比較緊張,但他們克服了困難。CSM重唱團在檔期之間的空檔,將『願榮光歸香港』的原曲改編、再創作成六重唱的藝術演唱版本,並搭配上台語版的歌詞。之後在台北直接排期收錄。

音樂製作人J來信說:「為了表示我們對這件事情的慎重,這次大家聽到的這個錄音,我們特別採用有別於平常習慣的唱片工業手法,即全曲不做任何音準修改、不做任何平衡調整修飾、不做任何後製處理、不做任何剪接編輯,以純原音表現。完全靠歌手的專業水準、錄音師的錄音技巧完成。一刀未剪、一次唱完、直接原檔送上。」

J在信的最後說:希望香港的朋友可以從旋律跟歌詞的字理行間感受到台灣人溫暖溫柔的支持。

觀眾們聽過這首歌曲後,也是感慨很多:

大陸觀眾Ian留言說:台灣CSM重唱團唱得非常棒!歌聲傳到我靈魂深處, 震撼,感動。

觀眾Phoebe留言說:感謝台灣人美妙歌聲,聽著第一個Bar未完,已淚流不止。

觀眾Superman說:特別好聽,讓我forward給我的台灣朋友欣賞。

還有觀眾討論其中台語的發音。有人看到第一句,眼淚一詞在這裏的台語歌詞中發音為「目屎」。覺得聽上去不太習慣。

觀眾夢蝶在回覆中解釋說:閩北方言和台灣閩南語差不太多,眼淚讀音就是這樣,淚和屎確實同音。

因為台灣在1月初就要進行總統大選。有的觀眾聽過這首台語的《願榮光歸香港》之後,也自然聯想到台灣。

觀眾張先生說:台灣同胞兄弟在1月份的選舉時,一定要選出正確的總統和議員。不能讓中共在台灣內部顛覆台灣的民主自由。台灣的年輕人們一定要去投票呀。

也有觀眾留言,提出希望更多人能夠認識到自由的價值。

觀眾TS Sung聽過歌曲後,留言說:讓人淚流不止的MV。感激大宇,新拍團隊,J及CSM重唱團給香港人這份最溫暖的聖誕禮物。祈求全世界追求普世價值的人們能夠有尊嚴地活在民主自由社會中!更希望在高牆內人們,有一天也能站出來為自己的人權發言。撐香港,守台灣!

台灣CSM重唱團在製作感言中提到:「我們天天關注著香港的動態,除了隔著螢幕心痛流淚外,更希望能以行動為香港做些甚麼,於是號召了幾位歌手及製作團隊,僅以此首台語版《願榮光歸於香港》獻給香港的朋友們。」

在這裏也謝謝製作人J,還有CSM重唱團,感謝各位藝術家在聖誕節前,為我們帶來這樣用心的作品。

其實,音樂製作人J最近聯合了其他的專業音樂人,還製作了其它有關作品。比如,美東時間的12月24日上午9點,也就是香港當地時間的晚上10點,我們會播出他們的另一個作品,《新聞拍案驚奇》同樣獲得了獨家的首發權。這個作品是一位台灣專業的男低音歌唱家,自學粵語,用清唱的方式、專業的演繹,呈現《願榮光歸香港》。

這位男低音歌唱家在感言中說到:「今年,我在香港有一場演出。那時反送中運動已經持續一段日子了,當時很多藝術工作者基於安全理由取消了演出。所以香港的主辦單位來詢問我們是不是也想取消。我說:『不!在這種時候,如果我們的音樂能帶給香港的觀眾片刻的寧靜和感動,那就算只有一個人要來聽,我們也應該演出。這是我們身為音樂表演者所能做、也是應該做的。』當天晚上我們和現場三百多人一起分享了音樂的偉大與美好,那是一種心靈的慰藉。這首《願榮光歸香港》獻給所有的香港人,也獻給民主與自由,為此我特別練習了香港話,並選在台北國家演奏廳收錄。希望我的歌聲能如實地傳達歌詞中的意義與精神。」

好了,歡迎大家,在美東時間的12月24日上午9點,香港當地時間的12月24日晚上10點,準時收看我們發佈的這首作品。

最後,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節目,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