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是24傳統節氣中的「冬至」,儘管過去半年香港抗爭運動如火如荼,不過這一天港人也放下紛爭,希望和家人團圓度節。但大批港警卻在下午中環一個人權集會上衝入會場,當中有警員擎槍指向在場人士,並曾發射催淚彈驅散,場面混亂。附近的IFC商場也提早拉閘,令市民無法和家人輕鬆度節。

今年冬至日撞正周日,加上氣溫高達24度,原本是一個和暖的冬至。抗爭活動較以往周末大幅減少,只有下午3時半在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的聲援維吾爾族人權集會,事先已獲發不反對通知書,約有1,000多人參加。

大會宣讀宣言指,中共以所謂「再教育營」,關押百萬維吾爾族進集中營,實施恐嚇、虐打、強姦,甚至殺害等手段鎮壓,呼籲港人支持一起抗共的同路人。

包括支聯會主席李卓人、本社前召集人劉穎匡等均有出席發言。李卓人批評中共侵害人權,呼籲不只是美國,全世界都應制裁,沒收違反人權官員的海外資產;劉穎匡則稱「今日新疆,明日香港」,「我們要告訴國際,我們要站在反共的最前線,我們要為所有被中共壓迫的人發聲,這是我們的責任,直至天滅中共!中共說維族人是恐怖份子,說香港有恐怖主義苗頭,其實中共就是恐怖份子。」

國旗被扯下 警拔槍指市民

原本2小時的和平集會還未結束,有人扯下大會堂的中共國旗扔在地上,隨即一批港警衝入集會現場,引發混亂。原本坐下的集會人士紛紛起身,集會暫停。大會於下午5時20分左右宣佈集會結束,並呼籲大家冷靜。

防暴警員一度取出手槍指向在場集會人士,在場人士不斷向防暴警察投擲雜物驅趕。一名抗爭者試圖營救另一個被壓在地上的手足,警方驅趕市民以及拍攝的記者,一名外媒記者被噴到滿頭滿臉的胡椒水,氣得他用英文大罵。Now新聞台的攝影記者也被警員噴胡椒水,需要急救人員護理。期間警員更阻撓在場記者拍攝,只准兩人留下護理。

其後大批防暴警察退守到IFC外面天台駐守,並將部份出入口拉紅線封鎖。IFC商場部份商舖提早落閘,有在場市民批評港警擾民,令市民無法輕鬆度節。

參加集會的嘉賓劉穎匡,批評警方反應太衝動。他對大紀元指,自己過往曾多次舉行集會,雖然今次有市民透過拆國旗表示不滿,他理解市民不同的表達方式。警方如果覺得有問題,可以透過糾察的調停去處理,無須衝入集會,引起市民恐慌。

怕催淚彈 回家過節做冬

儘管冬至日香港不平靜,但普羅市民也放下緊張的心情,選擇和家人團圓、共渡佳節。因為社會氣氛動盪,不少市民更減少到外過節,回家「安全」、「溫馨」地吃團圓飯。

有「明星街市」之稱的九龍城街市,昨日人頭攢動。雞檔檔主玲姐稱,今年雞價85元,較平日只貴一成多,比去年更便宜。但生意額與去年相近,不少熟客亦特意前來光顧。

由於市道不景氣,海鮮和蔬菜普遍都沒有加價。市民黃太表示,要花費至少過千元過冬,因為冬至大過年,家人難得聚在一起過冬,不能省錢,「已經很省了,要上千元,不知道夠不夠,買著買著就不知道了。不能省的,一定要花的,大家來齊一起吃飯,沒辦法的。」

雖然現今不少人去餐廳「做冬」,不過市民鄭小姐認為,還是在家裏吃比較舒服。「在自己家裏吃可以吃得比較舒服,一來沒那麼吵,二來買的東西比較合自己胃口。其實今天是吃火鍋的,所以剛才就在後面檔口買了一些火鍋食材。我想都要六、七百塊。」

市民汪先生以往都會在酒店和家人過冬,今年卻選擇在家打邊爐,他稱,港警近日不斷挑事,擔心在外吃飯難免會遇上衝突,為過一個安靜而開心的日子,不如重回傳統「回家吃團圓飯」,更稱已買好湯圓,和家人飯後一起吃湯圓,「團團圓圓」。

黃店逆市長 本月訂台爆滿

雖然過去半年反送中運動衝擊零售、餐飲業,不少大酒樓人流都不及以往。但「黃色經濟圈」下的不少黃色小店,卻逆市增長,成為撐民主市民過節首選,不少提早數周已定位爆滿。

被形容為「黃到發金」的旺角「陸陸雞煲火鍋」老闆黃先生,向本報表示,本月的訂台提前一周已全部爆滿,冬至日甚至提前兩周就訂滿了。

他指,原本冬至他們的生意不太好,市民都傾向於大酒樓過節,但因為抗爭運動的衝擊,不少市民拒撐大酒樓,皆因不少酒樓老闆都是藍絲;亦有可能有些家人是做警察的或家人是藍的,不想一起過節有爭吵。故他們減少去大酒樓吃飯,轉往撐他們這類的黃色小店。

政府不搞事  生意會復甦

對於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早前FB批「黃色經濟圈」不可行,黃先生稱,這恰恰說明政府「怕你搞得成功」,因為錢在市民手裏,「他們手裏有兩票,一張是選票,一張是鈔票,選擇權在市民手裏,他們喜歡選擇黃店,誰也管不了,所以他說這麼多都是沒用的。」黃先生並預告聖誕日會連同旺角其它黃色小店一起搞活動,希望能夠聚人氣,回饋社會。

另外,港府日前打壓星火基金,昨凌晨再傳出立法會議員許智峯的眾籌戶口也被暫停,曾捐款給星火基金的黃先生坦言不會害怕,「我們是合情合法的,不用擔心,他們說他洗黑錢,是莫須有的罪名。」他並強調未來會繼續捐助抗爭者,不會擔心被打壓,「別說我們,香港捐過錢的,合法、合情、合理去做這個事,不會擔心會被警察查到,查到又怎麼樣,我們只是在幫人。」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徐家健表示,黃色經濟圈的興起,來自市民希望協同同路人,其價值在於以和理非的方式,令運動可以延續下去。他並舉例,早幾日和朋友「happy hour」,他選了一家餐廳,沒想到朋友立即稱這是藍絲拒絕幫襯,隨即轉往黃店支持。他認為,政府越打壓黃色經濟圈,反而適得其反,只會讓更多同路人轉向支持黃色小店。

另外,雖然政府強調香港經濟轉差,甚至比2003年SARS更差,但徐家健稱,他預期在中美貿易協議首輪簽訂後,加上香港抗爭運動會轉為長期化,也為市民和社會所接受,經濟會開始轉向復甦,「最關鍵是政府不搞事,經濟自然會變好。比如前幾天出招打壓星火基金,甚至滙豐銀行也捲進去,令國際投資者卻步和對前景感到擔憂。這才是香港經濟的隱憂。」他說。

冬至寓意新年開始

為何「冬至大過年」?可追溯至3千年前的周朝,周公以「土圭法」測得「日影」最長日,作為新一年的開始,即為冬至。因為冬至與夏至是制定曆法的關鍵,曆法準確,則可證明皇帝掌握天命,具有順天應人的資格,所以古人特別重視冬至。

冬至除了是氣候上寒暑交替,及農務、農耕的轉捩點外,更是人體在養生上陰陽氣血很重要的轉變點。各地飲食習慣都不同,南方的廣東人吃湯圓,取其團團圓圓的意頭,也有「吃了湯圓大一歲」之說,還有臘味糯米飯寓意溫暖。北方冬至這天則要吃餃子。「餛飩」一詞和「混沌」諧音,據傳說,冬至吃餛飩乃是紀念中華始祖盤古誕生於混沌之意。上古時,冬至日象徵新歲的開始,吃餛飩具有祝賀初生、新生的意義。

冬至陰陽更替宜進補

冬至是一年中白天最短、夜晚最長的一天,因此古人認為冬至這天是「陰極之至,陽氣始生」。俗語說「冬至進補,春天打虎」,在傳統中醫理論,冬至是自然界陰陽更替的特殊日子,身體會消耗掉比平常更多的熱量,因此冬至適合進補,以養精蓄銳,補充元氣,增強機體抵抗力,好運自然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