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學家在印尼蘇拉威西島(Sulawesi)上發現了近4.4萬年前的壁畫,畫中帶有故事情節,是迄今發現年代最早的敘事性壁畫。研究人員認為,這幅畫中講述的故事可能是信仰的內容,這也是迄今發現最早的與精神信仰相關的壁畫。

這幅壁畫位於名為Liang Bulu’Sipong 4山洞內一個高地勢洞室的頂壁上,這裏人類較難抵達。整幅畫在頂壁上橫跨4.5米,離地3米。

研究人員表示,這個洞穴並未定型,在流水的沖刷下仍在逐漸改變其形狀。壁畫上很多地方已經「長起」了石頭,讓畫作很多地方已經模糊。

這些長在壁畫上面的礦物質含少量鈾,經過這些時間已經衰變為釷230。與鈾不同,釷不溶解於水,因此只可能是衰變後留在岩石中的物質。

研究人員通過計算岩石中鈾234和釷230的比例,推知這些石頭已有至少4.39萬年的歷史。這意味著,壁畫所作的時間比這還要更早,考古學家推測這幅壁畫至少是4.4萬年前的產物。

畫中表現的是一些野豬、一種矮水牛面對一些身材矮小的獵人的場景。

這就是這幅畫的奇怪之處。一般來說,這種矮水牛高約100厘米,印尼的野豬高約60厘米,而在這幅畫中,站在它們面前的獵人卻比它們的身形小得多。

考古學家們對此做了很多猜測,覺得也許這不是當時真實生活場景的記錄,所展現的是當時的神話故事?也許那些獵人是戴著野獸面具進行捕獵?也許捕獵者是半獸半人的生物?也許作者想表現人類和動物,或者捕獵者和獵物之間的重要關係?也許是某種警訊信息?

現在考古學家無法給出答案,但至少認為,這幅畫是目前為止發現的最古老的有關信仰內容的壁畫。

也就是說,這幅畫證明在4.4萬年前已經有了人類,而且是有信仰、有藝術能力的人類。而達爾文的進化論認為,人類最早是在距今一萬多年前才完全從「猴子」變成「直立行走的人類」。因此,這項發現是又一個衝擊達爾文進化論的歷史遺蹟。#