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月娥先生林兆波在某慶典儀式上鶴立雞群之表現讓大家眾說紛紜,其中有位香港記者的報道題目特別有味,叫作「花式玩命」。

之前就聽說林生與其特首老婆並不怎麼同心同德,還告誡她道:「你會變成千古罪人啦。」老婆當然不以為然。身為中共馴服工具,「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哪裏會把老公的話聽入耳,還把這話當成她對黨忠心耿耿的證據跟人引用:看!老公的話我都不聽,還怕你們這班蟻民嗎?為黨國老娘豁出去了。

那時一眾懼內的男人們就為林生捏著把汗,心想這下怕是要日日跪搓衣板了,第一先生只怕也當不成了。

現在竟然在此公開場合如此表現,那就不是得罪老婆這麼簡單了,為林生捏把汗的也不止是一眾懼內的男人了。我們所有正在為香港民主自由抗爭之人士,都在為林生的勇氣肅然起敬的同時,亦為他的安危擔憂。

想想看,如今你得罪的是黨和國家,那無所不在的國家機器。「老大哥在看著你」,走上街頭抗爭時我為甚麼戴著口罩?就是因為心中想著這句話,老大哥一旦盯上了你你就死定了,輕則家法侍候,重則家破人亡。林生你是在玩命呀!

但且慢,玩命的前面還有一個詞:「花式」。

「花式跳繩」、「花式溜冰」、「花式撞球」、「花式調酒」⋯⋯任何運動任何行為加上這兩個字就變成一種藝術,就煥發出美麗,哪怕這行為是玩命。

我在「花式玩命」這四個字中深深感覺到港人那種獨特的幽默了,將高貴市井化的幽默,式的幽默:「到了那日同慶個個要鼓掌,硬幣上那尊容變烈士銅像。知己一聲拜拜遠去這都市,要靠偉大朋友搞搞新意思。」一九九七年這是一則寓言,今天你卻發現這寓言變成了紀實,而幽默變成了實話,笑話變成了現實。

一聲「花式玩命」,寄託了多少憂慮、感佩、敬意、和讚美。是對林生的,也是對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