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主權移交20年之際,習近平到訪澳門,稱澳門的發展令北京自豪。然而,澳門人真的幸福嗎?被稱作「東方拉斯維加斯」的澳門,繁華背後經歷了哪些變化?澳門人對此一吐心中哀愁。

1999年12月20日,澳門主權移交,在隨後的20年裏,澳門發展成為「全球第一大賭城」。截至2018年底,澳門共有41家娛樂場,賭業規模甚至已超過美國拉斯維加斯,博彩稅收入佔了政府總收入近八成。

2018年,澳門人均GDP8.3萬元,躍升至世界第二,僅次於歐洲小國盧深堡。然而看似繁華的背後,澳門人的真實感受,並非像中共宣傳的那樣光彩。

澳門經濟單一,賭場是主要經濟支撐。(EDUARDO LEAL/AFP via Getty Images)  房價高漲 安居樂業難
澳門經濟單一,賭場是主要經濟支撐。(EDUARDO LEAL/AFP via Getty Images) 房價高漲 安居樂業難

28歲的澳門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蘇嘉豪,是澳門史上最年輕的立法會議員。2017年他參選的時候,政綱之一,就是要推動澳門「永續發展,安居樂業」。

蘇嘉豪對自由亞洲說:「年輕人第一,在安居的問題上很困難,這個不需要多談,沒有一個安心的容身之所,其實就會連帶到第二個問題,就是所謂的『樂業』,如何安居樂業。」

翻查資料,澳門主權移交以後,澳門房價以十年升十倍的幅度上升。年輕人收入的增長,遠遠追不上樓價的增長。

除了安居樂業難,蘇嘉豪認為,澳門產業單一,年輕人無法從事自己對口的專業、無法實現自我價值,還有很多外來人口,如移民、外勞(外地勞工)、旅客等等都不斷在沖淡澳門獨有的文化、歷史建築和很多的生活方式。大家賺的錢好像多了,但生活質素好像下降了。

大批大陸遊客湧入澳門。(EDUARDO LEAL/AFP via Getty Images)
大批大陸遊客湧入澳門。(EDUARDO LEAL/AFP via Getty Images)

而且,澳門的經濟主要靠賭場支撐。2015年中共政府開始打擊貪腐,澳門的博彩收入一度連跌19個月,為澳門經濟敲響了警鐘。蘇嘉豪由此擔心澳門單一經濟能否「永續發展」。

此外,急速的經濟發展,衍生很多的問題。蘇嘉豪說,「錢多了,監管的制度追不上,可能就有很多貪污腐敗,利益輸送。以往葡國人也會貪,但現在貪的可能是幾十倍、幾百倍。」

2013年有超過4萬個家庭申請經濟房屋,但政府提供的單位只有1900個,相當於22個家庭中,才有一戶幸運兒,可以以低於市價置業。

中共滲透澳門

在澳門主權移交20周年前夕,香港《南華早報》12月17日披露,中共曾派大陸人前往葡萄牙學習,為日後管治澳門鋪路,這些人現在都在澳門政府擔任要職。

報道引述消息人士說,為加強對澳門的控制,中共當局曾在澳門主權移交前8年,派遣至少12名大陸法律人士前往葡萄牙學習語言及法律。

消息人士說,這些人在學成歸來後,都被指派到澳門政府法律機構擔任要職,其中包括現任澳門保安司司長黃少澤、檢察長葉迅生以及前檢察長何超明等。

澳門獨立媒體人羅伊表示,中共把自己人帶去澳門,加強了對澳門的控制:「這批人對中央政府的忠誠度是很高的,所以會按照中央的方針去管治澳門。」

大批大陸遊客湧入澳門。(EDUARDO LEAL/AFP via Getty Images)
大批大陸遊客湧入澳門。(EDUARDO LEAL/AFP via Getty Images)

澳門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區錦新對自由亞洲表示,澳門社會一直被各種親共社團把持。三任澳門特首,包括何厚鏵、崔世安,以及新特首賀一誠,都被質疑和中共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事實上,中共對澳門的滲透在60年代已開始進行。1966年12月3日發生的澳門「一二.三事件」,是澳門歷史上一場大規模反對澳葡政府的動亂。由於親共社團在背後挑動,爆發嚴重警民對峙,至少8人死亡、200多人受傷。事後澳葡政府在澳門的管治威信喪失,中共紅色勢力在事實上控制了澳門。

區錦新說,澳門特區政府上台後,和在「一二三事件」後壟斷民間社會的親共社團組成「管治聯盟」,安排社團代表進入行政會、立法會及各種政府諮詢組織,並以各種基金,以公款資助社團,共同分享政治和經濟利益,令親共力量壯大,從而對抗社會上的反對聲音,以及監督社會的力量。

另外,澳門《基本法》沒有雙普選承諾,也導致澳門的民主政制發展缺乏目標和動力。如今澳門立法會33個議席中,只有14席是由直接選舉產生,剩下的19席,是間選及官委議員,直選議席不過半,無法有效發揮監察政府的作用。

學術自由受打壓

2009年中共當局把珠海橫琴島東部部份土地,租借給澳門政府,興建澳門大學的新校區,並批准按澳門法律管轄。新校區在2013年正式啟用,比原校大20倍。然而第二年,澳門大學就傳出打壓學者的醜聞。

澳門大學前政府與行政學系副教授仇國平,一向敢言,並積極參與社會運動。2014年,他批評政府提出的政制發展方案保守,被親共立法會議員去信校方投訴,校方指仇國平違反大學專業操守指引,不予續約,相等於被解僱。

仇國平說:「澳門的大學教授是沒有終身聘用的,要解僱一個大學教授都是很容易的。所以大學教授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自我審查都是很明顯的,或者制度上不能有效地保障學術自由。」

不僅如此,澳門大學的校長還被一名中共黨員接任。2017年,原浙江大學常務副校長、中共黨員宋永華,獲特首崔世安委任為澳門大學校長。當時澳門大學校董會只推薦了宋永華,作為澳大新校長唯一候選人,被質疑缺乏嚴謹的全球公開招聘及遴選機制。

新聞自由受打壓

仇國平曾在2012和2013年撰寫澳門人權報告,他表示現在的澳門,無論是在新聞自由,還是政治權利上,人權情況都不斷變差。

他表示,官方對澳門傳媒的操控越來越明顯,由原來的傳媒自我審查,變成官方直接下指令。在習近平訪澳門前夕,官方更限制中外記者入境。

習近平訪問澳門,當地政府如臨大敵。(PHILIP FONG/AFP via Getty Images)
習近平訪問澳門,當地政府如臨大敵。(PHILIP FONG/AFP via Getty Images)

此外,一些澳門當地記者還遭到恐嚇與警告,要求他們小心言行。澳門媒體人崔子釗16日對自由亞洲證實,他和一些記者同行近日先後受到身份不明人士威脅,個別記者甚至被「強制旅遊」。他還表示,這是澳門首次有記者因中共領導人到訪而遭到警告。

如今的澳門全城安裝「天眼」人面識別系統,監控個人私隱,法院也難再推翻警方有關公眾集會的決定。仇國平說。「前幾年,澳門至少都會做個樣子,去做一些政治改革的諮詢,現在連這些門面功夫都不去做,所以在人權方面,澳門已比不上以前。」

澳門民主抗爭一直存在

雖然澳門的民主人權受壓制,但區錦新表示,他們仍會努力維持澳門社會上爭取雙普選的聲音,會以公共房屋等民生議題去帶動民主訴求。

「舉個例子,為何政府手上有那麼多土地,這麼多資源,為何不願意多建公共房屋呢?這個很明顯,要引渡市民明白到這是因為政治體制的問題。如果行政長官是普選產生而不受小圈子利益集團影響時,可能政府願意多建公共房屋去抒緩或解決市民的需要。」

蘇嘉豪則認為,澳門的反抗意識是一直存在的,澳門2014年的「反離補運動」,其實就是一次民間反抗力量的爆發,而除了這一次引起國際關注的抗爭以外,其實澳門的抗爭一直都沒有停過。

2014年5月25日,澳門民眾因反對一項規定澳門官員離任後仍享有福利保障的法案,發起反離補抗議活動,約有2萬人參加,當時澳門人口僅62萬。

與澳門一橋之隔的香港今年6月爆發反送中抗爭運動,至今已持續半年,澳門雖然沒有開展同樣的抗議活動,但不少澳門人都支持香港的民主抗爭。

在《拍案驚奇》的一集影片節目中,有澳門網友留言說:很羨慕對岸的香港朋友能夠堅定自己的信念,對抗專制政權的惡行,身在澳門,知道別人是怎樣想我們的。最近覺得澳門已經成為一國一制了,心裏面很難受,百般滋味在心頭,雖然我們平時很少談政治,但是原來很多朋友和我一樣私底下也是一個黃絲,只是為了個人的安全不會說出來。

另一位澳門觀眾說:我是澳門人,我也是黃絲,心底裏討厭共產黨。#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